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睿晶:对祁连山生态问题须瞄准“存量”

数码频道 2020-02-1552未知admin

  日前,办公厅、办公厅就祁连山国家级自然区生态问题发出通报,严厉当地生态受到严重的典型案例,并对有关责任人作出严肃处理。

  祁连山生态问题引起了最高规格的环保问责,也让为之震动。近日,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循环经济科技促进中心副主任曲睿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当地的生态,仅仅增量是不够的,必须着手处理存量。”

  7月24日,即两办发布通报的4天后,十二届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听取了省关于《祁连山国家级自然区管理条例(修订草案)》的说明。《条例(修订草案)》增加了7类性活动,形成了在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10项性活动。

  “目前形成的10项性活动,对祁连山区原有的违规行为,以及未来可能新增的行为,提供了必要的法律约束。”曲睿晶说。但他同时指出,目前采取的措施仅仅是一个开始,下一步要对已经形成的污染和生态进行有效摸查,进而提出一系列完整的修复方案。

  曲睿晶表示:“面对祁连山的严态危机,绝不能简单以罚代治。如果对这种因扭曲的政绩观、发展观造成的损害不是一查到底,追根溯源,重责重罚,会对同样地区造成不良示范效应,起不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他提出几点原则:首先是从上至下进行追责,已经对省市县主要责任人进行了史无前例严肃追责,但希望省市县对下一级,特别是涉事企业进行彻底更严肃追责;其次,对涉事企业负责人要进行严肃处理,对其造成的生态和污染加倍处罚,绝不放过;第三,把生态修复作为当前核心任务:生态修复是一个的过程,包括对甘肃的严肃处理,就是生态修复的开始。要本着谁谁修复的原则,尽快拿出实施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祁连山国家级自然区管理条例》曾历经三次修正,部分始终与《中自然区条例》不一致,将国家明令的10类行为缩减为“狩猎、垦荒、烧荒”等3类活动。耐人寻味的是,这3类活动近年来已经基本得到控制,而被缩减掉的“砍伐、放牧、采药、开矿”等行为却恰恰性大、频次高。

  对此,曲睿晶说:“部分地方领导出于扭曲政绩观、发展观,甚至可能有利益输送的可能,对要求的生态文明建设故意淡化,甚至以小法取代,以地方绕过国家政策,这常的,无论是生态和自然生态的到了必须整治的程度。因此,甘肃的案例也让我们进一步意识到,建设生态文明,不仅仅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政令通顺的问题。”

  据报道,在今年1月对外公布的水电站整改进度说明中,还有9座水电站正在建设之中。鉴于西北地区早已发电产能过剩,这一现象值得关注。曲睿晶说:“对目前祁连山山区的现状,水电站的无序建设难辞其咎。对祁连山的全部水电站项目建设进行重新评估论证,以减少和生物多样性损失。”

原文标题:曲睿晶:对祁连山生态问题须瞄准“存量”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shumapindao/2020/0215/2271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