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txt小说论坛本文由派派txt小说提供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

游戏频道 2020-01-29199未知admin

  本文由派派txt小说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 再见 再次见到德拉科 马尔福 那天哈利去了霍格莫德在三把扫帚酒吧和几个老朋友聚一聚。 是韦斯莱家双胞胎兄弟发起的 为了庆祝他们终于把“韦斯莱魔法把戏店”的分店开到了霍格莫德——也就是说 终于开到了“

  本文由派派txt小说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 再见 再次见到德拉科 马尔福 那天哈利去了霍格莫德在三把扫帚酒吧和几个老朋友聚一聚。 是韦斯莱家双胞胎兄弟发起的 为了庆祝他们终于把“韦斯莱魔法把戏店”的分店开到了霍格莫德——也就是说 终于开到了“霍格沃兹史上最死板的无趣校长斯内普”的鼻子下 终于能够在最近的距离内荼毒英国魔法界下一代的心灵。 “他们会全部变成的 全部 不知是乔治还是弗雷德——反正哈利从来没有把兄弟俩分辨清楚过——用欢呼一样的声音在酒吧里高喊从而得到一片鬼哭狼嚎一样的鼓掌声和叫好声。 这个时候 就算哈利到最后还是没能对自己的前魔药课兼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有太多改观 也真的有那么一点点起那个头发油黑、皮肤蜡黄的霍格沃兹新校长起来。 不过 也许不应该说是“新”校长——已经5年了 就算还根本谈不上“老校长” 但至少也不“新”了 不是吗 虽然有时候哈利确实觉得那一切仿佛是昨天才发生过一样。 大概是这5年里生活平淡——和5年前相比的平淡——的关系。5年前那一切刚结束时他还以为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是事明生活本身有着蟑螂一样顽强的生命力。很快一切就象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人们的生活回到了常规 而地球小小转两圈 今天的大战也就成了的“从前”。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就是他没有完成学业 也没有通过终极巫师考试和鬼知道是些什么的杂七杂八的考试 就“破格”做了一个傲罗。 或许他该抱怨说 做一个傲罗对这个——呃 世界的英雄 ——实在是件不足道的小差事。不过他觉得战后自己的回归得还算快 哈利充分知道自己没有那种成为某种有权有势的大人物的心肠 所以他最好还是做一个傲罗——这应该本来就是他的志愿吧。而且不必经过任何考试这一点还是让他当时低沉的情绪稍微感到一些轻松。他可不是天才少女赫敏 绝不会认为有考试最幸福 没考试是灾难。 是的 赫敏当时的心情也不比他好多少 尽管她终于和罗恩定了婚——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却要求她必须参加了正式的考核后才加入魔法部。光这一点就知道她当时多么需要一个地方来那场死去了许多故人的战争对她造成的压力 当她用自己过分渊博的知识和技能 把考核她的考官和同时参加考核的可怜虫们狠狠教育了一番以后 她的心情 也就才稍微轻松了一点儿。 不过真正可怜的是罗恩 尽管他和哈利嘀咕了无数遍有关赫敏的脑子其实根本分不清轻重的问题 还是半死不活地陪她去参加了考核。对此 哈利第一千一百零一次地自己当初想都没想过他会和赫敏有超过友谊之外的任何关系。 罗恩没有当上一名傲罗 无疑成绩还有待提高 不过最后居然能符合做一个普通探员的要求 大家还是觉得很庆幸的。再说赫敏申请的也不是傲罗 而是魔法法律执行司下魔法司的职位 也就是说 基本上的是一个文职。对于这一点 赫敏的解释是“那些家伙从来就不知道该怎么正确的使用法律条文 他们的脑子就跟一团糨糊一样什么也记不住 我得去指导指导他们”——好的 没人敢对她背书的本事说三道四 不是吗 而罗恩也了韦斯莱家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父业 这从他的母亲到他的兄弟到他自己都是大松一口气的好事。特别是帕西和韦斯莱先生在摄魂怪袭击魔法部时死了以后 哈利觉得韦斯莱夫人嘴里不说 心里真的很希望韦斯莱家至少有一个人还在魔法部工作。 总之 生活本身真的是无比顽强 也许就象那些人说的一样 就算人类真了 还有地球在继续转呢。 在一日复一日虽然不大却不少的各种小事中 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而且不管怎么样说 有许多死去的人 仍旧还有许多活了下来的人。无论他们自己是否愿意 时间仍旧悄悄地缝起了一道道伤口 而他们总得想法子让自己继续生活 并且高兴起来。 所以对这次 哈利觉得自己还是蛮期待的。事明这次真没白来 他们都一个劲儿地只讲那些美好的回忆 兴高采烈地胡闹着 真是快活极了。哈利想自己到底是个喜欢快活的人 也许许多年前他对秋 张的泪水那么头痛——当然这说起来似乎有点儿无情——就是。 他也就是在这次上再次见到年轻的马尔福。 当时韦斯莱双胞胎兄弟的豪言壮语已经发表完且又过了快一个小时了 他们都多少把自己灌得有了些醉意 混在人群里傻笑着。因为酒吧里的人很多 而且差不多每个人都很疯 所以他们倒不见得显眼。而这 应该就是德拉科 马尔福刚进来的时候没留意到他们的缘故。 不过他们倒是每个人都留意到了他 因为——好吧 你得承认 一个穿着太过昂贵的料子做的黑色银饰长袍、个子太过高挑、一头铂金色头发修饰得太整洁柔顺光滑、面容又太精致且线条分明的年轻男子 根本就象脸上念了“看着我”咒一样 要不注意到是很困难的。 也就是说 他们在酒店乱七八糟的客人里就好象一群混进黑夜的乌鸦 当然是容易被忽略的 马尔福就象个不合时宜地居然在夜里打着亮晃晃的一盏大灯的家伙真是走到那里都招人眼。 当然 应该是白眼 哈利想 看他那张典型的马尔福式的轻蔑表情吧 一定是招人讨厌的白眼。 而且说到黑夜里的乌鸦的话 马尔福身边倒有另一个人也许更适合这样的名词。除了一张脸是蜡黄的外 从头到脚一片黑的西弗勒斯 斯内普是一个你绝对可以用乌鸦来称呼的男人。就算做了5年校长也不能让他有一点儿改变 所以哈利一个多小时前对他的那一点点同情已经迅速无保留地转移给了他治下的学校老师和学生 并且以百倍千倍的速度膨胀起来。 “斯内普刚刚被选为继任校长的时候 费尔奇甚至满怀希望地相信他一上任说不定恢复鞭刑就有指望了。老实说 我也真的怀疑过老费尔奇的希望是不是真的能行。虽然好象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起来的样子 不过 还是很难说吧 反正学生们里什么样的都有„„” 之前韦斯莱兄弟已经宣传了很多“斯内普恐怖”的材料 这些都是他们计划在这里开分店以后从那些来霍格莫德玩儿的学生口中听到的。他们用十二万分的热心把现今霍格沃兹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 只不过不小心把真实的事件和各种弄混了点儿。 但有一件事似乎是真的 那就是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课教师一职依旧高高兴兴地保持着“被的职位”的名誉 哪怕公爵被消灭了的今天 那个——如果真的有的话——也毫不地向证明了 公爵算什么 没眼色的小儿科罢了 只有它 霍格沃兹黑魔法防御课教师的 才是的 “5年就换了5个老师 和以前一样 还真是一学年一换 ”几十分钟之前 韦斯莱兄弟在那里故作神秘地说道 “听说今年甚至没有人肯去申请那个职位了。虽然斯内普自己没做校长的时候对那个职位兴趣很大 可他现在做了校长 按照霍格沃兹不成文的惯例 校长不担任任何专门课程的教师。要我说 哈利 我们真想斯内普考虑考虑来求你帮帮忙 如果说到黑魔法防御 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比你更合适吗——不过 还是算了 帮他干活会让人胃痉挛的 我们当然不想害你„„” 他举双手赞成他们的谨慎 特别是在他再见纹丝没变的“斯内授”以后。 斯内普和马尔福是边说话边走进来的 大概这也是他们都没有去留心酒馆里人的一个缘故。并且 当然 他们这两个人都对热热闹闹的大厅有天生的反感 一副下定决心不往这种杂乱地方看一眼的模样 径直就在殷勤的侍者带领下去了楼上——那里有安静得多的小间。 直到他们完全消失在视线里 哈利才忽然真正意识到 大厅从他们走进来到楼的那一会儿 可真是安静。因为 就在他们的身影消失的一刹那 猛然又灌满耳朵的嗡嗡声真是太明显了。 无疑那两个人没怎么察觉到这一点。 也许这确实是十分自然的一件事。 哈利不会忘记当自己的学生年代 到底是哪个老师的课有着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效果 那种学生的本事他想大概在地方也是很有效的。至于另外的那一个人 那个他当年的“同学”——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 他承认自己甚至比注意到斯内普更先地注意到了马尔福 不过这不算什么 有谁穿成他那个样子来泡酒吧的 又不是参加什么晚宴、竞选。 确切地说就是 马尔福就够爱臭美那些现在他真是从头到脚每个缝里都流出“我是一个马尔福”的气味。学生时代他最多只能把那身千篇一律的穿得新一点儿挺一点儿 而如今他就终于可以象他那个傲慢的父亲一样 充分享受他们家族那种招人眼的与众不同—— 当然 是招人白眼。肯定是让人受不了的白眼。 “„„不过 你知道麻瓜们是怎么说的吗 坏品味也比没品味好 不管怎么说 一露面你就看着他了不是吗 “所以更让人讨厌啊连眼不见心不烦都不行。” 旁边 赫敏和罗恩交换着难得的很有哲学思辩的争论。是谁说的 婚姻能让人变成哲学家 看来罗恩的水准在经过赫敏以及和赫敏的婚姻这双重洗练以后 真的长进不少呢。 哈利这样想着 象往常一样摆出一副“哈哈 看他们又吵起来了”的表情 重新拿起他的烈火威士忌灌下一口。 “但是 我们这几年每次来霍格莫德 从来没听人提起过马尔福 好几年都没见到他了。他今天忽然来这里 而且还是和斯内普在一起 你们猜他们在聊些什么 另一边好奇心从来没有比一对大孩子少一点儿的双胞胎兄弟则已经开口问道。 这一点 哈利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也很好奇 他想了一想 尝试着给出一个自己觉得合理的答案。 “我猜不出来——也许 马尔福家族又成了学校理事会之一了 我想看得出马尔福家族依旧一点儿也不穷 而且我认为斯内普大概挺希望理事会里有人帮他的。” 那现在霍格沃兹可真妙了不仅校长是一个食死徒 就连理事会也把另一个食死徒又弄了回来。” 罗恩立刻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表示了他逢马尔福必反的立场。派派txt小说论坛 你这么说可不对。我们都知道当初斯内授只是我们在食死徒里的间谍是他给了我们很多有用的甚至是关键的情报。至于马尔福家族 他们也在关键的时候对伏地魔反戈一击„„” 如果以为赫敏这么说是觉得斯内普或者马尔福比罗恩可爱就犯傻了 从某个角度来说 她也只是习惯了和罗恩“唱唱反调”而已。 “算了吧 ”赫敏成功地把罗恩惹得气呼呼起来——哈利有时候真不懂这两夫妻对于“可爱”的看法确实让他觉得古怪 虽然他们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觉得互相吵嘴的感觉挺棒的样子。 “难道不是吗 ”赫敏当然是不会认输的。 “那又怎么样 我们都知道马尔福为什么要伏地魔 他们可不是为了什么世界和平 还不是为了他们家自己。‘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家伙 谁叫他们自己趟进了浑水的 然后知道害怕啦 知道搞不好自己一家人的小命都不那么稳当啦 哼哼 还得回来求我们 “我觉得就算为了家人也算一个不错的理由了——至少比那些好 而且能帮上我们的忙就行 你不能要求太高吧。再说 罗恩——”赫敏故意地做出了一付的模样 “你要告诉我 你去对抗‘那个人’ 是为了世界和平这么伟大的目标 “我——”罗恩的眼睛鼓了起来不得不承认比口才的话 他输的次数还是比自己的妻子多一点点。 而周围的人就爆发出一阵颇有些歇斯底里的大笑 老实说哈利倒不觉得这确实有那么好笑 而且要问他的话他会说他的朋友真的是很有感的人。不过现在每个人都有点儿酒精过量 愿梅林原谅他们 就当是一群小傻瓜在那儿傻笑好了。 他们这一次的笑声一定非常 所以 与此同时从楼上走下来的人 这会儿终于注意到了他们。 哈利是忽然发现周围除了他们这一伙以外又静了下来的时候 才注意到事情不对的。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斯内普和马尔福发现就算到了楼上的小间也照样不够 所以决定干脆再换个地方谈他们的不知道什么的事务。他们在待的时间出奇得短 也就在这几句话的工夫 就又走了下来。 他们刚刚走到楼梯中间 已经安静了不少的大厅里 自己这伙人那副好象发现了一座山那么大的金子一样的傻笑样 确实醒目得过分了。而且就算他们杂在人群里大概象掉进黑夜里的乌鸦 就凭当年打了那么多交道的份儿 楼梯上的两人要认出他们来 也只是一眼的事。 说真的 其实他们的熟程度 说不定比很多朋友之间都还有强一些啊。 斯内普的眉头挑了起来 眼睛微微斜着 一脸居高临下的模样。 马尔福的嘴角就弯出了一个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的笑意 银灰色的眼睛里写出的也一定是“得意”这个词。 忽然 哈利觉得仿佛回到了他以为已经过去了太久的时代。 那个时候 他还只是霍格沃兹一个虽然说不真无邪但确实懵懵懂懂的学生 成天想着的就是上课考试、学院积分、魁地奇比赛什么的。那时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的就是魔药课上斯内普抓他的错扣格兰芬多的分 而最可的就是每次对上斯内普那一脸表情的时候 马尔福在一旁仿佛他们家忽然变成魔法界第一家庭的得意样儿。 要是他能把这个油头粉面的小子的那张得意笑脸从地球上擦掉 真是叫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这些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那么完整地又回到自己的脑海里 倒好象之后发生的那场战争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当然 这些确实都发生过。 所以斯内普到底没有开口教训他们 只是露出了一副哈利看来似乎应该“这些人不是我教出来的”表情 用那副万年不变的轻柔调子冷冷淡淡地说了一句“德拉科 我想我们确实应该走了”。 然后他们就那么走了出去 哈利发誓德拉科 马尔福在将转身未转身的瞬间 故意斜过来多看了他一眼 那眼睛里的得意和之意 甚至比刚才还浓。 “什么嘛 一副‘这些人不是我教出来’的表情 我们好歹也做了他那么久的学生诶。就算是因为我们没得选他也没得选 大家在一个学校里凑合凑合 也算是师生啊——真无情。” 当大家重新找到自己的舌头以后 乔治发出了很响的抱怨声。 哈利能确定是乔治 是因为接下来双胞胎里的另一个说道 乔治你真让我惊讶。身为和你心灵相通的兄弟 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多愁善感呢 “因为我是我们两个中拥有纤弱心灵的那一个这样才能弥补你的铁石心肠 兄弟。” 韦斯莱家的兄弟们 一起做出了的表情 然后弗雷德又嘿嘿一笑 “就算我们当年和罗恩不在一个年级 也该知道斯内授的宠儿是谁。怎么 乔治 你纤弱的心灵已经决定了要去做一个马尔福 韦斯莱家的兄弟们再次做出的表情包括乔治 他夸张地了起来 说着那会让他的纤弱的心灵变得比铁石心肠的弗雷德更的。 “不过想不到还是没有改变啦 过了这么多年 斯内授还是看到我们就皱眉头 同时那个马尔福就还是他眼里的大宝贝 以及马尔福还是那一脸欠揍的样子——想想还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我们就还在霍格沃兹继续捱日子呢。” 又笑了一阵以后 让人想不到的 是罗恩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有时候我倒真希望我们还在霍格沃兹继续‘捱’日子。” 赫敏加了一句。 但是这一次 罗恩没有再和她抬杠。就连当年嚷嚷着书读够了最后真的提前离开学校的双胞胎兄弟 竟也没有说出一贯的玩笑话来笑话笑话赫敏。 大家居然一起叹了一口气。 好象酒精的作用 已经从歇斯底里 变成了忧郁少女起来。 “你们说 到底斯内普找马尔福或者马尔福找斯内普干些什么呢 我觉得我好象没有听说过最近霍格沃兹的理事会有什么的样子。比如说马尔福要能加入 至少得先有个谁不能再干下去了 上一定会登的 那可算是大事件。” 赫敏喃喃地做出了很的 难为她可以喝了这么多酒后脑子还不太糊涂。大概这就是赫敏之所以是赫敏的原因。 “我们怎么知道 说不定他们突然和我们一样缅怀起旧日时光呢。马尔福这几年不是完全没有在外面露过面吗 说不定是他在家里终于要闷死了所以决定出来透透气呢。啊 对了 说不定马尔福准备应聘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的职位呢 呵呵呵 一个前食死徒了教黑魔法防御术 我敢说对那些小家伙们而言 一定够 “别了马尔福来霍格沃兹教书 他们家又不缺那个钱 “难道就不能是斯内普找不到人抓狂了去找自己的得意不是没人应聘这个职位么 马尔福不是也会黑魔法么 你知道要教黑魔法防御 第一就是得懂什么是黑魔法。何况当年斯内普不是教了那个马尔福一大堆什么什么反击咒语的——反正马尔福欠他一大笔人情呢 要这么说也不象是不可能的样子——那马尔福不是挺可怜的 那个职位被了的诶 “说的也是啊——”啊啊 他们真的是喝傻了 如果过来 有人告诉他们说他们说出可怜马尔福的话 那他们一定会当那个人是的。 也许是觉得这样太不象自己了吧 罗恩到底还是又爬了起来 扯着脖子吼了一声 “不过我发誓 不管怎么样 下一次要我再见到那个德拉科 马尔福 我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揍扁他那脸该死的冷笑 大家再次快活地哄笑起来笑到后来甚至滚到在了地上。 再往后发生了什么哈利就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第二天呲着牙咧着嘴摸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起来以后 前一天在酒吧里那些话基本上已经忘记了大半。 甚至直到办公室里和罗恩赫敏见过面 彼此问了“昨天是不是又见到那个马尔福啦 我不是喝醉了幻视幻听吧” 并且决定不可能三个人产生同样的 才能确定他确实在5年以后再次见到了德拉科 马尔福。 那么 究竟是不是象他们猜想的那样 马尔福在远离人群5年后去见他的昔日老师是因为霍格沃兹找不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师 或者只是很简单的 出来叙叙旧而已 应该是后者吧 第一个念头未免太了。德拉科 马尔福绝不会需要一个普通的老师职位 同时斯内普也不可能让他去做这个被的工作才对。 这个——好象斯内普当年立下的德拉科 马尔福的赤胆忠心咒 应该还有效力的 而且 就算是也好 又关自己什么事 总不成要学罗恩那样 一心想着去揍扁那脸该死的冷笑吧。哈利想和平的年代大概确实有些过于轻松 所以自己才变得那么无聊起来。 真是无聊极了。这会儿交通司有人来述苦说5年前的战争害魔法部损失惨重。而战后大家对魔法部遭受袭击时的记忆尤新新人都很不容易 现在找人到霍格沃兹指导移形换影的人手都不够 希望各部分帮忙匀一匀人手救救急 反正傲罗的移形换影一定都会很不错不是吗 应该足够去做指导了。他竟有一股冲动 很想报名去帮他们来着。 “哈利 哈利 他又幻听了吗怎么觉得赫敏大惊小怪直叫他名字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犹豫不绝的脑海。 哈利抬起头 发现赫敏居然真的跑了进来 不是用纸条传信 而是自己挥舞着一份跑了进来。 就算过了这么多年 他们三个里面 会每天早晨固定地用心看的 还是只有赫敏而已。 那条新闻不在头版 而是在中间的某页上 新闻的题目还真是简单直接 “霍格沃兹受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新任教师——德拉科 马尔福 那个问不是表示并不确定是或不是马尔福 而是在惊叹这个应聘和聘用的不可能性。 不可能 但是已经实现了。 哈利跳了起来 在大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 已经向旁边桌子坐着的那个交通司职员叫道 “我帮你们去霍格沃兹教移形幻影 好一会儿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然后 被赫敏连拉拽进来的罗恩张大了嘴巴 喃喃地说出那句后来让哈利疾首的话 哈利你不是真的要去揍那个马尔福吧——兄弟 就为了前几天在三把扫帚那儿的那个冷笑不值得 你这可是会惹烦的 罗恩真的是个大嘴巴的乌鸦嘴哈利后来才能认识到 他真的会惹上非常 非常 非常巨大的麻烦。 也许他应该从现在就开始叫救命了。 止于智者 总之格兰芬多应该是“最勇敢的” 而不是“最智慧的”。 并且一般来说 人们似乎通常地认为 “勇敢”的某一面就未免是有点儿莽撞。 或者说 是十分莽撞。 在格兰芬多史上最有名的三人组里 哈利一直认为最格兰芬多的不是自己——否则当初分院帽不会和他罗嗦个半天 也不是赫敏——不 当然 不是书读得太多而且是三人组中最讲究规矩的那一个 那么很显然 剩下的就是罗恩了。 一个典型的韦斯莱——红头发雀斑脸 大嘴巴„„ 抱歉 第三项不算。总的来说 罗恩的父母兄弟姐妹 嘴巴的尺度还是很正一样的。 当然当然 罗恩的嘴巴的尺度也是和正一样 这只是个比喻不是吗 当然 他平时也不总是这么„„但是 不管怎么样 这次罗恩的嘴巴真是大到家了—— 以及作为人群的无聊劲头 哈利想自己应该是从学生时代就领教够了的 然而很显然 不管是天上的那个神明——如果确实有的话——认为他还远远没有达到“够了”的程度。 所以—— 罗恩说出那句杀伤力十足的完全是对哈利的善良了的话以后 哈利用他母亲那著名的绿眼睛——老实说他真的有点儿脸色发绿——把罗恩瞪了出去。派派txt小说论坛 然后 又对交通司那个战战兢兢试图告诉他“这毕竟是公务 如果搀杂私人恩怨可能不太„„”也瞪了一眼——这个人要难打发一点儿——并且故意撩撩头发露出额头一侧那个著名的伤疤 也就成功地让他闭上嘴 乖乖把“哈利 詹姆斯 波特”填进了带来的表格里。 哈利满意地坐回了他的办公桌后面 且顺便命令分隔自己的办公室和办公大厅的那扇门锁上。这也算是“救世主”的一个小小 从他第一天当傲罗开始他就有了这间专属自己的办公室 如果说他曾经对自己这一有任何不安的话 那么这种不安在开始工作的头一个星期里就完全平复了。那扇小小的木门 加点儿小魔法上去 就能让他成功地完全避开战后新招募的职员们——他们在部里现在占了绝大多数——那些过分好奇和关注的目光。 然后再过了几天 赫敏在他手里塞了一份 里面大叹“战争英雄们的战后生活” 哈利赫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伟大而孤独的哈利” 无论哪个修饰词 都让他一阵恶寒地直打战。 见鬼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避世的神秘主义者或者孤高主义者。他喜欢热闹 是的 比如他最喜欢的家庭就是一大窝孩子吵翻天的韦斯莱家 比如他最喜欢的是罗恩恶作剧不要命的哥哥安排的酒吧派对 比如他最喜欢的活动就是热血青春的魁地奇 比如他最要好的朋友就是罗恩和赫敏那两个吵架狂—— “说真的 哈利 很多人都发现你不够和气——”赫敏故意拖长了声调 轻轻一笑 看他没好气的表情。 但是接下来赫敏语气认真了起来 “你不是个人物 你讨厌物。为了躲开他们 有时候你的态度真的很——不过 也许这样也不错。老实说 我们 现在她很爱说‘我们’而不是‘我’对那些打听也烦透了 那些人 你知道 总以为我们是干了什么动听的英雄事迹 没日没夜地问个没完„„” 看来大家都或多或少有点儿染上了孤僻症的样子啊 是的 他喜欢热闹 但这只在那几个真正的朋友里。 应该说甚至在朋友中间哈利也渐渐发现了自己的不同。他现在越来越喜欢一个人静在一边看罗恩和赫敏斗嘴而不是加入他们 看双胞胎兄弟胡闹而不是跟着起哄 看大家谈笑吹牛而不是自己开口。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也算一种隐藏 把自己藏着热闹的混乱里 也许真是宛如一只乌鸦把自己藏在里 在那样的吵闹中 好象比自己静静一个人更容易忘记一切离开这个世界。 反倒是完全一个人独处的寂静中 回忆和感觉锐利地让人疼痛。 所以什么心理学里说的——也许是麻瓜的 ——忙碌反而更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当然 太的场合还是免了 他是永远学不会被那些一心只不过是想猎奇的陌生人盯着的 那些看上去热力四射其实冷漠得的目光 那些口里大叫着热爱其实比翻书还快的心灵。他想他很难说责怪这些人 至少这些年来他学会了不去责怪这些人 他知道那也许应该算人之常情 他只是无法受 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尽量躲开。派派txt小说论坛 但是 这一次 如果他以为把一扇木头门关一关就能万事大吉 那他可就太低估人群的强大力量了。 毕竟他只是一个 不管他是或不是所谓的“救世主” 而“人们”却是千千万万的。 那天上午没有什么外勤活动 所以哈利在经历了早间的事故以后全心全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 写完了拖了不知道多少天的整整一打行动报告。都是些普通事件 让他最烦的还是身为行动小组负责人必须由他来做总结报告。本来他积攒下这一打 是打算隔天去剥削赫敏的劳力的 不过现在觉得偶尔做点儿文书工作也不错 况且还有秘书鹅毛笔的协助 翻翻检检写写画画什么的 条理着最近做过的事情 对心情平静还真有点儿作用。而且 奇怪的确实发现即使是一些小事件 再回头看上一遍 不免也可以想到值得改进的地方——也许以后他确实该多自己动手写写东西 想起来学生时代虽然觉得每一篇家庭作业的论文都让他牢骚满天 然而 它们有它们的作用。 啊啊 也许真的是因为自己已经二十三岁了 这是不是也算成熟的一种呢 希望不是老化的一种吧。 一个上午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度过 到了午餐的时间 哈利象一个最正常的英国人一样——不管你是麻瓜还是巫师——离开办公室去找一顿简便的工作快餐。他在电梯里和罗恩、赫敏打了招呼 三个人在魔法部内属的餐厅里找到了一个桌子——这是你有两个朋友的好处之一 这样他们就可以独占一张桌子 无形地把不相干的人排挤在他们的圈子以外。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 或者只有自己和赫敏两个 哈利就更喜欢让魔法部的家养小精灵——让赫敏愤然的是 直到今天还是没办法他们要工钱和假期 除了一个多比——把午餐送到他的办公室 因为免不了总有些不知趣的家伙老想凑过来。 但是今天 他们用自己的身体 加上随手携带的一些小包文件什么的 把这张桌子的空位都占据了以后 不知趣的家伙还是来了。 正确的说 是现任交通司的司长大人。而他一脸笑眯眯表情的背后 是打算循循善诱地告诉哈利—— “波特先生 我听说您对我们部门的工作的支持以后 真是太感激了„„不过 这个 您看 我们也有一些难处 如果我们派到霍格沃兹的移形幻影教官„„这个 您知道„„” 如果他半夜三更跑去偷袭自己的前学校夙敌并把他打得起不了床的话 你们麻烦就大了 不过还是等他先打发掉可怜巴巴的司长大人以后。“我想您是误会了 阿尔道斯先生 ”哈利尽量让自己笑得温和一些 老实说要做出这么柔和的笑容 让他脸上肌肉生疼。但是眼前这种情形 他可不想留下他是个狂的印象 “罗恩今天早晨在我们的办公室里讲笑话呢。实际上 我和马尔福先生只是几天前在霍格莫德擦肩而过 彼此连一句话也没说过 更说不上重提旧日恩怨的问题。况且您知道 那些都是做学生时的孩子意气 而且战争中马尔福家族最后还是投向一方 就算有任何恩怨也早就一笔勾销了。总之 您完全不用担心任何问题 一切都会非常正常的。” 漂亮 哈利 果然是二十三岁了。他觉得自己这一番话说得简直可以算滴水不漏。搁在5年多前的自己 这时候早就一跳八丈高 觉得别人误会了自己 而嘴里却说不出几句成样的话来解释。 阿尔道斯先生弯弯的眼睛眯得更细了 再加上几句“啊啊 是的是的 我不过是白操心 波特先生您的气量真让我”等等的废话 停止了他们 摇摇晃晃地走了。 哈利这才侧过头去瞪了罗恩一眼 二十三岁脸上还着若干雀斑的罗恩摸着杂乱的红头发 嘿嘿笑了笑。当然 他也不会为这么个小小的讨厌插曲就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是 再说他现在已经成熟到足够轻松应付这种小。 哈利对了一半。 是的 部里再没有人提他不适宜去霍格沃兹的话题 他那番“温柔而充满条理的回答”确实滴水不漏 让人抓不住——这仅仅是从逻辑意义上来说的。 然而 从来不是从逻辑意义上成为 它们重视的是言外之意。 “原来哈利 波特和德拉科 马尔福之前真的碰过面。” “听说是在酒吧里 当时波特先生在和他几个朋友 而马尔福先生就很轻蔑地嘲笑他们的没品味和吵闹。” “不是说没交谈吗 “所以啊你明白了吧——老同学见面 ‘彼此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还不是记仇记得很深是什么 你听出来了吧波特先生的每一句话其实就是反话 还有马尔福家族‘最后’投向一方 不是和前几年那些置疑马尔福家族首鼠两端的文的语气同出一辄么。” “难怪波特先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笑得„„啊啊 真 你当时注意到没有 我说我在部里干了3年 还从来没看到波特先生笑得那么„„柔和过。让我看着就。” “这就是所谓‘大人物’的笑容了 笑得那就叫温柔 而背后么„„总之就是叫你挑不出任何错来 得很的。” “啧啧 还真是啊„„” 话说回来你们不觉得凑巧么 霍格沃兹那个黑魔法防御术教师的职位 虽然他们都不承认 我说真的是受了了 所以德拉科 马尔福一接手 立刻就对上他的老对手——而且还是哈利 波特 等着瞧吧 这学年以内他一定缺胳膊少腿地走人——嘿嘿 这些哈利一开始还不知道只是觉得之后几天只要他从什么地方走过 就会突然安静下来 等他走过去了以后 又会突然冒出一串交头接耳的嗡嗡声。 再往后 周末到了 他心情愉快地前往韦斯莱家渡周末——一年中52个星期里 他最少有40多个周末都是会去“打扰”他的好朋友一家的。 但是 和往常韦斯莱夫人——他习惯的“韦斯莱夫人”是指罗恩的母亲而不是赫敏 虽然赫敏已经正式被人们称为“韦斯莱夫人”好几年了——对他的热烈欢迎不同 这一次 莫丽妈妈看到他踏进自家院子的眼神 有那么一点点象在看一个外星人。 幸好 韦斯莱夫人也算经历过来的人 再不会象许多年前那样 因为上那么说了就完全那么信—— 也就是说 韦斯莱夫人刚刚翻过一遍厚厚的《预言家日报》周末版——更厚 就意味着更多。 赫敏在那里耸着肩说“那些都是无稽之谈” 罗恩则一副一看到哈利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模样——这几天罗恩忙着处理一些魔法事件 基本上不在部里 赫敏则去了中部为某个案子作调查 总之 他们也是在今天早晨 才知道经过的总结归纳 洋洋洒洒而出的那篇集魔法部各种之大成的文章。 标题是耸动的 夙命的恩怨——哈利 波特和霍格沃兹被的黑魔法防御术新任教师。 绿着脸把这篇文章读完 哈利想如果不是韦斯莱夫人和赫敏在这儿——可怜的母亲和妻子——他一定会把罗恩„„ 好吧 他不会杀他的 他只是想至少在一段时间里 让韦斯莱夫人都不大认识罗恩而已。 “哈利 ”韦斯莱夫人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当然 我知道你有多讨厌马尔福家那男孩。但你„„什么时候学会那样笑和那样说话了呢 其实我想你大可以直接说出心里的想法„„” 哈利的脸已经绿得象一棵青菜了 而罗恩则几乎完全缩到了桌子下面。 “韦斯莱夫人 ”他努力让自己挤出一个笑容 “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的 而且我那样笑只是希望让交通司的阿尔道斯先生放心„„” “不过 哈利 说真的 你那副笑容还真够的。”前一分钟还在帮他向韦斯莱夫人解释的赫敏 现在却起来 尤其是看到她的丈夫投来的目光——因为哈利的脸变得越绿他自己就越 她就说得更起劲了 “我想差不多快赶上那个——怎么说的——” “典型的马尔福式假笑 赫敏和也正巧在厨门边站着的金妮一起说道然后象两只发疯的小母鸡那样咯咯狂笑起来。 很快韦斯莱家的兄弟们也纷纷从四面八方移形幻影赶来 在他们发现这边好象有什么乐子可寻的时候 他们加如入了女人们的疯狂评价 除了罗恩 哈利也开始盘算着要不要周末都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算了„„ 这个周末 真是一场灾难 并且是一切灾难的开端。 周一回到部里 现在他得还是受那些在他背后的指指点点了 特别是当他非常清楚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的时候。 出外勤则在好奇心过剩的同事之外还要加上好奇心过剩的记者 他们就不知道傲罗执行的任务多半会有的吗 那种奋不顾身的死缠烂打连哈利都有一点儿了——当然和懊恼足以把这点点抹杀得干干净净。 终于熬到夏末——这个夏天哈利觉得自己真够火气重的——霍格沃兹的新学年要开始了 而哈利也“如愿以偿 ”地前往霍格沃兹。他得承认 如果不是赌一口气 “你们传我我还偏要证明给你们看看那就是” 哈利真的有干脆放弃的冲动。 但是 会因为而放弃的 也许就不是哈利 波特了。 罗恩在可怜兮兮地向他道了一百零一次谦后 到底说出了一句毕竟是哈利最好的朋友的话。 就为这句话 哈利觉得自己永远可以原谅罗恩 无论他的嘴巴有多大。 去霍格沃兹用移形幻影不方便 因为广大的校园范围都被魔法守护着 如果他到某个偏远角落再走过去 和坐火车相比花的时间差不多 体力就差老远。所以 哈利决定坐火车去。 由此 终于拿着部里开出的介绍信、一张“千万不要弄丢了的”薄薄火车票自己胡乱塞满的行李箱 哈利站在了久违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黑色和红色交织的霍格沃兹专列喷出漫天的水蒸气 一瞬间 哈利觉得自己和所有旅行者 似乎都被在了时光之网的中间。 他就在那里站了那么好一会儿 没有。 不过 这也仅仅是一个虚幻的感受而已。要真是旧日时光回头 他早就拼死拼活推着行李车往车厢里挤了 生怕抢不到一个可以坐的。而且赫敏和罗恩也会在他身边 开始他们都坐在一起 后来他们两个成了级长但是只要一有空还是在一起。每次还会碰到一些有趣的人。或者无趣甚至可厌的 比如说德拉科 马尔福和他那两个跟班。他们总是想来寻衅 不过十次里面有九次哈利都能把他们修理得很惨 在他自己的朋友帮助下。马尔福落荒而逃或者被在地的场景很长一段时间来都是他觉得最解气最爽的记忆之一 因为那个铂金发尖下巴一脸冷笑的小子是他一生中最的敌人之一。但是 他最后一次乘坐专列前往霍格沃兹上学的回忆却是个灾难 这是他第一次被这个小子反摆了一道 虽然说来只是流了点儿鼻血迟到了若干分钟 但真是一想起来就让他肺都要气炸了„„ 一声汽笛的长鸣打断了哈利那仅存于脑海中的时光之旅 车快要开了 站台上的学生们已经纷纷如他当年那样挤上了车 只剩下一群还情绪很激动的家长 忙乱地叫着、嚷着、谁又不

  哈利和被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哈利波特黑魔法,黑魔法,黑魔法防御课,黑魔法防御术,黑魔法防御,黑魔法,神秘的黑魔法,印度尼西亚的黑魔法,印度尼西亚黑魔法

原文标题:派派txt小说论坛本文由派派txt小说提供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youxipindao/2020/0129/1383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