综合频道宣传双黄连新型,这家研究所到底什么来头? 风向

综合频道 2020-03-1187未知admin

  2020年1月的最后一天,双黄连口服液在一夜之间了它的“药”生巅峰。

  1月31日晚11点左右,某央媒微博发布了一条#双黄连可新型#的消息,称: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获悉,该所和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新型。”

  抗疫关头,这则重磅“好消息”瞬间引发巨大关注,短短几个小时后,京东、天猫以及各大医药垂直网络渠道上出售的双黄连口服液基本脱销。

  还有市民不顾交叉感染的,连夜去药店排队双黄连,早就把“少出门”“不”的防疫提醒抛到了九霄云外。

  网友@Dream白水: 我劝大家明天别去药店买双黄连,当心啥都没买到还搭进去一个口罩。

  就连兽医用药、双黄莲蓉月饼、双黄连牙膏也迅速清了一波库存……

  有网友称,“这个新型的带货能力已经超过了李佳琦”。

  然而与这股狂潮一同到来的,还有不少专业机构的质疑。

  

别给双黄连唱双簧了,根本没那么神

  截至2月1日17:00,新型累计已造成10人确诊感染,259人死亡。

  图源: 新闻客户端

  在这个抗疫的关键阶段,如若双黄连口服液真的如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所说,能够新型,那简直等同于宣告“大救星”诞生。

  吃瓜群众们内心不禁有些忐忑,不乏有专业人士进一步深挖查证。

  昨夜今晨,各大主流和科普平台纷纷提醒大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目前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不要和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图源: 丁香医生

  很多之前疯抢的瞬间开始怀疑人生。

  有网友调侃说,“很怕接下来,万一有研究机构再跳出来说吃屎防,相信开塞露立马脱销。 毕竟《本草纲目》里人的粪便真的是一味药,他们大可舔着脸当做理论支持。 ”

  不能预防和治疗这一点被了,那么对于已经感染病毒的患者,双黄连究竟能不能真的起到作用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好好认识一下双黄连这个大部人既熟悉又陌生的药物。

  作为一种药店的常驻药,双黄连,不是两个黄连,而是由“双花” “黄芩”“连翘”三味中药材加工而成的。

  双花,有个更有名的名字——金银花,入药的正是它的花。

  黄芩,入药的是它的根。

  连翘,入药的是它的果实。

  双黄连口服液在这三种成分的基础上多了一种——蔗糖。

  那么,上海药物研究所是怎么论证“双黄连可新型”这一结论的呢?

  图源:上海药物研究所官网

  哦,原来上海药物研究所搞清楚作用原理的成分是肉桂硫胺,并不是双黄连口服液。 肉桂硫胺是上世纪70年代用于抗症的一种老药。

  公布的可能有效的中药成分,只有“虎杖、山豆根等中药材中可能含有抗有效成分”一句话匆匆带过。

  但大黄、虎杖、山豆根、紫草,这些跟双黄连口服液(成分为: 金银花、黄芩、连翘,辅料为蔗糖)连远亲戚都算不上。

  再看看中科院上海药物所2月1日的回应。

  要知道药物被论证有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要经过四步: 动物实验-临床试验-临床试验-临床试验。

  根据上海药物所的答复,显然目前还刚刚处于临床试验的开始阶段。

  此外,根据报道,1月30日,上海药物所及病毒研究所发文称: “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中科院病毒研究所已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的功能。 ”

  半个晚上? 细胞水平测试? 医学专家表示不服。

  2月1日,医学科普工作者、微博认证大V“疫苗与科学”陶黎纳表示: “细胞水平上抗病毒,并不等于人体水平上抗病毒。 我相信,细胞水平上,醋很可能也抗病毒。 但醋并不能预防新冠病毒,所以细胞水平上抗病毒距离人体水平抗病毒还很远,决不能划等。”

  一位三甲医院传染科医生也表示: “尚没有有力证明其疗效,如果是才开展临床研究,就不能表示为‘可’,病毒本身在体外就很脆弱,假如当真对病毒有效,那么对感染病毒的人效用如何?没有人体试验,即下结论为‘可’太过草率。”

  娟院士

  娟院士对此也表示:药物对病毒的有效性需要经过几个步骤:1.体外药物和病毒相互作用,看有没有杀病毒作用;2.对有病毒的动物进行体内试验,观察药物对病毒的有效性和安全性;3.临床上给予正群给与药物,看药物在体内的代谢过程和安全性;4.应用到患者身上测试安全性和有效性。

  没有可信的药理机制、没有详细的临床数据、没有完备的对照研究,而且不是通过严肃的国际期刊经过同行评议后发表,而是率先通过社交宣布有效。

  简而言之一句话,目前尚没有足够的公开数据能证明双黄连在人体中可新型。

  事实上,双黄连口服液治疗普通感冒的效果,也是可疑的。

  2014年,中医药大学循证中医药中心回顾了市面上最常见的治感冒中药研究,结果发现,双黄连确实可能可以缓解感冒症状,但因为这些实验的过程都设计得很粗糙,研究质量都很差,所以并不能确定双黄连是不是真的能治疗感冒。 浸会大学生物系的大鼠实验发现,像双黄连这种添加了金银花成分的中草药,还会影响奥司他韦(达菲)治疗流感的效果,反而帮了倒忙。

  而在2013~2014 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中,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在中成药口服制剂中不良反应中更是名列前茅。

  图片来源: 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3 年)

  图片来源: 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4年)

  

上海药物所到底是什么来头?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官网信息显示,其前身是国立北平研究院药物研究所,创建于1932年,次年迁往上海,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创新药物研究机构。 该所成立至今,获得各类科研170余项,可谓硕果累累。

  事实上,此次并非上海药物所首次居于的风口浪尖。 2003年“”期间,上海药物所国家新药筛选中心提供的临床试验报告表明,纯天然中药制剂“洁尔阴”洗液能病毒,对被感染的细胞具有良好的效果。

  注意到了吗?同样是细胞水平测试,同样没有人体实验,和此次得出双黄连口服液可新冠病毒完完全全一个套!

  还有去年年底,也是上海药物研究所,联合中国海洋大学、绿谷制药研制出一款名为“九期一”(甘露特钠,代: GV-971)的药物,称能通过改善肠道菌群治疗世界难题阿尔茨海默症。

  消息一出,世界。 要知道阿尔茨海默症可是世界难题,新药十七年的研发上,堆满了失败者的尸体,大名鼎鼎的辉瑞、强生十几亿都打了水漂。

  甘露特钠寡糖图

  不过,争议接踵而来,有业内专家质疑该药品作用机制并不明确,不应被批准上市。

  2019年11月28日,署名饶毅的一封举报信草稿,其举报三位研究者涉嫌学术造假,其中就包括这款“九期一”的发明人,上海药物研究所学术所长耿美玉。

  通过“天眼查”,笔者发现,耿美玉曾在参与“九期一”的绿谷制药担任高管。

  而在2018年6月20日,绿谷制药股东从上海药物所变更为绿谷(集团)有限。

  这个绿谷制药,也是斑斑,曾在90年代推出一款保健品“中华灵芝宝”,并宣传其是“抗癌新药”。

  因为涉及虚假宣传,曾被央视。

  此后,绿谷制药的抗癌产品先后被800余次,各地纷纷查处其违规医疗行为。

  然而截至目前,绿谷制药仍然处于存续(依法存在并继续正常运营)状态。

  此外,上海药物所还曾与“无限极”有过合作关系。

  然而无限极这些年来也是负面信息不断,曾因虚假宣传、违规直销等违法行为被处罚590余万元。

  这样看来,此次上海药物研究所的“双黄连口服液”事件,会不会也是某些药厂利用科研单位为自己宣传营销呢?

  笔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搜到了国内所有双黄连口服液生产批准的企业,共12家,13个生产批。

  不过目前并未发现上海药物所和双黄连口服液生产商有直接关系。

  但此次事件中有一个细节颇为耐人寻味。

  早在上海药物所公布研究前一周,双黄连口服液的生产商们就开始加班加点,生产备货,堪称“料事如神”。

  

监管问题or心理?

  回过头来看此次“双黄连口服液”事件,发生的背景是防疫阻击战的关键时期,对防控高度关注,难免会有病急乱投医和有枣无枣打一杆的心理。

  这种群体性焦虑和群体性,为种种“神药”的流行创造了肥沃的土壤。

  “群体有着自动放大非冲动的能力,暗示的作用对于群体的每一个人都会起到相同的作用。 这种作用随着群体的情绪链条的传递会越来越强大,直到突破人的思想想象,仍然不会停止下来”。 ——勒庞《乌合之众》

  除了一些商家有意蹭热点、夸张宣传、存心炒作和肆意哄抬外,相对不严谨的科研结果和似是而非的科学也成为“神药”诞生、药品哄抢一种极为重要的助力。

  这就为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事实上,2015年,食药监就对混乱的药品市场下了狠手。

  当年7月22日,国家食药监总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2015年第117)》(即“自查公告”)。

  这份公告1622个注册申请项目展开“史上最严”自查,在自查中发现问题并撤回的不予追究责任,否则,一旦被食药监发现问题,申请人面临的处罚将包括三年内不得申请、吊销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的资格、依法查处、列入。

  起初,各家药企没有撤回,只想静观风声,但是随着不予批准公告接连发布,药企大规模撤回申请。 至2015年12月31日,申请人主动撤回申请数量达到1009个,涉及几百家药企。 业内称为“722”,拔出了药品市场上的一大批陈年。

  2017年8月14日,《最高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申请材料造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布,临床试验数据造假行为正式纳入刑事犯罪。

  然而,如此严苛的监管下,为什么仍有部分药企与某些科研机构、业内研究人士,铤而走险,把一些“安全无效药”包装、宣传成能治疗疑难杂症的“神药”,仍在大行其道?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安全无效药”违规成本仍很低。

  就拿之前提到的绿谷集团来说,当年,绿谷因灵芝宝虚假宣传而受到的处罚只是受到,相关药品下架而已。

  “神药”的代表,有治疗白内障功效的莎普爱思滴眼液也曾因为夸大宣传而停牌,但其生产销售始终正常,综合频道且至今仍在市场上销售。

  此次的“双黄连口服液”,虽然针对新冠病毒“无效”,但其不良反应众多,如果盲目服用还会造成,由于科研不严谨所造成的市场混乱,却也未见任何处罚措施。

  

结语:避免下一个“双黄连”需个体规则完善

  如今,这场“双黄连闹剧”已经接近尾声。 让笔者颇感欣慰的是,由于信息的及时发布,没有出现由于误服双黄连口服液所造成的安全事故。综合频道

  风波平息之余,仍然有几个关键点值得反思:

  在打赢防疫阻击战的过程中,个体仍需保持与思考的态度。虽不能掌握全部信息,但也应尽可能通过宏观认识和科学数据去保有客观中性的判断,不,不,不给添乱。

  这个时候是最科研人员和机构职业操守的时候。正如科技部近日下发的文件所指出的,有关攻关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要勇挑重担、敢于担当,综合频道把研究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项攻关任务上来,把研究应用到战胜中,而不是借机炒作、谋利,做之事。

  监管规则、制度仍需完善。从药品的,到有效性论证、再到上市流通、宣传,各环节都要死守,形成完善的监督机制和惩罚措施。 普遍焦虑、可能缺乏基本的判断力之时,就是制度规则充分发挥约束作用之时。

  其实,我们何尝不希望双黄连口服液有效,何尝不期待抵抗新冠病毒的药品早日被研发出来。

  在还没有药物可以有效预防、治疗的情况下,勤洗手、戴口罩,做好防护依然是最有效的防疫措施,这是目前最大的确定性。

  1.Chen, W. , Liu, B. , Wang, L. Q. , Jun Ren…. (2014). Chinese patent medicines for the treatment of the common cold: a syste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BMC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14(1).

  2.Wong, W. , Lam, C. L. K. , Fong, D. Y. T. . (2012). Treatment effectiveness of two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formulae in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Family Practice, 29(6), 3-652.

  3.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查询

  4.中国科学院上海研究所官网

  5.“双黄连”火了一整夜,它真能对抗新型?

  6.为什么不该用双黄连预防新型?

  7.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合研究团队发现一批可能对新型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

  8.双黄连能新型?日报再发声: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

  9.双黄连能否先不提,显然能智商

  10.争议中的上海药物所:与保健品合作,投资药企

  11.药物所"带货"口服液脱销 双黄连"抗疫史"耐人寻味

  12.中国商人的失忆解药

  13.快评丨双黄连一夜脱销,还会有多少“神药”粉墨登场?

  14.绿谷12年:800多次难灭虚假抗癌

原文标题:综合频道宣传双黄连新型,这家研究所到底什么来头? 风向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zonghepindao/2020/0311/3322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