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三千金第17集夏家三千金第一部分集简介

游戏频道 2020-01-08101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皓天的新举办开业典礼,却不料遭到群众,说他们的建筑会古迹。皓天一筹莫展,淑媚和民中想不出办法急得相互抱怨。皓天根本没想到,这是已经一年的友善暗中策划的。原来友善离家后生下她与皓天的孩子,起名安安,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的幸福,友善决定带着安安回来,重新争取自己的爱情与亲情。当然,友善也没有料到,这个危机被失明的真真用自己的建筑才华巧妙地化解了,反而使得皓天与真真的感情更稳若磐石。

  友善利用天美的善软回到夏家,全家人都喜极而泣。于靓担心着该如何开口问友善是否生下了孩子,正松还完全。而友善则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许下自己的生日愿望:“希望能与皓天、安安早日一家团圆”。

  天美来到医院看望秀年,在给秀年做手部的时候意外发现秀年手里紧握着一颗纽扣。正当天美困惑之时,晓菁挽着严格前来,似的向天美宣告两人的婚讯。天美一时不知所措,幸好立恒及时出现,化解了天美的尴尬,严格看到天美与立恒的感情渐好,心里也不是滋味。在两对情侣感情对弈之时,天美无意间发现秀年手中的纽扣竟是晓菁的,急忙拉着立恒离去。

  天美把纽扣的事情告知立恒后,两人决定夜探晓菁办公室,不料被回拿文件的严格撞个正着,得知两人对晓菁的怀疑,单纯的严格不仅不信,对天美、立恒更是加以,天美难过不已。

  作为母亲,于靓一直担心着友善出走时发生了什么。友善对于靓坦白了杨柳真正的死因以及生下安安的事实,于靓万分,但看到孙子安安的照片,于靓不禁心软。友善一再不会真真的家庭,于靓犹豫着还是站在了友善这一边。

  天美向正松求证真真的身世,得知真真的确是自己的亲姐姐后,对正松未认回真真的举动表示不理解。正松语重心长地解释,因为他认真现在没有父亲可以过正常日子,但是如果把真真接回来,友善可能会为了身世而造成性格偏差。看到正松爱非亲生的孩子甚过亲生的,天美深感父亲的伟大。

  友善向皓天传送了她与安安的合照,皓天收到后错愕至极,打电话也打不通,心急如焚。友善夺回皓天的计划步步进行着,正松所不想发生事情的正在发生……

  立恒找老同学查证晓菁的病史,被正在拿药的晓菁听到,在晓菁的精心计划下,立恒始终不能确认晓菁是否得过癌症。回到后的晓菁又得知立恒与天美夜探自己的办公室,心慌气极,严格耐心安慰并说出了立恒天美是因为纽扣之事才会误会,晓菁感到事情不宜闹大,只能委屈,博得严格信任。

  在钟家,因真眼睛的不便,淑媚每天抱怨责怪真真拖累他们,更迁怒真真连个孩子也不能生。事实上是皓天因顾及真真失明,一直避孕,这让真真有口难言。当真真准备向皓天要个孩子时,皓天正为收到安安照片而心烦意乱,真真自然难以遂愿。翌日,皓天再也不住心理,向天美求证了友善带着孩子回来的事实。在天美的抚慰下,皓天答应不马上找友善,却在咖啡厅意外与友善重逢。友善对皓天的一再追问怡然,享受着片刻被皓天追逐的感觉。

  为让严格与晓菁的婚礼更为完美,民中提出要妻子莲生也回来主婚,让严格和晓菁颇为意外,晓菁为了婚礼的顺利,同意。殊不知,另一位大家长的到来将影响晓菁的计划进展。

  还不知道友善归来的真真在家里又一次因为失明的不便让淑媚狼狈不堪,淑媚对真真更为不满,幸得邻居来访才缓解这一场婆媳纷争。仍在气头上的淑媚突然接到友善电话,惊讶万分。见到干女儿友善,淑媚向其表达了对真真的种种不满,特别埋怨真真未能传接代。友善见机提议,在家里贴些婴儿的照片来求子,这无疑对皓天又是一种。

  天美和严格同时到医院看望秀年,两人都发现对方有心事,天美是纠结着友善、皓天与真真的复杂关系,严格则是不知以何种态度来面对莲生的到来,两人互相倾诉后心情都转好,嬉闹中却未发现秀年的手竟动了!

  正松从天美那儿知晓友善发孩子照片给皓天的事情,作为父亲,他最担心的就是一个女儿去另一个女儿的家庭幸福。于是,他马上找友善询问,友善则辩解说是想给孩子完整的家庭,想把孩子交给皓天与真真抚养,所以才想事先确认皓天是否爱安安。爱女心切的正松和淑媚听后十分心疼,却不知友善内心的真正想法。

  回到家看到淑媚与真真正在孩子的海报,皓天果然深受,误以为是真真借此逼自己要孩子,在真真的过程中不慎在淑媚面前说出了两人避孕的事情,这让淑媚大发雷霆,把所有错都怪在真真身上,真真委屈哭泣……

  友善与于靓带着安安去与淑媚接触,淑媚见到婴儿喜上眉梢,殊不知友善口中这亲戚的孩子竟是自己的亲孙子。于靓以为友善是打算要把孩子托付给钟家,深深为友疼着。夏家三千金第17集

  严家正在筹备婚礼事宜,晓菁与立恒的电话同时响起。原来立恒的妈妈莲生终于回国,相约儿子与未来儿媳吃饭;而晓菁的电话则是她在美国的丈夫田昊打来,晓菁吓得脸色惨白,不禁担昊的回来会影响她与严格的婚事。

  忧心忡忡的晓菁来到饭店与田昊见面,不慎被前来谈生意的天美撞到,天美狐疑两人的关系。间内,晓菁面对田昊的深情告白嗤之以鼻,只能先用钱安抚落魄至极的田昊;而莲生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望婆婆秀年,莲生这么多年一直苦恼于得不到秀年的认同,莲生不禁感慨地回忆往事,并向民中表示晓菁的可疑,两人却没发现,秀年的手又动了。

  淑媚抱着安安与真真分享照顾婴孩的,婆媳间难得表现出温馨和谐的一幕。此时,皓天回到家,看到酷似照片中的孩子,震动不已。

  友善来接孩子,面对皓天的焦急追问,友善从容地给以肯定的回答,皓天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但是自然流露出的父爱让友善充满信心。皓天紧随友善来到夏家,友善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皓天说出要把安安交给皓天和真真抚养的打算,皓天对友善的“委曲求全”万分。

  莲生宴请立恒天美、严格晓菁两对情侣,饭局上莲生对天美的无邪善良喜爱有加,对晓菁则是明显地持保留态度。回到家后,莲生、立恒、民中难得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气氛让严格感觉自己格格不入,难过离开。

  还在揣测晓菁与田昊关系的天美正巧碰到了在喝闷酒的严格,知道严格心情不好的原因后,天美耐心安慰,并与严格在海滩过了一夜,两人互相鼓励后都重新打起,彼此间的情谊依旧显得难舍难分……

  打起后的天美立志要谈下正松所交代的生意,不料又在饭店遇到晓菁与田昊碰面。天美看到晓菁一直被田昊纠缠,感使然,便一头冲进间晓菁。晓菁意识到天美误会后,将错就错,说她在美国时向田昊借钱,现在他是来追债的,善良的天美并答应为晓菁保守秘密。为了晓菁,天美还耽误了与松下先生的生意,晓菁知道后竟开始觊觎这单生意。

  真真来找皓天吃饭,正当皓天心里一直牵挂着怎么处理安安的事情时,友善突然来到饭店,并与皓天打招呼,真真地听出她的声音酷似友善,皓天紧张地撒谎说只是声音相似,并非友善。在友善的一再施压下,皓天回家后只能向淑媚告知了安安的真实身份,淑媚之余更多是想尽快要回孙子。于是淑媚立刻赶到夏家接孙子,但是友善一再强调必须让真真了解实情,真正接受安安后才会交出孩子,淑媚无奈离开,并催促皓天尽快让真真知情。

  晓菁在竟看到田昊找严格洽谈生意,明白田昊是在向自己施压。晓菁气结,决定要教训田昊。在酒吧,晓菁故意做出被田昊调戏的样子,让酒客误会,田昊便被他人狠狠揍了一顿,。

  天美与友善来到松下先生办公室,决心为争取建材生意做最后的努力。没想到松下先生告知他已与晓菁签约,友善立刻明白了晓菁是故意抢走生意的,可是单纯的天美却无法置信。正当晓菁回家向严格报喜之时,却听到莲生正在提议把层峰和万年合并。晓菁立即出声表示反对,莲生感到晓菁的野心,决定要加快合并步伐,为立恒争取更大的利益。

  友善再次带着安安来到钟家,真真对友善的身份并无怀疑,还热情款待。但友善对真真却掩饰不住恨意,看到真真与皓天的结婚照更是觉得刺眼,不禁刮坏了照片泄气后才离去。皓天回家后见到结婚照,淑媚立刻为友善掩饰,真真见皓天与淑媚的态度怪异,也开始怀疑友善的真实身份。皓天无奈,只好承认友善带着安安回来的事实,真真痛彻。

  天美失去生意后只能转而找晓菁合作,不巧又遇到被恶整后的田昊找晓菁算账,天美见到田昊来者不善的样子,立即。正当田昊欲向天美道出他与晓菁的真实关系时,却赶到,带走了田昊。

  立恒见到天美因谈不到生意而心情低落,精心为天美安排了浪漫晚餐。小提琴、气球、魔术、项链,在一个又一个惊喜下,天美感到了立恒的良苦用心,地第一次主动亲吻了立恒。立恒开无法自制,两人的关系似乎又近了一步。

  大受打击的真真行李,准备去杨柳家冷静一段时间。皓天不放心地一尾随,并求助于天美。在天美的安慰下,真真逐渐冷静下来,决定为了妈妈要捍卫自己的婚姻。此时,一直在外守候的皓天不住打电话给真真,但皓天没说话,只是在电话上轻轻敲了三下,那是他们爱的,真真完全接受到皓天那一遍遍“我爱你”的,动容地哭着。经过一夜的考虑,真真确定皓天还是爱自己后,终于表示原谅皓天,并要求与友善面谈……

  医院,秀年慢慢睁开了眼睛,但身体却无法动弹,需要动手术才能完全康复。众人听闻,都高兴不已,唯独晓菁内心极度忐忑,担心秀年完手术后她的恶劣,于是极力反对动手术,而莲生、立恒都希望秀年能彻底康复,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决定权交给了严格。

  真真与皓天来到夏家,真真向大家表示愿意接受安安,这大大地出乎了友善预料。真真甚至向友善表示愿意放弃生养亲生孩子的,一心照顾安安,但是也要求友善远离他们家庭。友善骑虎难下,但一想,要是真真永远无法生育,那她凭借安安夺回皓天的机会就更大了,于是她只能痛答应了。但是看到安安被带走时,友善还是心如刀割,泪如雨下。

  严格仍然在挣扎是否要给秀年动手术,晓菁却在旁不断莲生有不良动机,极力反对手术进行。病内,天美发现秀年意识,甚至可以用眨眼睛来告诉大家“是”或者“不是”,这让大家十分欣喜。莲生借机让秀年眨眼睛告诉大家她的昏迷是否与晓菁有关,未料晓菁急中生智掐了秀年一下,中断了秀年与大家的交流。但是严格感受到秀年要动手术的意愿,遂同意手术。

  回到家后的莲生碰到了一位前来探访秀年的老人,莲生知道了晓菁的真正身世,也怀疑秀年的昏迷与晓菁有关联。她把此事告诉立恒后,决定同心,晓菁的真面目。

  淑媚出门买东西,将安安交给真真。友善见钟家大门敞开,趁机抱走安安,并换上与真真类似的衣服。友善来到公园,把安安放下。见有打扫的妇人经过,狠心往安安大腿上一捏,迅速逃走,孩子发出的哭声惊动了妇人……

  淑媚回家听说安安不见,迁怒于真真。皓天也赶回家,担心孩子落到人贩子手里,大家急得团团转。正在此时,有人捡到安安,一家人赶到。妇人见到真真,突然大喊弃婴之人正是真真。淑媚真真狠心,真真百口莫辩。妇人发现真真原是失明,而在公园看到的人奔跑速度很快,觉得事有蹊跷,令众人对友善起疑……皓天前往夏家查探虚实,见友善病恹恹躺在床上,以为误会了友善。友善贼喊捉贼,反怪真真没好安安。她故意解开安安裤子,孩子腿上大块淤青,淑媚真真安安。

  晓菁田昊找两个人来假扮她的父母,好让婚礼提前免得夜长梦多。立恒告诉天美晓菁的煊赫身世完全是凭空,而秀年早在出事之前便已知晓。天美不已。立恒表示一定要晓菁的虚假面目,天美不禁为严格担忧起来。天美找到晓菁,暗示她应向严格坦白,差点发现藏匿在晓菁家的田昊。回去上,正与严格通话中的天美遇到田昊开车袭击……

  严格飞车赶到。天美见到严格,害怕全转为委屈,差点就要哭鼻子。严格心疼,嘴上却怪天美晚上到处乱跑,天美。严格开车送天美回家,天美一上都在纠结要不要把晓菁的事告诉严格,最后还是没能说出。

  晓菁听严格说要去机场接她父母,马上给田昊通风报信,田昊带着晓菁的假父母赶到机场。严格热情地迎接晓菁的假父母,把他们介绍给民中、莲生。莲生故意用生意上的专用词汇试探二人,晓菁不慌不忙地替他们回答。假父母提出赶紧操办晓菁与严格的婚事,最好立刻就去登记,民中一口答应,莲生却暗暗等着看一场好戏。

  立恒及时赶到,晓菁目瞪口呆地看到久违了的养父。养父的出现了晓菁找人冒充父母的事实,立恒更是拿出了证明晓菁是个孤儿。严格大为震动,夏家三千金第17集对晓菁失望至极,痛恨晓菁他的感情。人也都深感。天美控制不住自己的对严格的关心,去挡严格将要关上的车门,手被夹伤,严格送天美去医院。一旁的立恒看到两人亲密互动,有些黯然。

  正松知道真真遭受委屈,前来安慰,说愿意相信真真陪她一起想解决的办法,真真为正松的信任而。

  田昊正得意帮了晓菁大忙,严格来找他算账,两人动起手来。严格将田昊赶出层峰饭店,田昊落荒而逃。天美担心严格冲动惹事,顾不得自己手受伤,动员严家人一起去找严格。立恒为天美满脑子都是严格、丝毫不顾他的感受而难过,一气之下说出“分手”。天美颇为失望,转身离去,立恒后悔不迭。

  晓菁不甘这么久以来用在严格身上的功夫前功尽弃,决心奋力一搏夺回严格的心。晓菁打电话给严格,让严格打开手机视频,严格看到画面上晓菁正一步步往悬崖边走去,大惊失色,连忙赶了过去。崖边,严格求晓菁冷静。晓菁大打苦情牌,激动地请求严格谅解她的苦衷,不断委屈哭诉着。正在晓菁将要跌落悬崖之际,严格与天美奋力将其拉住,但严格还是不肯原谅晓菁,晓菁决定孤注一掷。

  真真什么都没带就跑回了杨柳家,皓天担心,一跟随,真真对皓天怀疑的态度无法释怀。友善以安安生病为借口把皓天约去医院。忽然一拨记者蜂拥而上追问皓天与友善的关系,还发现了安安,现场一片大乱。电视上皓天友善的新闻,正松等人吃惊不已。淑媚回去夸大事实,说皓天事业因此岌岌可危,直截了当地希望真真签字离婚……

  皓天的绯闻后,股东们纷纷要求皓天妥善处理解决影响,不然就会撤资。真真在门外听到,惊讶此事给皓天的事业造成了如此大的压力与影响。

  茫然无助的真真回到钟家,被一群记者团团围住,询问皓天与友善之事。真真为皓天,说他并没有自己,表示愿意退出。淑媚听说真真愿意离婚,正合了她的心意,一时之间竟真的善解人意而有些。真真痛苦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另一边,友善从淑媚那里听说真真签署了离婚协议,感慨自己终于赢了真真,不禁喜极而泣……皓天回家,无法接受真真的放手,与淑媚争吵起来,并将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正松无意中听到友善与成威的对话,得知“记者事件”是友善幕后主导,为友善用尽心机手段诬赖真真而不已。友善含泪解释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安安,正松却无法再信任友善,让于靓把孩子还回钟家。友善冲动地跑来钟家向真真要孩子,激动中说出了杨柳之死与真真身世的,大受打击的真真夺门而出,被刚巧开车过的心理医生华森撞到……

  天美与立恒去看望晓菁,在晓菁家看到散落一地的药丸。天美意识到不对劲,在浴室发现了瘫软在浴缸中的晓菁,忙与立恒把晓菁送去急救。立恒觉得这不过是晓菁骗取大家同情的苦肉计,天真的天美却认为晓菁隐瞒身世是情有可原。天美去找严格,劝严格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全部,有时也是为了要爱情。严格受到触动,赶赴医院探望晓菁,与晓菁和解。

  友善到处寻找真真,却始终没发现她的身影。皓问友善说了什么逼走真真,友善虽然心虚,却仍嘴不是自己的错。两人在马发现了真真的鞋子,担心她遭逢不测。坐上华森车的真真不肯去医院,不愿被家人发现她的行踪,却又无处可去,华森只得先把她接回自己家。真真感到眼前似乎有一道光闪过,朦朦胧胧看见了华森的身影……

  夏家人四处寻找真真。正松陷入极度焦虑与痛苦之中,茶饭不思,没能好亲生女儿,他让天美联络帮忙找寻真真。友善被带走接受调查,做完事实,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天美担心呆滞的友善也担心下落不明的真真,接到严格关心问候的电话,不禁泪如雨下。严格安慰天美一切都会好转,两个人都在拼命压抑着对彼此的深厚感情。

  夜晚,皓天看着自己与真真的结婚照疾首。淑媚不儿子伤心,劝说皓天忘记真真、接纳友善,皓天听了淑媚的言论又生气又无奈,决不与真真离婚。

  晓菁向严格展示身上的一道道疤痕,流着眼泪诉说曾与养父一同生活的童年。严格被晓菁的坚强深深打动,又同情又心疼,向晓菁既往不咎,不再提晓菁的过去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以此为理由她。晓菁暗暗得意稳住了严格,只要再拉拢民中就万事大吉。莲生听闻严格与晓菁的婚事要照办,惊愕气恼。严格一再替晓菁辩解,请求莲生谅解与成全。民中决定尊重严格的选择,但表示婚事需缓上一缓,还需加强对晓菁的观察。

  晓菁决定一不做休,冒险加强严格对她的信任。田昊听说晓菁的计划,心生,晓菁安抚田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只要一骗到严家的钱,就回美国东山再起双宿双飞。晓菁出院,好心的天美特意煮了鱼汤送来,晓菁却毫不领情。严格笑说天美手艺差,和天美斗起嘴来,这让一旁的晓菁看了醋意上涌……

  在建筑工地,晓菁示意田昊行动。系墙杆突然松开,整个鹰架倒落。晓菁用力推开严格,自己不及,闭着眼任由鹰架往自己身上砸下。严格、天美、立恒大惊,赶忙把晓菁送去急救。晓菁在前往医院上听见严格着急地说着只要她平安,什么事都会依着她,暗暗得意这步险棋走对。晓菁终于脱离苏醒过来,严格承诺从今往后只爱她一人。莲生怀疑事故是人为造成,众人查看,严格发现了中田昊的身影!立恒要把光盘送去,却半遭抢……

  友善常带着安安来看淑媚。淑媚提出让友善趁机住进钟家,多与皓天培养感情。皓天看见安安,高兴地上前逗弄,露出父亲的天性。但当淑媚说出让友善入住进来的计划,皓天一下子大发雷霆,认为这是友善逼婚的。皓天仍不放弃寻找真真的希望,走街串巷积极寻访真真,给真真的信箱留言……

  严格听说立恒到手的光盘被抢走,不已,晓菁暗暗得意事情不会被。莲生怀疑光盘抢走是因晓菁通风报信,而鹰架倒塌是故意上演苦肉计。民中不以为然,认为这纯属意外,怪莲生对晓菁有成见。严格极力为晓菁,把晓菁当做救命,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她。严格特意从国外订购了美丽的婚纱,晓菁落泪,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幸福,而她的障碍只剩下田昊……

  秀鸾真抱不平,来到钟家理论,友善是用孩子绑住皓天。吵闹中秀鸾说出了真真也是夏家千金的身世,淑媚。友善却说真真是人的私生女。秀鸾在皓天间看到被割破的结婚照,心疼真真遭受了巨大的委屈。她找到皓天,责怪皓天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好真真,才导致真真下落不明,皓天不已。秀鸾又找到正松,要求正松向大众承认真真是他的亲生女儿。正松写下《给心爱女儿的一封信》登在报上。真真看到,却不愿回到不负责任的父亲与家庭的丈夫身边,决心摆脱过去开始新生。

  真真在华森的帮助下接受了针灸治疗,脑中的血块与毒素清除殆尽,渐渐恢复了视力。重新得到令真真颇为感慨,华森说这是命运必然的。

  天美对秀年提及严格与晓菁的婚事,秀年情绪异常激动。晓菁借机笼络秀年,却不慎扳动轮椅煞车,秀年轮椅滑下斜坡,险些酿成大祸。严格见状误会天美,天美有口难言独自伤心。

  莲生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酝酿着如何把晓菁踢出层峰,暗中派记者调查。此时,记者通过关系网找到了晓菁与田昊已婚的,莲生暗自欣喜。严格和晓菁在餐厅进行婚礼预演,投影幕布上惊现晓菁与田昊的结婚照,众人愕然,严格晓菁连篇。

  皓天苦苦请求立恒宽限付款日期,被门外的友善听到,当即表示会帮皓天解决财务困难。对真真念念不忘的皓天却并不领情。友善开口问正松借两千万,正松生气置之不理。于靓劝正松别再眼睁睁看着友善毁了自己,正松内心震动,答应开支票给友善。

  友善和天美去购物,华森从另一边走来,两辆推车相撞,友善咖啡罐打破,双方起了争执。华森觉得友善似曾相识。另一边厢,真真活在被友善紧逼的梦魇中,思想行为越来越退化,出现了自闭倾向

  严格再次深受打击,任凭晓菁哭喊解释、苦苦哀求也丝毫听不进去,决意取消婚礼。严格借酒浇愁,立恒表示支持哥哥决定,兄弟二人并肩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田昊配合晓菁演戏,言语中透露出晓菁明明未婚、纯属被冤的假信息。严格在一旁听到,不免有些,冲上前去替晓菁解围,再度信任晓菁,晓菁喜不自胜。这让田昊妒火中烧。

  华森去找正松了解真真的过去,告知了真真受到心理创伤的近况,希望正松能协助他一同进行治疗,正松含泪应允。华森带着真真来到杨柳之墓。一时间,真真痛苦的回忆全都涌现,扑倒在墓前哭喊。在华森的引导下,真真略微平静地说出了伤心往事以及丧母之痛。但当华森提到正松时,真真的情绪又激动起来,表示绝对不会认父。正松远远看着真真,听到了这一切,心痛不已。

  正松将支票交给友善,试探性地说如果真真没死,她依然是皓天的妻子。友善却不以为然表示会一缠到底。正松无奈一双女儿争抢一男,遂请华森帮忙拉友善一把使之改变想法。华森见到友善的照片,立刻想起曾在遇到过,不禁失笑。

  立恒给天美庆祝生日,上演了浪漫的求婚记。天美心中仍然惦念严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也不让立恒失望,点头答应下来,立恒开心不已。在秀年病,严格看到天美的订婚戒,不禁黯然神伤。天美听到严格与晓菁快要办婚礼,心中也五味杂陈。

  淑媚极力撮合皓天与友善,为二人制造机会同。友善为了顾全女人最后一点,没有淑媚的安排,而是希望皓天能真的爱上自己。皓天对友善强取豪夺介入他与真真之间耿耿于怀,这让友善深受打击。

  田昊仍对晓菁纠缠不休,提出一不做休让秀年动不了手术。晓菁虽然害怕,但也想借田昊之力替己除去障碍。田昊冒充医生推走了坐在轮椅上的秀年。严格等人不见奶奶,急忙一间间病找寻。田昊将要加害秀年之时接到晓菁通知,匆忙逃离。立恒找到了惊慌失措的秀年,秀年发出微弱的声音告诉立恒她被带走与晓菁有关,众人决定调出找到歹徒。

  晓菁恼怒田昊把他们的计划向秀年和盘托出,担心一旦秀年恢复说话能力会对其不利。田昊为了证明对晓菁的爱,表示手术本就存在风险,只要让秀年的手术无法成功……

  友善打算以基金会的名义筹办公益文化活动,替提升形象。这时,华森主动找上门来。友善认出华森便是在打翻她咖啡罐的讨厌鬼,天美却认出华森是姐妹俩童年旧识。华森正在创作一本有关唇腭裂儿童心理的书,准备交给友善的基金会出版,卖书所得将悉数捐出支持慈善事业。友善不情不愿地答应与华森合作。

  华森从秘密带回了属于真真与皓天共同回忆的东西。真真睹物思人,又不免伤心起来。华森关心真真为何离开皓天,真真说想到母亲为她作出的巨大,不愿再过着任人的混乱生活。华森赞赏真真自省的勇气,翻出一叠病人档案交给真真,邀请真真当他的助理。

  安安突发高烧,淑媚、友善与皓天把孩子送到医院。见到友善身为人母的坚强与爱心,皓天不禁有几分动容,在一旁安抚友善。在医院的真真听到熟悉的声音,看见皓天与友善形同夫妻般亲昵的样子,不禁愕然,既欣羡又心痛。友善无意间瞥见真真的身影,故意支走皓天,与真真当面对峙,其是否来争抢皓天。不料真真毫不,反唇相讥,把友善气晕。华森照顾晕倒的友善,在她掌心写下自己的联络电话。

  皓天的新举办开业典礼,却不料遭到群众,说他们的建筑会古迹。皓天一筹莫展,淑媚和民中想不出办法急得相互抱怨。皓天根本没想到,这是已经一年的友善暗中策划的。原来友善离家后生下她与皓天的孩子,起名安安,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的幸福,友善决定带着安安回来,重新争取自己的爱情与亲情。当然,友善也没有料到,这个危机被失明的真真用自己的建筑才华巧妙地化解了,反而使得皓天与真真的感情更稳若磐石。

  友善利用天美的善软回到夏家,全家人都喜极而泣。于靓担心着该如何开口问友善是否生下了孩子,正松还完全。而友善则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许下自己的生日愿望:“希望能与皓天、安安早日一家团圆”。

  天美来到医院看望秀年,在给秀年做手部的时候意外发现秀年手里紧握着一颗纽扣。正当天美困惑之时,晓菁挽着严格前来,似的向天美宣告两人的婚讯。天美一时不知所措,幸好立恒及时出现,化解了天美的尴尬,严格看到天美与立恒的感情渐好,心里也不是滋味。在两对情侣感情对弈之时,天美无意间发现秀年手中的纽扣竟是晓菁的,急忙拉着立恒离去。

  天美把纽扣的事情告知立恒后,两人决定夜探晓菁办公室,不料被回拿文件的严格撞个正着,得知两人对晓菁的怀疑,单纯的严格不仅不信,对天美、立恒更是加以,天美难过不已。

  作为母亲,于靓一直担心着友善出走时发生了什么。友善对于靓坦白了杨柳真正的死因以及生下安安的事实,于靓万分,但看到孙子安安的照片,于靓不禁心软。友善一再不会真真的家庭,于靓犹豫着还是站在了友善这一边。

  天美向正松求证真真的身世,得知真真的确是自己的亲姐姐后,对正松未认回真真的举动表示不理解。正松语重心长地解释,因为他认真现在没有父亲可以过正常日子,但是如果把真真接回来,友善可能会为了身世而造成性格偏差。看到正松爱非亲生的孩子甚过亲生的,天美深感父亲的伟大。

  友善向皓天传送了她与安安的合照,皓天收到后错愕至极,打电话也打不通,心急如焚。友善夺回皓天的计划步步进行着,正松所不想发生事情的正在发生……

  立恒找老同学查证晓菁的病史,被正在拿药的晓菁听到,在晓菁的精心计划下,立恒始终不能确认晓菁是否得过癌症。回到后的晓菁又得知立恒与天美夜探自己的办公室,心慌气极,严格耐心安慰并说出了立恒天美是因为纽扣之事才会误会,晓菁感到事情不宜闹大,只能委屈,博得严格信任。

  在钟家,因真眼睛的不便,淑媚每天抱怨责怪真真拖累他们,更迁怒真真连个孩子也不能生。事实上是皓天因顾及真真失明,一直避孕,这让真真有口难言。当真真准备向皓天要个孩子时,皓天正为收到安安照片而心烦意乱,真真自然难以遂愿。翌日,皓天再也不住心理,向天美求证了友善带着孩子回来的事实。在天美的抚慰下,皓天答应不马上找友善,却在咖啡厅意外与友善重逢。友善对皓天的一再追问怡然,享受着片刻被皓天追逐的感觉。

  为让严格与晓菁的婚礼更为完美,民中提出要妻子莲生也回来主婚,让严格和晓菁颇为意外,晓菁为了婚礼的顺利,同意。殊不知,另一位大家长的到来将影响晓菁的计划进展。

  还不知道友善归来的真真在家里又一次因为失明的不便让淑媚狼狈不堪,淑媚对真真更为不满,幸得邻居来访才缓解这一场婆媳纷争。仍在气头上的淑媚突然接到友善电话,惊讶万分。见到干女儿友善,淑媚向其表达了对真真的种种不满,特别埋怨真真未能传接代。友善见机提议,在家里贴些婴儿的照片来求子,这无疑对皓天又是一种。

  天美和严格同时到医院看望秀年,两人都发现对方有心事,天美是纠结着友善、皓天与真真的复杂关系,严格则是不知以何种态度来面对莲生的到来,两人互相倾诉后心情都转好,嬉闹中却未发现秀年的手竟动了!

  正松从天美那儿知晓友善发孩子照片给皓天的事情,作为父亲,他最担心的就是一个女儿去另一个女儿的家庭幸福。于是,他马上找友善询问,友善则辩解说是想给孩子完整的家庭,想把孩子交给皓天与真真抚养,所以才想事先确认皓天是否爱安安。爱女心切的正松和淑媚听后十分心疼,却不知友善内心的真正想法。

  回到家看到淑媚与真真正在孩子的海报,皓天果然深受,误以为是真真借此逼自己要孩子,在真真的过程中不慎在淑媚面前说出了两人避孕的事情,这让淑媚大发雷霆,把所有错都怪在真真身上,线集

  友善与于靓带着安安去与淑媚接触,淑媚见到婴儿喜上眉梢,殊不知友善口中这亲戚的孩子竟是自己的亲孙子。于靓以为友善是打算要把孩子托付给钟家,深深为友疼着。

  严家正在筹备婚礼事宜,晓菁与立恒的电话同时响起。原来立恒的妈妈莲生终于回国,相约儿子与未来儿媳吃饭;而晓菁的电话则是她在美国的丈夫田昊打来,晓菁吓得脸色惨白,不禁担昊的回来会影响她与严格的婚事。

  忧心忡忡的晓菁来到饭店与田昊见面,不慎被前来谈生意的天美撞到,天美狐疑两人的关系。间内,晓菁面对田昊的深情告白嗤之以鼻,只能先用钱安抚落魄至极的田昊;而莲生回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望婆婆秀年,莲生这么多年一直苦恼于得不到秀年的认同,莲生不禁感慨地回忆往事,并向民中表示晓菁的可疑,两人却没发现,秀年的手又动了。

  淑媚抱着安安与真真分享照顾婴孩的,婆媳间难得表现出温馨和谐的一幕。此时,皓天回到家,看到酷似照片中的孩子,震动不已.

  友善来接孩子,面对皓天的焦急追问,友善从容地给以肯定的回答,皓天一时不知如何面对。但是自然流露出的父爱让友善充满信心。皓天紧随友善来到夏家,友善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皓天说出要把安安交给皓天和真真抚养的打算,皓天对友善的“委曲求全”万分。

  莲生宴请立恒天美、严格晓菁两对情侣,饭局上莲生对天美的无邪善良喜爱有加,对晓菁则是明显地持保留态度。回到家后,莲生、立恒、民中难得一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气氛让严格感觉自己格格不入,难过离开。

  还在揣测晓菁与田昊关系的天美正巧碰到了在喝闷酒的严格,知道严格心情不好的原因后,天美耐心安慰,并与严格在海滩过了一夜,两人互相鼓励后都重新打起,彼此间的情谊依旧显得难舍难分……

  打起后的天美立志要谈夏正松所交代的生意,不料又在饭店遇到晓菁与田昊碰面。天美看到晓菁一直被田昊纠缠,感使然,便一头冲进间晓菁。晓菁意识到天美误会后,将错就错,说她在美国时向田昊借钱,现在他是来追债的,善良的天美并答应为晓菁保守秘密。为了晓菁,天美还耽误了与松下先生的生意,晓菁知道后竟开始觊觎这单生意。

  真真来找皓天吃饭,正当皓天心里一直牵挂着怎么处理安安的事情时,友善突然来到饭店,并与皓天打招呼,真真地听出她的声音酷似友善,皓天紧张地撒谎说只是声音相似,并非友善。在友善的一再施压下,皓天回家后只能向淑媚告知了安安的真实身份,淑媚之余更多是想尽快要回孙子。于是淑媚立刻赶到夏家接孙子,但是友善一再强调必须让真真了解实情,真正接受安安后才会交出孩子,淑媚无奈离开,并催促皓天尽快让真真知情。

  晓菁在竟看到田昊找严格洽谈生意,明白田昊是在向自己施压。晓菁气结,决定要教训田昊。在酒吧,晓菁故意做出被田昊调戏的样子,让酒客误会,田昊便被他人狠狠揍了一顿,。

  天美与友善来到松下先生办公室,决心为争取建材生意做最后的努力。没想到松下先生告知他已与晓菁签约,友善立刻明白了晓菁是故意抢走生意的,可是单纯的天美却无法置信。正当晓菁回家向严格报喜之时,却听到莲生正在提议把层峰和万年合并。晓菁立即出声表示反对,莲生感到晓菁的野心,决定要加快合并步伐,为立恒争取更大的利益。

  友善再次带着安安来到钟家,真真对友善的身份并无怀疑,还热情款待。但友善对真真却掩饰不住恨意,看到真真与皓天的结婚照更是觉得刺眼,不禁刮坏了照片泄气后才离去。皓天回家后见到结婚照,淑媚立刻为友善掩饰,真真见皓天与淑媚的态度怪异,也开始怀疑友善的真实身份。皓天无奈,只好承认友善带着安安回来的事实,真真痛彻。

  天美失去生意后只能转而找晓菁合作,不巧又遇到被恶整后的田昊找晓菁算账,天美见到田昊来者不善的样子,立即。正当田昊欲向天美道出他与晓菁的真实关系时,却赶到,带走了田昊。

  立恒见到天美因谈不到生意而心情低落,精心为天美安排了浪漫晚餐。小提琴、气球、魔术、项链,在一个又一个惊喜下,天美感到了立恒的良苦用心,地第一次主动亲吻了立恒。立恒开无法自制,两人的关系似乎又近了一步。

  大受打击的真真行李,准备去杨柳家冷静一段时间。皓天不放心地一尾随,并求助于天美。在天美的安慰下,真真逐渐冷静下来,决定为了妈妈要捍卫自己的婚姻。此时,一直在外守候的皓天不住打电话给真真,但皓天没说话,只是在电话上轻轻敲了三下,那是他们爱的,真真完全接受到皓天那一遍遍“我爱你”的,动容地哭着。经过一夜的考虑,真真确定皓天还是爱自己后,终于表示原谅皓天,并要求与友善面谈……

  医院,秀年慢慢睁开了眼睛,但身体却无法动弹,需要动手术才能完全康复。众人听闻,都高兴不已,唯独晓菁内心极度忐忑,担心秀年完手术后她的恶劣,于是极力反对动手术,而莲生、立恒都希望秀年能彻底康复,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决定权交给了严格。

  真真与皓天来到夏家,真真向大家表示愿意接受安安,这大大地出乎了友善预料。真真甚至向友善表示愿意放弃生养亲生孩子的,一心照顾安安,但是也要求友善远离他们家庭。友善骑虎难下,但一想,要是真真永远无法生育,那她凭借安安夺回皓天的机会就更大了,于是她只能痛答应了。但是看到安安被带走时,友善还是心如刀割,泪如雨下。

  严格仍然在挣扎是否要给秀年动手术,晓菁却在旁不断莲生有不良动机,极力反对手术进行。病内,天美发现秀年意识,甚至可以用眨眼睛来告诉大家“是”或者“不是”,这让大家十分欣喜。莲生借机让秀年眨眼睛告诉大家她的昏迷是否与晓菁有关,未料晓菁急中生智掐了秀年一下,中断了秀年与大家的交流。但是严格感受到秀年要动手术的意愿,遂同意手术。

  回到家后的莲生碰到了一位前来探访秀年的老人,莲生知道了晓菁的真正身世,也怀疑秀年的昏迷与晓菁有关联。她把此事告诉立恒后,决定同心,晓菁的线集

  淑媚出门买东西,将安安交给真真。友善见钟家大门敞开,趁机抱走安安,并换上与真真类似的衣服。友善来到公园,把安安放下。见有打扫的妇人经过,狠心往安安大腿上一捏,迅速逃走,孩子发出的哭声惊动了妇人……

  淑媚回家听说安安不见,迁怒于真真。皓天也赶回家,担心孩子落到人贩子手里,大家急得团团转。正在此时,有人捡到安安,一家人赶到。妇人见到真真,突然大喊弃婴之人正是真真。淑媚真真狠心,真真百口莫辩。妇人发现真真原是失明,而在公园看到的人奔跑速度很快,觉得事有蹊跷,令众人对友善起疑……皓天前往夏家查探虚实,见友善病恹恹躺在床上,以为误会了友善。友善贼喊捉贼,反怪真真没好安安。她故意解开安安裤子,孩子腿上大块淤青,淑媚真真安安。

  晓菁田昊找两个人来假扮她的父母,好让婚礼提前免得夜长梦多。立恒告诉天美晓菁的煊赫身世完全是凭空,而秀年早在出事之前便已知晓。天美不已。立恒表示一定要晓菁的虚假面目,天美不禁为严格担忧起来。天美找到晓菁,暗示她应向严格坦白,差点发现藏匿在晓菁家的田昊。回去上,正与严格通话中的天美遇到田昊开车袭击……

  严格飞车赶到。天美见到严格,害怕全转为委屈,差点就要哭鼻子。严格心疼,嘴上却怪天美晚上到处乱跑,天美。严格开车送天美回家,天美一上都在纠结要不要把晓菁的事告诉严格,最后还是没能说出。

  晓菁听严格说要去机场接她父母,马上给田昊通风报信,田昊带着晓菁的假父母赶到机场。严格热情地迎接晓菁的假父母,把他们介绍给民中、莲生。莲生故意用生意上的专用词汇试探二人,晓菁不慌不忙地替他们回答。假父母提出赶紧操办晓菁与严格的婚事,最好立刻就去登记,民中一口答应,莲生却暗暗等着看一场好戏。

  立恒及时赶到,晓菁目瞪口呆地看到久违了的养父。养父的出现了晓菁找人冒充父母的事实,立恒更是拿出了证明晓菁是个孤儿。严格大为震动,对晓菁失望至极,痛恨晓菁他的感情。人也都深感。天美控制不住自己的对严格的关心,去挡严格将要关上的车门,手被夹伤,严格送天美去医院。一旁的立恒看到两人亲密互动,有些黯然。

  正松知道真真遭受委屈,前来安慰,说愿意相信真真陪她一起想解决的办法,真真为正松的信任而。

  田昊正得意帮了晓菁大忙,严格来找他算账,两人动起手来。严格将田昊赶出层峰饭店,田昊落荒而逃。天美担心严格冲动惹事,顾不得自己手受伤,动员严家人一起去找严格。立恒为天美满脑子都是严格、丝毫不顾他的感受而难过,一气之下说出“分手”。天美颇为失望,转身离去,立恒后悔不迭。

  晓菁不甘这么久以来用在严格身上的功夫前功尽弃,决心奋力一搏夺回严格的心。晓菁打电话给严格,让严格打开手机视频,严格看到画面上晓菁正一步步往悬崖边走去,大惊失色,连忙赶了过去。崖边,严格求晓菁冷静。晓菁大打苦情牌,激动地请求严格谅解她的苦衷,不断委屈哭诉着。正在晓菁将要跌落悬崖之际,严格与天美奋力将其拉住,但严格还是不肯原谅晓菁,晓菁决定孤注一掷。

  真真什么都没带就跑回了杨柳家,皓天担心,一跟随,真真对皓天怀疑的态度无法释怀。友善以安安生病为借口把皓天约去医院。忽然一拨记者蜂拥而上追问皓天与友善的关系,还发现了安安,现场一片大乱。电视上皓天友善的新闻,正松等人吃惊不已。淑媚回去夸大事实,说皓天事业因此岌岌可危,直截了当地希望线集

  皓天的绯闻后,股东们纷纷要求皓天妥善处理解决影响,不然就会撤资。真真在门外听到,惊讶此事给皓天的事业造成了如此大的压力与影响。

  茫然无助的真真回到钟家,被一群记者团团围住,询问皓天与友善之事。真真为皓天,说他并没有自己,表示愿意退出。淑媚听说真真愿意离婚,正合了她的心意,一时之间竟真的善解人意而有些。真真痛苦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另一边,友善从淑媚那里听说真真签署了离婚协议,感慨自己终于赢了真真,不禁喜极而泣……皓天回家,无法接受真真的放手,与淑媚争吵起来,并将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正松无意中听到友善与成威的对话,得知“记者事件”是友善幕后主导,为友善用尽心机手段诬赖真真而不已。友善含泪解释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安安,正松却无法再信任友善,让于靓把孩子还回钟家。友善冲动地跑来钟家向真真要孩子,激动中说出了杨柳之死与真真身世的,大受打击的真真夺门而出,被刚巧开车过的心理医生华森撞到……

  天美与立恒去看望晓菁,在晓菁家看到散落一地的药丸。天美意识到不对劲,在浴室发现了瘫软在浴缸中的晓菁,忙与立恒把晓菁送去急救。立恒觉得这不过是晓菁骗取大家同情的苦肉计,天真的天美却认为晓菁隐瞒身世是情有可原。天美去找严格,劝严格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全部,有时也是为了要爱情。严格受到触动,赶赴医院探望晓菁,与晓菁和解。

  友善到处寻找真真,却始终没发现她的身影。皓问友善说了什么逼走真真,友善虽然心虚,却仍嘴不是自己的错。两人在马发现了真真的鞋子,担心她遭逢不测。坐上华森车的真真不肯去医院,不愿被家人发现她的行踪,却又无处可去,华森只得先把她接回自己家。真真感到眼前似乎有一道光闪过,朦朦胧胧看见了华森的身影……

  夏家人四处寻找真真。正松陷入极度焦虑与痛苦之中,茶饭不思,没能好亲生女儿,他让天美联络帮忙找寻真真。友善被带走接受调查,做完事实,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天美担心呆滞的友善也担心下落不明的真真,接到严格关心问候的电话,不禁泪如雨下。严格安慰天美一切都会好转,两个人都在拼命压抑着对彼此的深厚感情。

  夜晚,皓天看着自己与真真的结婚照疾首。淑媚不儿子伤心,劝说皓天忘记真真、接纳友善,皓天听了淑媚的言论又生气又无奈,决不与真真离婚。

  晓菁向严格展示身上的一道道疤痕,流着眼泪诉说曾与养父一同生活的童年。严格被晓菁的坚强深深打动,又同情又心疼,向晓菁既往不咎,不再提晓菁的过去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以此为理由她。晓菁暗暗得意稳住了严格,只要再拉拢民中就万事大吉。莲生听闻严格与晓菁的婚事要照办,惊愕气恼。严格一再替晓菁辩解,请求莲生谅解与成全。民中决定尊重严格的选择,但表示婚事需缓上一缓,还需加强对晓菁的观察。

  晓菁决定一不做休,冒险加强严格对她的信任。田昊听说晓菁的计划,心生,晓菁安抚田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只要一骗到严家的钱,就回美国东山再起双宿双飞。晓菁出院,好心的天美特意煮了鱼汤送来,晓菁却毫不领情。严格笑说天美手艺差,和天美斗起嘴来,这让一旁的晓菁看了醋意上涌……

  在建筑工地,晓菁示意田昊行动。系墙杆突然松开,整个鹰架倒落。晓菁用力推开严格,自己不及,闭着眼任由鹰架往自己身上砸下。严格、天美、立恒大惊,赶忙把晓菁送去急救。晓菁在前往医院上听见严格着急地说着只要她平安,什么事都会依着她,暗暗得意这步险棋走对。晓菁终于脱离苏醒过来,严格承诺从今往后只爱她一人。莲生怀疑事故是人为造成,众人查看,严格发现了中田昊的身影!立恒要把光盘送去,却半遭抢……

  友善常带着安安来看淑媚。淑媚提出让友善趁机住进钟家,多与皓天培养感情。皓天看见安安,高兴地上前逗弄,露出父亲的天性。但当淑媚说出让友善入住进来的计划,皓天一下子大发雷霆,认为这是友善逼婚的。皓天仍不放弃寻找真真的希望,走街串巷积极寻访真真,给真真的信箱留言……

  严格听说立恒到手的光盘被抢走,不已,晓菁暗暗得意事情不会被。莲生怀疑光盘抢走是因晓菁通风报信,而鹰架倒塌是故意上演苦肉计。民中不以为然,认为这纯属意外,怪莲生对晓菁有成见。严格极力为晓菁,把晓菁当做救命,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她。严格特意从国外订购了美丽的婚纱,晓菁落泪,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幸福,而她的障碍只剩下田昊……

  秀鸾真抱不平,来到钟家理论,友善是用孩子绑住皓天。吵闹中秀鸾说出了真真也是夏家千金的身世,淑媚。友善却说真真是人的私生女。秀鸾在皓天间看到被割破的结婚照,心疼真真遭受了巨大的委屈。她找到皓天,责怪皓天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好真真,才导致真真下落不明,皓天不已。秀鸾又找到正松,要求正松向大众承认真真是他的亲生女儿。正松写下《给心爱女儿的一封信》登在报上。真真看到,却不愿回到不负责任的父亲与家庭的丈夫身边,决心摆脱过去开始新生。

  真真在华森的帮助下接受了针灸治疗,脑中的血块与毒素清除殆尽,渐渐恢复了视力。重新得到令真真颇为感慨,华森说这是命运必然的。

  天美对秀年提及严格与晓菁的婚事,秀年情绪异常激动。晓菁借机笼络秀年,却不慎扳动轮椅煞车,秀年轮椅滑下斜坡,险些酿成大祸。严格见状误会天美,天美有口难言独自伤心。

  莲生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酝酿着如何把晓菁踢出层峰,暗中派记者调查。此时,记者通过关系网找到了晓菁与田昊已婚的,莲生暗自欣喜。严格和晓菁在餐厅进行婚礼预演,投影幕布上惊现晓菁与田昊的结婚照,众人愕然,严格晓菁连篇。

  皓天苦苦请求立恒宽限付款日期,被门外的友善听到,当即表示会帮皓天解决财务困难。对真真念念不忘的皓天却并不领情。友善开口问正松借两千万,正松生气置之不理。于靓劝正松别再眼睁睁看着友善毁了自己,正松内心震动,答应开支票给友善。

  友善和天美去购物,华森从另一边走来,两辆推车相撞,友善咖啡罐打破,双方起了争执。华森觉得友善似曾相识。另一边厢,真真活在被友善紧逼的梦魇中,思想行为越来越退化,出现了自闭倾向。

  严格再次深受打击,任凭晓菁哭喊解释、苦苦哀求也丝毫听不进去,决意取消婚礼。严格借酒浇愁,立恒表示支持哥哥决定,兄弟二人并肩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田昊配合晓菁演戏,言语中透露出晓菁明明未婚、纯属被冤的假信息。严格在一旁听到,不免有些,冲上前去替晓菁解围,再度信任晓菁,晓菁喜不自胜。这让田昊妒火中烧。

  华森去找正松了解真真的过去,告知了真真受到心理创伤的近况,希望正松能协助他一同进行治疗,正松含泪应允。华森带着真真来到杨柳之墓。一时间,真真痛苦的回忆全都涌现,扑倒在墓前哭喊。在华森的引导下,真真略微平静地说出了伤心往事以及丧母之痛。但当华森提到正松时,真真的情绪又激动起来,表示绝对不会认父。正松远远看着真真,听到了这一切,心痛不已。

  正松将支票交给友善,试探性地说如果真真没死,她依然是皓天的妻子。友善却不以为然表示会一缠到底。正松无奈一双女儿争抢一男,遂请华森帮忙拉友善一把使之改变想法。华森见到友善的照片,立刻想起曾在遇到过,不禁失笑。

  这是1到19集的!!因为字数太多,没法发!我邮箱是你把你邮箱给我发过来,我给你发剩下的!!

  展开全部这是一个夏正松和于靓结婚三十年,育有二女,家庭和睦。大女儿友善遇到了心仪的对象浩天,但对 方已有青梅竹马的女友真真,正松反对女儿介入他人情感关系,而友善却希望有追求真爱的,父女之间产生冲突。与此同时,小女儿天美的爱情也到困境。 《夏家三千金》剧照(1)(20张) 身为父亲的正松一边抚慰着受伤的天美,一边苦口婆心劝说友善,同时自己的婚姻也渐第15集友善到处寻找真真,却始终没发现她的身影。皓问友善说了什么逼走真真,友善虽然心虚,却仍嘴不是自己的错。两人在马发现了真真的鞋子,担心她遭逢不测。坐上华森车的真真不肯去医院,不愿被家人发现她的行踪,却又无处可去,华森只得先把她接回自己家。真真感到眼前似乎有一道光闪过,朦朦胧胧看见了华森的身影…… 夏家人四处寻找真真。正松陷入极度焦虑与痛苦之中,茶饭不思,没能好亲生女儿,他让天美联络帮忙找寻真真。友善被带走接受调查,做完事实,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天美担心呆滞的友善也担心下落不明的真真,接到严格关心问候的电话,不禁泪如雨下。严格安慰天美一切都会好转,两个人都在拼命压抑着对彼此的深厚感情。 夜晚,皓天看着自己与真真的结婚照疾首。淑媚不儿子伤心,劝说皓天忘记真真、接纳友善,皓天听了淑媚的言论又生气又无奈,决不与真真离婚。 晓菁向严格展示身上的一道道疤痕,流着眼泪诉说曾与养父一同生活的童年。严格被晓菁的坚强深深打动,又同情又心疼,向晓菁既往不咎,不再提晓菁【夏家三千金全集】的过去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以此为理由她。晓菁暗暗【夏家三千金全集】得意稳住了严格,只要再拉拢民中就万事大吉。莲生听闻严格与晓【夏家三千金全集】

  求莲生谅解与成全。民中决定尊重严格的选择,但表示婚事需缓上一缓,还需加强对晓菁的观察。

  晓菁决定一不做休,冒险加强严格对她的信任。田昊听说晓菁的计划,心生,晓菁安抚田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只要一骗到严家的钱,就回美国东山再起双宿双飞。晓菁出院,好心的天美特意煮了鱼汤送来,晓菁却毫不领情。严格笑说天美手艺差,和天美斗起嘴来,这让一旁的晓菁看了醋意上涌…… 在建筑工地,晓菁示意田昊行动。系墙杆突然松开,整个鹰架倒落。晓菁用力推开严格,自己不及,闭着眼任由鹰架往自己身上砸下。严格、天美、立恒大惊,赶忙把晓菁送去急救。晓菁在前往医院上听见严格着急地说着只要她平安,夏家三千金第17集什么事都会依着她,暗暗得意这步险棋走对。晓菁终于脱离苏醒过来,严格承诺从今往后只爱她一人。莲生怀疑事故是人为造成,众人查看,严格发现了中田昊的身影!立恒要把光盘送去,却半遭抢…… 友善常带着安安来看淑媚。淑媚提出让友善趁机住进钟家,多与皓天培养感情。皓天看见安安,高兴地上前逗弄,露出父亲的天性。但当淑媚说出让友善入住进来的计划,皓天一下子大发雷霆,认为这是友善逼婚的。皓天仍不放弃寻找真真的希望,走街串巷积极寻访真真,给真真的信箱留言……

  严格听说立恒到手的光盘被抢走,不已,晓菁暗暗得意事情不会被。莲生怀疑光盘抢走是因晓菁通风报信,而鹰架倒塌是故意上演苦肉计。民中不以为然,认为这纯属意外,怪莲生对晓菁有成见。严格极力为晓菁,把晓菁当做救命,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她。严格特意从国外订购了美丽的婚纱,晓菁落泪,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幸福,而她的障碍只剩下田昊…… 秀鸾真抱不平,来到钟家理论,友善是用孩子绑住皓天。吵闹中秀鸾说出了真真也是夏家千金的身世,淑媚。友善却说真真是人的私生女。秀鸾在皓天间看到被割破的结婚照,心疼真真遭受了巨大的委屈。她找到皓天,责怪皓天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好真真,才导致真真下落不明,皓天不已【夏家三千金全集】

  。秀鸾又找到正松,要求正松向大众承认真真是他的亲生女儿。正松【夏家三千金全集】

  儿的一封信》登在报上。真真看到,却不愿回到不负责任的父亲与家庭的丈夫身边,决心摆脱过去开始新生。 真真在华森的帮助下接受了针灸治疗,脑中的血块与毒素清除殆尽,渐渐恢复了视力。重新得到令真真颇为感慨,华森说这是命运必然的。

  天美对秀年提及严格与晓菁的婚事,秀年情绪异常激动。晓菁借机笼络秀年,却不慎扳动轮椅煞车,秀年轮椅滑下斜坡,险些酿成大祸。严格见状误会天美,天美有口难言独自伤心。 莲生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酝酿着如何把晓菁踢出层峰,暗中派记者调查。此时,记者通过关系网找到了晓菁与田昊已婚的,莲生暗自欣喜。严格和晓菁在餐厅进行婚礼预演,投影幕布上惊现晓菁与田昊的结婚照,众人愕然,严格晓菁连篇。 皓天苦苦请求立恒宽限付款日期,被门外的友善听到,当即表示会帮皓天解决财【夏家三千金全集】

  严格再次深受打击,任凭晓菁哭喊解释、苦苦哀求也丝毫听不进去,决意取消婚礼。严格借酒浇愁,立恒表示支持哥哥决定,兄弟二人并肩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 田昊配合晓菁演戏,言语中透露出晓菁明明未婚、纯属被冤的假信息。严格在一旁听到,不免有些,冲上前去替晓菁解围,再度信任晓菁,晓菁喜不自胜。这让田昊妒火中烧。 华森去找正松了解真真的过去,告知了真真受到心理创伤的近况,希望正松能协助他一同进行治疗,正松含泪应允。华森带着真真来到杨柳之墓。一时间,真真痛苦的回忆全都涌现,扑倒在墓前哭喊。在华森的引导下,真真略微平静地说出了伤心往事以及丧母之痛。但当华森提到正松时,真真的情绪又激动起来,表示绝对不会认父。正松远远看着真真,听到了这一切,心痛不已。 正松将支票交给友善,试探性地说如果真真没死,她依然是皓天的妻子。友善却不以为然表示会一缠到底。正松无奈一双女儿争抢一男,遂请华森帮忙拉友善一把使之改变想法。华森见到友善的照片,立刻想起曾在遇到过,不禁失笑。

  立恒给天美庆祝生日,上演了浪漫的求婚记。天美心中仍然惦念严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也不让立恒失望,点头答应下来,立恒开心不已。在秀年病,严格看到天美的订婚戒,不禁黯然神伤。天美听到严格与晓菁快要办婚礼,心中也五味杂陈。 淑媚极力撮合皓天与友善,为二人制造机会同。友善为了顾全女人最后一点,没有淑媚的安排,而是希望皓天能真的爱上自己。皓天对友善强取豪夺介入他与真真之间耿耿于怀,这让友善深受打击。 田昊仍对晓菁纠缠不休,提出一不做休让秀年动不了手术。晓菁虽然害怕,但也想借田昊之力替己除去障碍。田昊冒充医生推走了坐在轮椅上的秀年。严格等人不见奶奶,急忙一间间病找寻。田昊将要加害秀年之时接到晓菁通知,匆忙逃离。立恒找到了惊慌失措的秀年,秀年发出微弱的声音告诉立恒她被带走与晓菁有关,众人决定调出找到歹徒。

  晓菁恼怒田昊把他们的计划向秀年和盘托出,担心一旦秀年恢复说话能力会对其不利。田昊为了证明对晓菁的爱,表示手术本就存在风险,只要让秀年的手术无法成功…… 友善打算以基金会的名义筹办公益文化活动,替提升形象。这时,华森主动找上门来。友善认出华森便是在打翻她咖啡罐的讨厌鬼,天美却认出华森是姐妹俩童年旧识。华森正在创作一本有关唇腭裂儿童心理的书,准备交给友善的基金会出版,卖书所得将悉数捐出支持慈善事业。友善不情不愿地答应与华森合作。 华森从秘密带回了属于真真与皓天共同回忆的东西。真真睹物思人,又不免伤心起来。华森关心真真为何离开皓天,真真说想到母亲为她作出的巨大,不愿再过着任人的混乱生活。华森赞赏真真自省的勇气,翻出一叠病人档案交给真真,邀请真真当他的助理。 安安突发高烧,淑媚、友善与皓天把孩子送到医院。见到友善身为人母的坚强与爱心,皓天不禁有几分动容,在一旁安抚友善。在医院的真真听到熟悉的声音,看见皓天与友善形同夫妻般亲昵的样子,不禁愕然,既欣羡又心痛。友善无意间瞥见真真的身影,故意支走皓天,与真真当面对峙,其是否来争抢皓天。不料真真毫不,反唇相讥,把友善气晕。华森照顾晕倒的友善,在她掌心写下自己的联络电线集

  秀年的手术即将进行,严家人都企盼她能恢复健康,唯独晓菁惴惴不安。她趁严格赶赴工地之时,悄悄通知田昊下手的时机已到。田昊正待换上医师服,却迎面撞上立恒。立恒知道田昊冲着秀年而来,两人发生争执与拉扯,但还是被田昊逃脱。秀年终于苏醒,缓缓叫出严格的名字,一家人惊喜不已。 民中知道莲生炒股导致资金亏空,了解其提出层峰与万年合并的背后暗藏,于是大发雷霆。小辈们也觉察出他们的不和睦。 友善回想起真真的态度与坚强的眼神,担心眼看就要到手的幸福又要消失不见,情绪低落借酒浇愁。天美安慰友善爱情并非生命中的唯一,亲情才是最重要的,劝友善回到夏家。然而友善于对皓天的一腔深情,不离开钟家。皓天闻讯赶来,友善又借酒发疯,要进皓天间,皓天无奈只得让友善在自己中睡下。天美眼见两人都痛苦,询问皓天的真实想法,皓天诚实地诉说没有了线集

  华森陪同真真回到杨柳家。真真看着家里的摆设,回想起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的种种过往,百感交集。她发誓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凭他人、委曲求全。真真鼓起勇气打电话给皓天,皓天接到电话激动不已。回到钟家的真真面对淑媚的冷嘲热讽不卑不亢,故意说这次回来是要同皓天复合,淑媚感到。皓天见到心爱的真真眼睛已经复明,非常高兴,取出去年订做的马克对杯,印有他与真真的照片。但真真对皓天却冷冷淡淡,甚至向皓天提出离婚。 友善听闻真真回到钟家,立刻赶来,真真明明是自己选择离家出走却又回来争抢皓天。真真面对友善的咄咄逼人毫不怯懦,说她决定成全皓天友善,办理离婚手续。皓天大受打击,苦苦请求真真原谅他和友善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真真决意将纠缠不休的“三角习题”做个了断,为让皓天,故作亲热地挽着华森的胳膊,将华森以男朋友的身份介绍给皓天。皓天如遭,不敢置信,与华森发生冲突。皓天无法接受真真这么快有了新的恋情,一时情绪失控。友善皓天对其视

  展开全部5要看的 搜索 ★ 527dy ★很好的 搜索一下就能有记得好的话给我满意哦~~!

  没有,到第二部结局他们两才在一起,既没有严立恒,也没有孙晓箐了(我是指他们俩的)

原文标题:夏家三千金第17集夏家三千金第一部分集简介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youxipindao/2020/0108/228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