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圣张旭

游戏频道 2020-02-09132未知admin

  “旭,苏州吴人。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世呼张颠。”

  然而我们知道,张旭最为后世所记的,是他开创的卓绝惊世的狂草艺术,他生前即享有“草圣”的殊荣。如果说东汉张芝使草书达于“精熟神妙”,东晋王羲之父子进而“韵媚婉转”(张怀瓘《书断》),那么,至唐代,张旭则将草书开拓到“逸轨神澄”的狂草境界(窦衆《述书赋》)。

  后世名家评张旭,普遍集中于张旭草书的神奇变化,“变动犹,不可端倪”(唐·韩愈),“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测”(明·王世贞)。 宋人黄庭坚说:“张长史行草帖多出于赝作。人闻张颠未尝见其笔墨,遂妄作狂蹶之书,托之长史。其实张公姿性颠逸,其书字字入中。”(《跋翟公巽所藏石刻》)“字字入”,是指张旭草书在其超逸狂放中,乱而有法,狂而有度。张旭草书的狂逸,不是,而是以精微深邃的楷法造诣为基础的超越——在其看似无可循的任性狂放中包含着极精妙的神理。这就是窦衆所谓“神澄”。

  张旭开拓狂草艺术,既蒙于书法艺术的传统精髓,更是深得自然造化的。颜真卿记述,张旭即兴用利刃在沙地上画写,见“其劲险之状,明利媚好”而自悟“用笔如锥画沙,使其藏锋,画乃沉着”。(《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狂草之所以由张旭肇始(董其昌语),实在因为张旭融身于自然,又以自然“一寓于书”。虞世南论书法说:“质虽有质,迹本无为,禀而动静,体以成形。”(《笔髓论》)这不正是我们在张旭草书,尤其是《古诗四帖》中观到的笔法神韵吗?

  公元9世纪上叶,唐文李昂将李白诗、斐旻剑舞和张旭草书钦定为“三绝”,并诏命翰林学士撰赞。张旭的一生,其实就是浓缩到《书》中的157字的一生,这是纯粹到极致、超越到极致的草生。韩愈说“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这是与史传吻合的。

  “楚人每道张旭奇,心藏风云世莫知。”这是李白诗《猛虎行》中的诗句,写于公元756年(天宝十五年),时在安史之乱中,四地的李白与张旭相聚于江苏溧阳酒楼,在“杨花茫茫愁煞人”的三月春景中,两人把盏对酌。李白的张旭,是一个“心藏风云”的巍巍大者,唯其如此,他的草书才能造就杜甫所说的“豪荡感激”的大气象。韩愈说张旭喜怒忧悲有动于心、必发之于草书(《送高闲上人序》),这只是生活于张旭身后的韩愈的文学想象。心藏风云而豪荡感激,张旭草书,绝不是个人宣乐泄悲之技。

  在杜甫的《饮中八仙》中,诗仙李白与草圣张旭是比肩而立的。“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张旭放达于天然,以纸为天地、以笔墨做风云,他焕然创化的世界中,激烈冲决的险峻之状透现出来的却又是超尘绝俗的“明利媚好”。世知张旭嗜酒,岂知酒独厚爱张旭?

原文标题:草圣张旭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youxipindao/2020/0209/1955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