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本无情剧情介绍《郎本无情

数码频道 2020-01-10156未知admin

  初年江南大户张家,老爷张慕哲有三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张叔儒、次子张叔庭和三子张叔方。张天宝的爷爷张慕哲将怀表送给他,还教他如何该看表识字。张叔儒回到家里告诉他爹张慕哲说药厂里出事了,张慕哲到厂里后知道老三张叔方将工人了,张叔方到后被众人说三少爷是公报私仇,他对爹要对厂里进行。张慕哲并不听张叔方的话,张叔方被他带走,这都是张叔儒故意让人儿的。

  张叔庭知道三弟和爹在吵的消息后要去帮忙,他们的内眷知道后也争吵起来。张叔方的话让张慕哲很生气,张叔方试验了七八种药都没有成功,他家制的百灵丹已经延续上百年了,张慕哲知道三儿子是几个儿子里最聪明的一个,他不让张叔方以后再去药厂,张叔方早都想自己干了。

  张叔方不相信不卖百灵丹就不能成功,这样的结果正是张叔儒想看到的。张叔方打算去广州闯荡,他无法在家里的药厂里呆下去了,他二哥张叔庭也对他多加劝说,听完劝说后张叔方又回到堂中跪在张慕哲前面认错,但张慕哲没接他的茶还故意躲开。张叔方回去后要带媳妇出走,但三少奶奶不想离开这个家,她肚中已怀有身孕。

  去往广州的船沉没了,张叔庭打听到了船上人员有张叔方,张叔方沉船的传来,张叔庭心痛父亲和大哥逼死三弟,对于张叔方的死让张慕哲,张慕哲赶走张叔庭,张叔庭对张家彻底失望了,他不能让天宝在这样的下成长,他带走儿子天宝投奔了曾经的同窗好友莫语堂,天宝醒来后哭着要和爷爷在一起,张慕哲莫及。

  张家派出去的人根本找不到天宝的踪迹,张叔儒了去找天宝的人。张叔庭给天宝买东西回来到后知道他用怀表和人换了石头,阿发去找莫语堂要钱,如果他不还钱阿发就要拿走他店里的布料。张叔庭在店门口替莫语堂将钱还上,他在上早看到了他爹在上找他。骗天宝怀表的两个小孩儿是莫语堂的儿子,莫语堂处罚了他们。

  张叔庭提出要纳妾的想法,他主要是为了生个儿子好继承家产。莫语堂将倒药生产告诉了张叔庭,他们准备转手卖给医院去,张叔庭发现那药早就过期了,莫语堂准备把包装换一下,但张叔庭认为这样做不对,他是不对让他把药卖给医院的。

  天宝不小心被莫语堂两个儿子推入鱼塘中,等张叔庭赶到时发现天宝已死,他悲痛至极。莫语堂是借了阿发的买的过期药品,张叔庭知道后将那些药全部砸了,张叔庭从莫语堂儿子那里知道是莫语堂的大儿子君强将天宝推入水中的,莫语堂苦苦哀求张叔庭不要去君强。

  莫语堂怕张叔庭将自己儿子就了他,阿发找莫语堂要钱,他说他也没有钱,阿发要去找张家被莫语堂找理由搪塞过去。莫语堂回去之后让莫君强假冒张天宝,但他很不情愿,在他爹的之下他只好承认自己就是张天宝。

  八年后,莫语堂带着天宝回到张家,并称叔庭劫杀他无力抚养孩子,张慕哲失而复得欣喜不已并有心栽培天宝为药厂的人。张叔儒的太太小妾,她花钱买回一个儿子叫子谦,张慕哲正在办寿酒,天宝的突然回来让张慕哲万分惊喜,张慕哲看到了躺在车上的儿子叔庭,莫语堂说因为子倒塌砸死了叔庭。

  张慕哲让天宝和他住,张叔儒怀疑他们的身份,他将莫语堂的儿子莫君华抓起来,莫君华一口咬定他就是张天宝。莫语堂了邻居,他邻居在张家演了一场好戏。张叔儒提出要试一下天宝,但张慕哲对他十分疼爱。

  莫君强的话让张慕哲相信了他就是天宝,叶学辉也为天宝进行了。莫语堂说他这么多年来和张叔庭合伙做生意,欠了别人不少账,他提出欠三千大洋的钱,张慕哲将钱给了他并按照天宝的主意留下 了莫语堂,张慕哲让他在张家做个账先生。

  莫君华看着哥哥那样的生活很羡慕,张天宝见到了叶琳和叶静两个小妹妹,他带着她们在骑自行车玩。一晃天宝和几个孩子们都长大了,叶琳等下课后去找天宝,天宝带着她去了药店,到药店后叶琳拿着药品让天宝闻,他能闻出很多药才的味道,但对自己仍然不满足。

  张若颜要去药厂打工,她带着天宝借他的伞前往,可她到药厂后没见到张天宝。张慕哲看到了张若颜的善良之举后同意她留在药厂工作,厂里对外应酬的事情他都交给了张叔儒。张慕哲准备带着天宝去多认识一下同界的朋友,他还将天宝想到进厂的事情告诉了张叔儒。

  张慕哲收到了王团长送来的东西,王团长想要张家百灵丹的秘方,但被张慕哲一口了,徐副官拿不到秘方就将张天宝押走。莫君华将张天宝被抓走的事情告诉了莫语堂,莫语堂劝张慕哲一定要想办法救出天宝,张慕哲要静静地想一下该如何应对。小田想不到能这么顺利地来到药厂上班。张天宝被抓后见到了王团长,他知道张守义不愿意交出秘方,张天宝被关押起来。

  张若颜知道张家少爷被抓走了,她并不知道他就是借自己伞的人。张若颜不明白她娘为何要让她去药厂打工,张守义想用五万大洋去救天宝,他知道他们可能要的是钱而不是百灵丹的秘方。张叔儒看着儿子张子谦很生气,他动手打了他。张守义让张叔儒用五万大洋去赎回张天宝,结果张叔儒过后说拿五千大洋来换,这让王团长很恼火。

  河南苏药厂的王国章通过弟弟王团长见到了张大宝,他要秘方主要是为了帮助哥哥王国章,张天宝的话让他们认为很天真,挨了一拳后他被起来。张天宝回去之后利用勺子在墙上挖洞,张叔儒不想把秘方交出去,莫语堂是万分担心。子谦要去账取钱被张叔儒,莫语堂也不明白为什么王团长不要五万大洋。

  张天宝将从墙上挖下的土包在被子里,他打晕换上军装后从中溜了出来。在门口张天宝被盘缠后急忙跑走,保安团的人追赶出去,在悬崖前他做了草人骗过了追他的士兵,他们回去告诉王团长说张天宝已掉下悬崖摔死。昏迷的天宝被人救了回去,救天宝的人是张若颜,张若颜的家人想回到张家去。

  醒来的张天宝饥不择食,他不能回家,他要让王团长以后再也不要招惹他们家,张若颜答应帮他。张天宝给省城打去电话,他要在日落前解决王团长的事情。张守义再三考虑决定交出秘方,张子谦恭是收养回来的不能继承张家家产,而只有张天宝才是真正的继承人。王团长亲自带人进了张府,张若颜去报消息被在门外。

  张守义出来后要想一下再给他答复,王团长拿出了一根手指说是张天宝的,张守义提出要见到天宝才给秘方,否则免谈。等王团长要走的时候张天宝自己进了,这让他很吃惊,药业商会的会长被从省城里请了过来,王国章随后跟着也进来了,会长决定在工会里宣布这件事情。当马大帅被提出来后王团长只好带人撤退,通过这件事情张守义对天保更加有信心,实际上张若颜早已从墙上爬入将天宝的消息告诉张守义。

  张守义对于卢会长表示感谢,张子谦赌钱输了后回去要钱被张守义大骂,他命莫语堂将钱管好不要给张子谦。假扮张天宝的莫君强见到了以前来他家里讨债的阿发,他很担心自己身份被,莫语堂让他们少出门以防万一。张守义一个人去了北平,张天宝提出要去厂里上班锻炼一下,他说等他从北平回来后再做安排。

  张守义将家里的事情都交给了张叔儒,并让他多培养一下天宝。张叔儒让天宝从厂里的最底层做起,他被安排在了仓库,那里是存放贵重药品的地方,张叔儒要让天宝知难而退,他交待好手下的人处处天宝。天宝在厂里受到排挤,他只能一个人去承担,吃饭的时候张若颜看到了他,她没想到他在这儿做工人。

  张叔儒出门的时候遇上了庆枝,她说要三千大洋来救她爹,张叔儒大太太听到后不情愿把钱给她,听着被吵庆枝只好再去想办法。张若颜下工后去找天宝,但她和天宝被锁在仓库里。在仓库里天宝拿出了地上喂老鼠的饼来吃,还向张若颜讲起了以前的故事,这让她对他的过去更加了解。

  张若颜妈知道她还没回去就去找小田,小田说她下工时候去找天宝了,天宝在仓库里给她做了吊床,他坐在地上就睡着了。等仓库门开的时候厂里职工说张天宝的风凉话,还了张若颜。张叔儒在去药厂的时候看到了张若颜的母亲,张若颜被带来见张叔儒,天宝也过去查看。王大财说张若颜是小偷,还让人去教训她,天宝上前拦着他们。

  张天宝极力张若颜被张叔儒,天宝被拉开,眼看张若颜要被打,他上前拉着她离开。张叔儒叫来王大财,他知道小偷不是天宝和张若颜,他要在张守义回来之前交天宝赶出去。

  张若颜对天宝的帮忙表示感谢,回去之后莫语堂将他叫到屋中,莫语堂想在有生之年将张家财产全部卷走。天宝被他伯母教训,但他的话让她很生气。张叔儒将看到齐芸的事情告诉了太太,他担心她回到张家。叶琳想去张家药厂上班被家人反对,她去那里是因为天宝在那儿,静儿听完她爹的话后生气地离开了饭桌。

  叶静在街上遇到了张子谦,她让他请自己吃饭,她并不稀罕和天宝在一起。阿发准备留下发展了,他请保安团的人吃饭让别人去结账,张子谦看到他外公被人就上去理论,争吵之下双方打了起来,张子谦被拉开后生气地回到家中。郎本无情剧情介绍

  叶琳娘知道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牢靠的,她爹让她妈准备好礼物给张叔儒送去,让他好好照顾一下叶琳。天宝在仓库药采中放了颜料,王二见仓库没人就趁机偷药,当他发现衣服上的颜料后又将药放了回去,天宝从他的衣袖上看到了颜料,知道是他偷的药,但没有就只好先暗中观察,以防打草惊蛇。

  张天宝在送张若颜回家的时候来到了她家中,从天宝那里齐芸知道了张家的情况。天宝猜想一定是王大财和王二捣鬼的,主要是空口无凭无法取证,叶琳在药厂见到天宝和张若涵在一起,她拉着天宝去了办公室。叶静在街上看到张子谦后说要请他吃饭,她看到了他的养的马,那马起名叫无敌,他骑马带着叶静在大街上被她爹撞到。

  回到家后叶静爹将他数落一番,他打了她一巴掌后让她在家里闭门思过,她了解他的内心,到了晚上张子谦潜入叶静家中,他给她带了五香麻糕来安慰她,叶琳听到后让他赶快离开,还劝叶静不要和张子谦交往过密。叶琳将对叶静的担心告诉了天宝,她想让她去劝一下子谦。

  管家刘福找到了何莲,她说自己当年没有南下,没见过齐芸,大少奶奶让人烧了她以卖鞋为生的鞋子,还踩伤了她的手。回到家后何莲并没有说起鞋子被烧的事情。

  大少奶奶带人闯入齐芸家中,她被小田的母亲赶了出去,回到家后她将齐芸的情况告诉了张叔儒。阿发带人来到张家催债,是李叔儒小妾的爹石永康欠下的,他同意将三千大洋交给阿发后才放人。

  莫语堂把钱给阿发时被认了出来,阿发要拿钱被大少奶奶,她让老莫将钱还回账,他们要动手打石永康时被张子谦,张子谦让石永康暂时住在张家。

  莫语堂回去后和儿子们商量对策,他让莫君强少出门为好。张叔儒答应小妾从厂里拿钱去救她爹,张子谦提出把这事情交给他来办,不用花家里的钱就能搞定。

  张子谦去找王团长帮忙处理阿发的事情,他带去了一件陶瓷,并用美人计去算计了阿发。郎本无情剧情介绍阿发发现石永康的欠条不见了,他知道是菲菲偷走的,他去保安团长徐副官,说是丢了三千大洋,徐副官对他不相信,王团长和张子谦从里屋里出来见到了阿发,阿发是哑巴吃黄莲有理说不出,他看到了小菲和张子谦在一起。

  小菲是翠月楼的头牌,他知道自己被算计后就离开了。阿发在了把张天宝认成了莫君强,从张若颜那里他知道他是张家大少爷。张子谦回到家后知道是自己错了,他将在街上听到阿发的话告诉了张叔儒。

  莫君强将被阿发认出来的事情告诉了莫语堂,他知道如何来应对,莫君强从他爹屋里出来后遇上了张子谦,张子谦的话让莫君强知道他话里有话。由于他们没有让张叔儒只能是暂中对付天宝,出去打听的人回来告诉阿发说那人是张家大少爷。

  莫语堂劝阿发回去,阿发知道不是张家的人想赶他走,他问起了莫君强,但莫语堂说莫君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阿发认为张天宝是莫君强假扮的,这让莫语堂很生气,阿发拿着莫语堂给的费回白石镇,他想到了证明张天宝是莫君强的。张子谦拦住了回去的阿发,他们之前的谈话被过的叶静听到。

  张子谦将阿发叫到一旁后问起了张天宝是莫君强,他将一袋子钱给了阿发,他知道阿发回去是找了。张叔儒将张子谦安排到了仓库上班,他们的谈话被叶琳无意中听到,当她问起时张子谦时他让她少管张家的事情。叶琳将张叔儒和张子谦的怀疑告诉了张天宝,天宝让她不要将这事儿告诉别人。

  莫语堂向张叔儒提出请假回家给死去的妻子祭祀,但被他,他知道他回去是想阿发找。张若颜在街上卖锈花鞋的时候看到了去接头的王二,跟到客栈后她听到了他们的交易信息,逃脱之后她将王二的事情告诉了张玉宝,天宝故意将刚运来的人参少数了一盒,王二知道后这可能是一个。

  张天宝带人在仓库里守候着盗贼的前来,等王大财夜晚去拿药的时候张天宝带人将他抓住,但王大财拿的不是人参。等张天宝带人赶回去的时候知道是中计了,他去了马老板住处,到店里后才知道马老板已走。张天宝和莫君华在一起让张叔儒质疑,莫君华说王大财是仓库里的贼,但张叔儒并不相信他说的话。

  张叔儒太太打莫君华被张天宝骂她是泼妇,他叫人将张天宝按在地上,还要打他,张守义的回来让张叔儒无话可说。张若颜和小田找到了和王大财交易的马老板,马老板想去火车站被小田拉到了郊外,张天宝将马老板带回去后被张叔儒,王二看到王大财受罚就偷偷跑开了,王大财被送到了保安团。张守义不明白张叔儒为何让天宝去仓库工作,他说是为了天宝好。

  张守义将张叔儒臭骂一顿,张叔儒让夫人自己掌嘴,她出来后将脾气撒在了庆枝身上,张叔儒说她是泼妇。张天宝带着张若颜去见爷爷,对于她的帮忙张守义表示感谢,但她什么都不想要,她提出可以进来帮他打扫办公室,只是想还自己一个清白,为了表示感谢张守义将跟随他多年的钢笔送给了张若颜。

  叶琳看着张天宝和张若颜在一起心里很不是滋味。张若颜回到家中看到牛二了她的家人,他要报仇,还想从张天宝那里两千大洋。莲姨去向张家报信,为了救人她只能硬闯入张府,张家大少奶奶认出了莲姨,他们将她推了出去,她的手被张家少奶奶打伤,张天宝正好进门将伯母骂了一顿。

  张子谦故意表现出和以前的不同,他被安排到药厂里。张天宝将王二张若颜的事情告诉了爷爷张守义,他要自己过去,为安全起见张子谦主动承担了去找王团长帮忙。张天宝带着钱去见王二,随后张子谦带着保安团的人来抓王二,张天宝趁机和王二打起来,王二将天宝刺伤,他带着钱出去的时候被保安团的人乱枪。

  张天宝受伤后被送入医院,张家人听说后急忙赶去,经天宝脱离了生命,休息几日就会全愈。莫君华出去买东西,张若颜一直守护在天宝的病床前,他用生命来救自己让她感觉到有些。张天宝从晕迷中醒来,他心里想的都是她,他向她表达了爱意,还想一辈子和她呆在一起,她同意了他的求婚。叶琳来病看望张天宝的时候见到他和张若颜抱在一起,张若颜急忙跑出去了,叶琳表现的十分紧张,她不明白是为什么。

  张天宝感觉对叶琳像是妹妹的感觉,他将和张若颜在一起的感受告诉了她,他认为爱情应该是这种感觉,两人在一起双方都有的。等叶琳出去的时候打了张若颜一巴掌,莫君华看到了这一幕,他急忙去追赶叶琳了,听完张天宝的话让叶琳感觉心里很难受,她要去死被莫君华拉住。

  张天宝想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对他和张若颜的事情也很赞同,对于张子谦和表现让也很满意,张守义希望他们俩能联手打理药厂。莫君华感觉不公平,他哥不要东西他连捡的资格都没有,叶琳对莫君华的让他更加伤心。

  阿发带人闯进了天宝的病掏出了一张字据,原来多年前,莫语堂欠了阿发一笔钱,就让大儿子莫君强作为抵押,签了契,并且让儿子打了。莫家父子看到事情败露,惊慌失措,想抢契。阿发以此莫家父子一万大洋。莫语堂为了稳住阿发,请求宽限他几天筹钱,阿发同意了。

  张子谦在赌场里看到阿发大摇大摆地进来赌钱,猜到他已经找到了,毫不犹豫地借钱给阿发赌。张子谦在赌场外面堵住阿发,向他要。阿发心系着天宝的一万大洋,谎称没有。子谦明知他撒谎,看他不肯说,也没有办法。

  莫语堂为了保住天宝,准备把厂里的钱挪用出来,不料叶瑄一直盯着他,让他无法下手。

  天宝担心阿发,焦虑不安,要父亲带着他们弟兄俩携款而逃。莫语堂不愿意十几年的努力功亏一篑,答应天宝如果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就离开张家,让天宝放宽心。

  若颜细心照料着天宝,天宝叫她和他一起离开这里。若颜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有放在心里。

  齐芸交给若颜一封信让他放在张守义的的桌子上,张老爷看到这封信,竟然是三儿子张叔方要重回张家的信,他陷入了深深的内疚当中。

  叶瑄看到张守义很伤感的样子,猜测到是齐芸在想方设法回到张家。张叔儒声称是不会让她回到张家的。

  天宝从医院回家,在上遇到阿发,心里害怕不已,让父亲准备钱财赶紧离开张家。

  齐芸又写了一封信让若颜亲手交给张守义,她一心想回张家,上次写信是试探张守义的态度,这一次是想看张守义是否肯让她们回家。莲姨觉得让若颜从中传话很是不妥,觉得若颜和天宝走得太近不好。齐芸却不以为然。

  若颜觉得母亲送信给张老爷很是奇怪,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就和天宝把信打开看到签名是已死的张叔方,更是奇怪。若颜决定回去问清缘由再送。天宝因为要与若颜就此离别而恋恋不舍。

  齐芸原以为张守义肯定会叫她回张家,当知道若颜没有把信送出去,打了若颜一巴掌。

  叶瑄听到若颜和天宝的谈话,猜到若颜就是张叔方的女儿,赶紧和张叔儒商议如何齐芸和若颜返回张家。

  张老爷,命人了君华和莫语堂。天宝眼看自己也要,大叫不要后醒来,才知道是噩梦一场。

  阿发到张府找莫语堂要钱,莫语堂小心翼翼地打发走阿发。不远处的张子谦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知道阿发手中肯定有、

  莫语堂猜到阿发是想两头吃。天宝看现在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他叫父亲先从账里取出一万大洋给阿发。

  天宝把大洋给阿发,阿发没拿,放言限他三日之内把两万大洋拿来,否则就把这个卖给别人。

  天宝垂头丧气地拿着钱袋回家,君华把叶瑄查账一事告诉了他。天宝闻言大惊失色,他找到张守义,说自己私自向账莫语堂要了一万大洋进药材,但是药是假的,买卖没做成,请爷爷原谅。张守义看到钱没少,没有再追究。

  叶瑄查出账里少了一万大洋,命人杖责莫语堂。莫语堂咬紧牙关不肯说出钱的去处。天宝赶来说是他经过爷爷的同意拿钱去做生意的。叶瑄看到天宝说话语气镇定,悻悻然离去。

  幸亏阿发贪得无厌,才使天宝他们逃过这一劫,但是天宝深知阿发是个无底洞,会一直他的,他和父亲商量除了这个祸端。

  张子谦带人围堵了阿发等人逼他交出关于天宝的。阿发矢口否认。张子谦又命人他们。阿发承认手中有,开价三万才和他交易。

  张子谦回去和张叔儒、叶瑄商量如何筹出三万大洋给阿发。叶瑄气恼阿发狮子大开口,说连杀他的心都有了。这句话提醒了张子谦,他猜测莫语堂他们更想杀了阿发,决定从中推波助澜。

  齐芸用的方法使若颜同意把信送个张守义,不料叶瑄在门口堵住若颜,不让她进张家。若颜无奈把信交给叶瑄,请她转交给张守义。

  莫语堂正要暗中刺杀阿发,突然窜出几个蒙面人,以天宝的名义要杀了阿发。阿发逃了出去,正好碰到张子谦。张子谦把他带到一个偏僻的屋子,向他索要字据。阿发执意要见到三万大洋才会把拿出来。张子谦只好把阿发暂时安排在那里,自己再回去想办法。

  齐芸得知若颜把信交给了叶瑄,气急。此时张叔儒带人来砸子,齐芸带人离开此地,否则还会再来找她麻烦。若颜追问齐芸与张家有什么过节,齐芸说若颜是张叔方的女儿,自己这么做是想让她认祖归。若颜呆了。

  第二天一大早,莫语堂、君华和天宝三人就被张叔儒叫到大厅里听候发落。张叔儒把张守义也请到大厅,说有证明天宝是冒名顶替的,他真实身份是莫语堂的儿子。莫语堂和天宝矢口否认,张叔儒说等子谦把阿发带回来指认。

  齐芸和若颜、莲姨被张叔儒派人押着离开此地。齐芸不甘心就此离开,找机会拉着若颜逃了。若颜不想丢下莲姨,齐芸怕自己被张叔儒抓住,就若颜一人去找张老爷救莲姨。

  莫语堂说阿发是个,所说的话都是为了骗钱,天宝也说自己曾经被阿发过。张守义呵责张叔儒从一开始就认为天宝是假的,所以才上了阿发的当。正在这时张子谦回来了,他没有带回阿发。原来莫语堂暗中跟着阿发到了屋内,逼着阿发拿出天宝的契,并用刀砍死了他。

  若颜进不了张家大门,幸亏庆枝把她领进大厅。若颜向张守义说出了父母的名字。张守义听到若颜说她是叔方的女儿是他的亲孙女喜极而泣。若颜请爷爷接她母亲回家,放了莲姨。天宝得知若颜的身份后大惊失色,因为只要他还是天宝就无法和若颜在一起。原来叔方一家被赶出张家时齐芸正怀有身孕,大家都以为他们在海难中亡故,不料齐芸和陪嫁丫鬟莲姨都没有死。

  齐芸得偿所愿地回到了张家,而若颜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天宝。

  张守义得知张叔儒和叶瑄早就知道齐芸的下落,还要把她们赶离此地,大发雷霆。叶瑄他们这样做是怕老爷看到齐芸生气。齐芸为了给张守义留下好印象,假意为叶瑄求情。

  天宝为了得到张家的财产费尽心思,现在什么也没得到,就要失去心爱的若颜,这让他痛苦万分。

  天宝、若颜两个相爱的人不能结合,天宝虽心爱若颜,但也舍不得放弃张家巨大财产,最终他选择了之。

  叶瑄看到没赶走天宝,又让齐芸回到了张家气恼不已。张子谦说他反口是因为阿发被杀了,他不想让爷爷对他们三个人都有反感。

  张子谦为了天宝,开始在君华身上动脑筋。子谦看到君华喜欢一个手镯,就买下来送他,并在君华面前少爷和下人之间的差别,以他们兄弟。正好在镇上遇到叶家两姐妹。君华准备把手镯送给叶琳,叶琳却一直问他天宝的消息。君华看到叶琳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就极力安慰她,说天宝和若颜是堂兄妹无法结婚,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不会爱叶琳的,让她点。

  叶静看姐姐回来后就一直想心思,以为她喜欢君华。叶琳告诉妹妹,她心里一直喜欢天宝,对天宝又产生了希望。

  叶瑄呵责君华帮她端洗脚水,子谦看到了,故意君华,让他去休息。叶瑄看到子谦帮君华说话很是不解。子谦把自己的计谋告诉了她,想以小笼络君华,使他说出天宝的真实身份。叶瑄恍然大悟,连夸子谦聪明,协助他把这台戏演下去。

  叶瑄看到齐芸回来后大肆花钱做衣服 ,计上心来,在齐芸和庆枝和张守义在大厅喝茶时,说感谢齐芸为她和庆枝做衣服,并话里有话她乱花钱。齐芸看到张老爷在场不好发作,一直着脾气。等出了门,齐芸让叶瑄记住,说她的东西不是好拿的。

  莫语堂看到叶瑄和齐芸一个,一个滴水穿石都不好惹,劝天宝不要树敌太多。天宝气恨张叔儒和子谦在药厂联合起来排挤他,现在又失去心爱的若颜,决定反击。

  张守义看到若颜心里忘不了天宝,感叹是自己的错,才让若颜和天宝相爱不能相守。为了弥补自己多年来没有照顾到孙女,张守义请叶琳的父亲教若颜识字。

  若颜送糕点给小田的娘,却因为是张家人遭到小田娘的。若颜不明白小田娘和张家有什么,她离开小田家,在上和一个年轻男子同时看到一袋钱,两人一起等到失主来领。

  这个年轻男子是庆枝的弟弟石飞,他刚从上海学成归来。石飞问姐姐和张叔儒过得如何,庆枝掩饰说张家上下对她都很好。石飞特意从上海带 了一瓶法国香水给姐姐。

  庆枝怕叶瑄吃醋找茬,就把香水送给齐芸,以感谢她送的衣服。齐芸故意在叶瑄面前炫耀说庆枝特意带了香水给她,讥讽叶瑄为人刻薄,连个知心人都没有。

  叶瑄恼火地让庆枝认错,正在此时,齐芸闯了进来拉着庆枝要她出去陪她出去说会话。叶瑄不许庆枝出去。齐芸又借机讥讽叶瑄又老又丑,是个早已失宠的人,硬拉着庆枝出去。叶瑄怒不可遏。

  齐芸庆枝应该勇敢地和叶瑄做斗争,抓住张叔儒的心。单纯的庆枝以为齐芸是真的帮自己,说自己不想和叶瑄争宠。齐芸却非要替她出头,她想拉拢所有的人,孤立叶瑄。

  石飞来到张家找天宝,又一次和若颜,才知道她是张家的大小姐。天宝看到石飞很是开心,请他过来帮自己。

  叶瑄不甘心受到齐芸的,就派贴身丫头小菊去药店拿了红树漆粉对付齐芸。

  叶琳替父亲去教若颜认字,小菊借口送叶琳,在齐芸的香水里放了红树漆粉。叶琳无意间返回时,看到小菊在手忙脚乱地弄香水。小菊慌忙声称是帮着屋子,叶琳没有疑心。

  齐芸用了香水后,身上出了小红点,正在此时,叶瑄过来齐芸。齐芸猜到是叶瑄在她的香水里下了药,又气又急想起若颜在手上也喷了香水,急忙过去查看,果然若颜手臂上也起了小红点。

  齐芸拽着若颜向张守义,叶瑄在香水里下药,想害若颜。张守义一向疼爱若颜,视为掌上明珠,闻言大怒要彻查此事。叶琳看到小菊,不知道她是受叶瑄的,联想起她在齐芸内慌张的样子,就出面指出是小菊下的药,想为姑姑解围。张守义大怒要把小菊杖责后赶出张家。小菊说出了实情,指出是叶瑄的。张守义看到齐芸竟然对若颜下毒,呵责叶瑄一个月不准出屋子。

  天宝无意间在药店看到有一妇女地找药店掌柜费祥,觉得很是可疑,就命令小田暗中调查,原来费一个有夫之妇私会,觉得机会来了,可以趁机铲除掉张叔儒的得力手下费祥。

  费祥被女方的丈夫发现,到药大闹。天宝以费祥伤风败俗,了药店的声誉解雇了费祥,子谦为费祥求情。天宝了费祥,并另请了一个药店掌柜过来上班,把小田安排在药店,还想让君华过来药店帮忙,想借此巩固自己在药店的。君华不想一辈子在哥哥手底下做下人,被父亲劝服。

  叶瑄命人叫庆枝想骂她,齐芸硬拉住庆枝不让她回去。叶瑄得知后,又不敢跨出。

  天宝看到叶琳哭得伤心,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赶紧安慰她,答应让她帮忙做厂里的年结。

  石飞发现父亲变了很是奇怪,他去找庆枝问事情的缘由。庆枝告诉他,父亲原想把她嫁与张叔儒会对生意有更好的发展,哪知张叔儒根本不对他的生意伸出援手,心生悔意,从此一蹶不振。正在此时,叶瑄让佣人喊庆枝去她过去。庆枝慌张地让石飞先回去,自己立刻前去。

  有气正无处可发的叶瑄把心里的怨气全出在庆枝身上,她怒责庆枝和齐芸走在一起,并用鸡毛掸猛抽庆枝,庆枝住不出声。石飞也跟了过来,看到叶瑄在打姐姐,就夺过鸡毛掸护着庆枝。叶瑄看到石飞来了,不光没,反而连他一起,声称家里少了东西就是他所拿。若颜听到动静,赶来帮着石飞,并以张守义的名义让叶瑄有所,不敢再为难庆枝姐弟。

  张子谦被张守义派外采购时提出带君华一起去,天宝强烈反对,张守义却赞同子谦的做法。

  叶瑄把庆枝压在屋里帮她绣足袋。齐芸过来喊她出去,得知叶瑄为庆枝煮助孕的补药,径直倒了药,并故意烧坏了足袋,她想以此激怒叶瑄。

  齐芸拉着张守义去看的昙花,故意把他引到叶瑄的门口。果然,叶瑄得知庆枝拖延了交足袋的时辰,大发脾气,骂张守义是个老糊涂。正好张守义听到了,很是生气,她再禁足一个月,如果她不知就把她逐出张家。齐芸借机嘲笑了叶瑄一番。叶瑄被气得半死。

  张守义和天宝子谦二人说话时,突然头痛不已,说这段时间总觉得有人来讨债。子谦听了留了意。

  叶瑄心里憋着气,又向张叔儒。张叔儒被她纠缠得头晕,抛下她一人离开。子谦劝说叶瑄如果要想,就先得住自己的脾气,凡事一定要。子谦问叶瑄张守义有没有欠过谁的债。叶瑄告诉他十多年前,爷爷曾经把一个叫宋东城的全部身家屯为己有,逼死了他,儿子宋大虎刺杀张守义失手被抓。子谦听了这一番话,心里有了主意。这时宋大虎悄悄地回到了家。

  石飞看到若颜一直闷闷不乐,就带她爬山解闷。送若颜回家时,若颜看到天宝和叶琳两人在一起心里很难受。天宝看到石飞和若颜在一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齐芸看到张守义对叶瑄的态度有所改变,又特意找齐芸斗嘴,想激怒叶瑄。叶瑄着怒气自己对齐芸的充耳不闻。

  叶瑄故意在张守义赴宴的上烧纸钱,声称为张守义祈福,并说为宋东城修建了墓碑,求他放过老爷。张守义有感于她能为他着想的一片孝心,答应叶瑄前往张叔儒的生日宴会。

  张叔儒刚叫庆枝坐在他身边,张守义带着叶瑄过来了。叶瑄用眼神庆枝让座与她,并用得意的眼神看向齐芸。齐芸看到叶瑄用讨好老爷的方法出了屋子,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是她已把花搬到了自己的子那里,省的齐芸费神。面对叶瑄的讥讽,齐芸放言以后会再和她一争高下。

  叶瑄来到庆枝的间,故意找茬庆枝,并责令她一个月都不许出屋子。

  张子谦采购完药材后,就带着君华去风花雪月,看到君华对他有所戒心,闭口不问天宝的事情。正好同行朱老板来找子谦,说声称手上有批药材比市场价便宜两成,和子谦达成了交易。子谦做成这笔生意后,以保密为由主动分给君华一成,君华心动了。

  叶瑄一改常态,对张守义谦卑有礼。张守义后悔当年对不起宋东城要去坟前祭奠。叶瑄慌忙用话搪塞了过去,声称替他去祭拜。

  宋大虎去祭拜父亲,把与张守义的恩怨告诉了弟弟小田,小田认为天宝和若颜是的,但是宋大虎却发誓要让张家。

  张守义看到子谦任务完成了很是赞许。天宝关心地提醒君华堤防着子谦。君华却很不耐烦地说如果他们交换,不一定做得比他差。

  若颜得知庆枝被叶瑄罚她一个月不准离开屋子很是。石飞带来宋大虎的一封信,约她见面。石飞劝说姐姐与大虎见面,让他,否则以大虎的脾气会闹出。

  子谦对天宝放言说他要娶若颜为妻,就可以从中分到张家的财产,让天宝衡量轻重。

  宋大虎等不到庆枝就潜到张家去找她。庆枝心里一直没忘了宋大虎,但是因为父亲想攀上张家做靠山才逼着她嫁与张叔儒。庆枝劝大虎不要再想着报仇。宋大虎誓要报仇。正说着,叶瑄在外面敲门。庆枝让大虎藏了起来,并赶紧把药倒了。叶瑄进门后到处找张叔儒,在即将找到大虎

  藏身之处时,丫头进来报告说张叔儒回来了。庆枝吓得连忙叫宋大虎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找她了。

  子谦拿出五百大洋给君华,声称是和朱老板做生意的分成。君华看到这么多钱兴奋不已。子谦说要以君华的名义在外开店,专做朱老板的生意,两人五五分成,让君华不要告诉天宝和张守义等人。君华满口答应。

  君华特意买了金佛的配饰送给叶琳。并满怀憧憬地告诉叶琳自己要离开药厂,出去做生意赚很多钱。叶琳看到君华兴冲冲地样子不心。君华离开后,子谦出来了,劝叶琳把金佛送与天宝,君华看了,就明白他心里装的是天宝也就了。

  叶琳觉得子谦说的也很有道理,她把金佛转送给了天宝保平安。天宝叶琳的一片深情,没有。但是等她走后,把脖子上的金佛取下。若颜看到这一幕,心里难受极了。子谦看到计划成功了一半,又假意安慰若颜,哄她开心。

  君华向父亲提出辞职外出做生意,天宝知道他是受子谦挑唆,劝弟弟不要上当。君华一心想出人头地不听天宝的劝,在争执中,天宝身上的金佛掉了下来。君华看到自己买的金佛在天宝身上,大受打击一气之下离开了张家。

  厨里,叶瑄的丫头小芳正在往给庆枝的药汤里放材料,莲姨来了,看到小芳惊慌失措的样子起了疑,把掉下地的药拿给齐芸看。齐芸一看是预防怀孕的药,才知道庆枝这么多年来没有怀孕,原来是叶瑄捣的鬼,心想报复的机会来了。

  齐芸当着张守义的面把药拿给张叔儒说这个是叶瑄为了预防庆枝怀孕而放的。张守义听了大发雷霆,叶瑄太了,让张叔儒休了叶瑄。齐芸又在张叔儒面前添油加醋大说叶瑄的不是。张叔儒听了怒火冲天,拿着药叶瑄。叶瑄没有否认,看到张叔儒要赶走她,痛哭不已。子谦赶来护着叶瑄,说如果叶瑄走了,最高兴的人是天宝和齐芸,他们必须对付天宝和齐芸。

  齐芸看没赶走叶瑄,又在庆枝面前极力挑唆。的庆枝不肯追究叶瑄的,让齐芸很是无奈。

  天宝让小田打听到是子谦在幕后君华,正在此时宋大虎来找弟弟,看到天宝想要动手杀他,被小田硬拖走了。天宝决定先顺着君华,再借机行事。

  天宝看到君华拉着他一起叙旧。君华说知道子谦在利用他,但是他也同时在利用子谦发展自己的事业。天宝说他不喜欢叶琳,可以随时把叶琳让给他。君华一听更是来火,让天宝不用和自己耍手段,说他不会天宝的,现在只想发展自己的事业让叶琳刮目相看。天宝看说不动君华也没辙了。

  君华在叶外等着接叶琳上班。叶家老夫妻看到君华,以为叶琳和君华在一起了,都很开心。叶琳看到父母她和君华又气又恼,请叶静出去君华她已经上班,让他离开。

  君华知道是叶琳对她避而不见,心情郁闷喝醉后闯到天宝屋内要他帮忙约叶琳出来,并说如果他不肯帮忙的话,就把他不是天宝的事情说出来。天宝狠狠地教训了君华一顿说他请自己做任何事都可以,但如果说出他真实身份的话,自己会杀了他。

  天宝把叶琳约出来和君华见面,并无情地说喜欢她的人是君华,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天宝摔开叶琳转身离去。叶琳却不肯相信天宝的话,觉得他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断然了君华,请君华不要再来自己了。

  君华妒火中烧,恼恨自己无法赢过哥哥夺得叶琳的芳心,他烦闷地借酒浇愁。子谦看到计划成功了一大半,又陪君华的叫半醉的君华吸上了。

  大虎思念庆枝,深夜潜入庆枝内说自己可以放弃报仇,让庆枝跟着自己离开。庆枝不想大虎为她冒险,并担心大虎和他家人安危,劝说大虎放弃报仇,不要再来找她。大虎看说不动庆枝,在离开张家的时候,看到张叔儒,就要对他下手,被张家手下抓住了。

  张叔儒不知道大虎是来找庆枝的,以为他是来报仇的。庆枝听说大虎被抓,心里着急万分。张守义认出大虎,让他忘了,提出用钱来补偿。大虎了张守义,说一定要为父母亲报仇。大虎的娘和小田赶来,大虎娘冲上前用拐杖打张守义。天宝见机护着张守义而挨了打。张守义因为内疚放了大虎。庆枝又惊又怕,晕倒了。

  张守义听说庆枝怀孕了,也很开心。天宝向张守义提出留下小田在药厂做事,若颜也帮着天宝一起请求。张守义决定留下小田,让天宝提拔他的同时也提防着他。

  莫语堂身体抱恙,隐藏着没让天宝看出,他很担心君华,他四处都找不到小儿子,总觉得他出事了,让天宝帮忙寻找。

  天宝从叶琳那里得知君华没有去找她,对叶琳提出要好好谈谈的要求不理不睬。

  君华烟瘾犯了,来找天宝要钱。天宝这才知道君华和子谦生意失败,就拉着他回张家,君华不肯,抢了钱后就飞快离开了。天宝看到君华的样子,猜到他被子谦染上了。回到家时正好与子谦打了个照面,怒责他害君华,并上前和他打了起来。若颜看到了,上前分开了他们。

  天宝把子谦引君华染上一事告诉了莫语堂,莫语堂听了更是担心小儿子,要去把他找回来。

  子谦得意地告诉叶瑄,天宝这样紧张君华,就说明他们计划就要成功了。子谦忧心父亲有了亲骨肉后,自己会失宠。叶瑄说她自有办法。

  叶瑄找到庆枝,假意对她嘘寒问暖,并命人炖了燕窝汤给庆枝喝。正在此时,齐芸也带了补汤过来,两人一见面又互相对方补汤里有毒。张叔儒闻声呵责她们两个出去吵。

  大虎找石飞请他带信给庆枝。石飞不肯,说姐姐已经怀孕了,不会跟他走的。有几个保安团的人故意来找大虎的茬,想把他抓起来。石飞替他解了围。原来背地里子谦贿赂保安团的团长,请他们留心宋大虎,想办法把他赶出镇子。

  君华烟瘾又犯了,回到家里找钱。莫语堂君华回来。君华不肯再回张家,情急之中把父亲推倒后,扔下受伤的父亲抢了钱就跑。

  叶瑄一眼看到齐芸的耳环掉在石阶那里,并发现石阶已经松动,计上心来,她故意引庆枝出来,让她帮自己检耳环。庆枝不知有诈,走下那级石阶时,果然跌倒在地昏了过去。

  若颜看到君华在门外转来转去的,就上前去询问他,君华向若颜开口借钱。若颜回去取钱时看到母亲被人拉扯着去见张叔儒和张守义,也一起跟去。叶瑄说就是齐芸故意弄松石阶害庆枝流产。管家刘福帮齐芸洗清,说是石阶已经坏了好几天了。

  天宝在门口看到子谦带着君华走了,又听若颜说君华跟她借钱,赶紧把这情况告诉莫语堂。莫语堂让他先别着急,说他有办法。原来叶瑄看到庆枝摔倒后只是晕了,并没有大碍,就用狠脚踹庆枝的肚子,后看到鞋子上有血迹,拿布裹了藏在柜子里。而这些都被莫语堂看在眼里。

  莫语堂设法偷到叶瑄的鞋子,他以此来叶瑄天亮之前把君华带回,否则就把此事告诉张守义和张叔儒他们。

  子谦把君华带到一间小屋子里,君华烟瘾发作了,但是仍然不肯承认天宝就是莫君强,为了控制自己把事情说出,君华猛的用头。子谦看到君华如此,气得半死,命人把他关在屋内,逼他说出实话为止。

  第二天,子谦又逼着君华说实话,君华仍然不肯说。子谦气得对君华又大又踢。这时天宝闯了进来,把君华带走了。子谦看到计划又失败了,气得半死。

  天宝背着君华离开了,按照君华的意愿并没有回到张家,而是把他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为了戒烟瘾。天宝不看到君华烟瘾发作时那痛苦的样子,发誓一定要为君华向子谦报仇。而莫语堂看到儿子的,心里内疚,后悔是自己了君华变成这样。

  子谦回到家责怪叶瑄为什么自己,叶瑄把她自己有被莫语堂抓住一事告诉了子谦。子谦知道叶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不心再责怪她。

  若颜无意发现莫语堂手里拿着烟枪,原来他不心看到君华这么辛苦,想拿给他吸一口,正好他又被张守义叫去,就请若颜把烟枪带给君华。若颜看到君华果然是烟瘾发作,就当着他的面把烟枪砸烂,并和天宝联合起来劝说君华把烟瘾戒了。君华终于有所,自己接受戒烟

  天宝告诉若颜是子谦君华染上,让她小心点,不要和子谦交往。若颜却不以为然,让天宝放心去药厂,她和莲姨帮助君华。

  子谦到莫语堂屋内找叶瑄的鞋子,怎么也找不到。莫语堂进来看到子谦,心里明白他来的目的,他子谦,鞋子在他一个老乡那里,如若他有不测,叶瑄的就会被揭露。子谦悻悻然只得离去。

  若颜问子谦是否和君华合作做生意。子谦猜到是天宝告诉的,他谎称是与君华合作生意,但是生意失败后就没再联系了,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他不可能带君华抽的,是天宝他的。

  若颜照顾君华,君华劝若颜不要相信子谦,说他是个的人。若颜看到君华和天宝说的话一样,追问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君华支支吾吾没说出原因。

  叶静在药厂看到子谦对若颜态度亲热很是吃味,把子谦叫出来。子谦冷淡地说他喜欢若颜在追求她,和叶静只是朋友。

  叶静找到若颜责怪她自己和子谦之间的感情。若颜说只是把子谦当做哥哥。这时候子谦走出来责怪叶静对他胡搅蛮缠,追上若颜,向她,说自己是真的爱上了她。天宝看到子谦在纠缠若颜,过来。子谦装作陈恳的样子说自己已经了,天宝没有资格管若颜喜欢谁。子谦看到若颜离开后,恢复常态讥讽天宝为了家产是不敢他追求若颜的。

  君华得知子谦又在打若颜的主意,想把他的说出来。莫语堂了他,准备用手中的把叶瑄和子谦赶走张家。天宝觉得这个只能赶走叶瑄,怕子谦以此博得若颜的同情,让父亲暂且先留着。天宝知道子谦想用娶若颜的方法得到张家财产,为了不让子谦计划,决定痛撮合若颜和石飞。

  天宝拉着若颜和石飞一起喝酒,若颜不胜酒力醉倒了,被送回内。天宝接着又把石飞灌醉了,把他扶到若颜的床上,为他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在解若颜身上衣服扣子时,天宝始终下不了手。

  第二天清早,天宝让刘福去端醒酒汤给若颜,自己则去陪张守义散步。果然刘福看到若颜和石飞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昏睡不醒,大惊失色去报告给张守义。

  若颜和石飞被齐芸打醒后茫然不知出了什么事。两人被张守义叫来。天宝趁机游说张守义为了若颜的名誉让石飞娶若颜为妻。张守义同意了天宝的主意,让石飞择日娶若颜过门。

  子谦找天宝问责,天宝毫不留情地嘲笑他要娶若颜只有等下辈子了,自己是不会让子谦得到张家财产的,并放言子谦没他狠,没他无情,是不可能斗得过他的,何况他手里还有叶瑄的。子谦灰溜溜地离开了。

  石飞原本就很喜欢若颜,能这样娶到若颜,自然是高兴万分,他买了一枚戒指送与若颜。若颜正在以泪洗面,责怪石飞为何要害她。石飞慌忙解释他也喝醉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向若颜承诺会好好对她的。若颜始终无法接受石飞,她哭着跑到君华那里,向君华诉苦,说自己很爱天宝,这辈子是不会再嫁人了。君华看到若颜为情所困,就告诉她,天宝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他其实是他的哥哥莫君强。

  君华让若颜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千万不要说出。若颜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坏了,答应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

  若颜高兴地去告诉天宝,他们俩是可以相爱的。天宝大吃一惊,得知是君华告诉她的,他说自己是为了父亲和君华才成张天宝的,让若颜不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若颜信以答应不会说出的。

  天宝君华把他们的秘密告诉若颜,打了君华一拳。君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不想让若颜活在痛苦之中,相信若颜不会他们的。

  莫语堂得知若颜知道了他们三人的秘密,想要对若颜下。天宝极力父亲这样做,说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是不会若颜的。莫语堂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提醒天宝值不值得冒这个险。

  石飞看到姐姐嫁给了张叔儒就没有开心地笑过,知道她心里还没忘记宋大虎。他无意间听到若颜说根本不想嫁他,就找张守义说自己从来没有喜欢过若颜,要退婚。张守义正在商议请客的名单,闻言大怒,命人石飞。天宝回来后看到石飞被打,和若颜一起向张守义求情,请他放了石飞。子谦也向张守义求情,说愿意娶若颜为妻。若颜哭着求张守义放了石飞,说她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嫁人。张守义心疼若颜,答应放了石飞。

  石飞为了若颜被打成重伤,若颜和天宝都深感内疚。天宝想在开个分厂,再把若颜带去,两人瞒着张守义开开心心地过日子。若颜听了很是兴奋,憧憬着未来的美好。

  张守义仍然怒气未消,不想看到庆枝。子谦极力劝说张守义把若颜嫁给他。张守义不想让若颜不开心没有答应。

  天宝向张守义提出要在开分厂,若颜也帮着天宝说可以扩大生意。张守义觉得这个提议也不错,决定考虑考虑。张叔儒和子谦觉得天宝不会这么大方,把总厂留给他们,不知道天宝是打的什么主意。

  君华终于戒了。天宝把这招既可以和若颜在一起,张守义的财产也可以兼得的计划告诉了父亲和弟弟。君华为了叶琳不想离开这里。

  保安团的人故意找茬抓了宋大虎。小田求天宝救大虎。天宝知道子谦和保安团团长关系比较好,但是不想求助与他。叶琳自告奋勇去求子谦。天宝知道叶琳是请不动子谦的,让小田去把若颜请来帮忙。

  叶琳看到天宝和若颜在偷偷地约会,责怪他们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天宝申明自己为了若颜,可以终身不娶,而若颜也不在乎名义,他们不需要夫妻的名分,只要在一起就满足了。

  叶琳看到若颜和天宝对她的都不在意就去找张守义,把天宝和若颜在一起的事实告诉了他,请他去他们俩。张守义得知叶琳还深爱着天宝,决定让她嫁给天宝,断了天宝和若颜之间的不论之爱。

  张守义向天宝提出只要他娶了叶琳,就把总厂和祖传药方传授与他,让张叔儒和子谦派到东北分厂。天宝没想到这样逼他离开若颜,心里为了张家财产犹豫不决,没有立刻回答。

  天宝恼怒叶琳从中多事,使他无法和若颜在一起,她的目的就是想成为张家少奶奶,从来没有想过他、君华还有若颜的感受。天宝内心痛苦挣扎,把叶琳拒之门外。

  莫语堂天宝他们没有回头之,让天宝不要再考虑儿女情长,娶了叶琳,夺了张家财产。君华得知这个消息后,叫嚷着不准天宝娶叶琳,否则就把天宝的身世说出来。莫语堂君华不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那么大的家产。君华劝说天宝带着若颜去东北开分厂,以后张家的财产还是他的,而他也可以与叶琳在一起。莫语堂深怕夜长梦多,劝天宝当机立断和叶琳成亲。

  子谦偷听到张守义的谈话,得知只要天宝与叶琳成亲,就把药厂和秘方传与天宝,而把他们一家派往东北分厂,赶紧和张叔儒、叶瑄商议。子谦知道现在不了天宝,就决定从叶琳身上想办法,让叶瑄去叶家叶琳嫁给天宝。

  叶瑄故意在哥哥面前说张家嫌弃叶家寒酸,说以后就可以靠着张家沾光。清高的叶老爷果然大发雷霆,说不要张家的钱。

  张守义找机会把天宝要和叶琳成亲的事情告诉了若颜,若颜惊呆了。天宝说他没有答应爷爷,让若颜相信自己,他还会带她去东北,让她给点时间。

  子谦偷听到天宝和若颜的谈话,讥讽天宝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无情,他们的争斗还没分出胜负。

  大虎从保安团手里抢了一把枪准备去杀天宝和若颜,小田有感天宝处处照顾他,就把大虎要杀他们一事告诉了他,让他通知若颜小心点。

  若颜在医院照顾石飞,天宝察觉到大虎跟着自己,他也到医院,让若颜在门口等他。

  天宝在医院里找了根扁担作为武器,藏身到大虎返回必需经过的巷子那里,准备等大虎枪杀若颜后就把他打晕。在这等待的过程中,天宝也曾经有一丝犹豫,不心看到若颜香消玉损,但的还是战胜了。

  若颜在医院门口的凳子上等的心急,大虎的时候,若颜正好站了起来,被打中了胳膊。

  天宝偷袭大虎不成,反而被大虎射中,重伤入院。若颜生命无大碍,但是受伤也很重。而天宝差点就被打中心脏,生命垂危,要亲人输血抢救。张守义要献血救天宝,若颜不顾重伤也要献血救他。

  子谦故意把天宝受伤需要家人的献血告诉莫语堂,但是张守义和张叔儒都因为血型没有匹配不上。莫语堂知道子谦是想让他和君华献血救天宝从而证明天宝是他儿子,但是此时莫语堂也顾不得许多了,他叫上君华一起去医院为天宝献血。

  张叔儒极力莫语堂父子献血给天宝,想趁机除了天宝,不料若颜的血型匹配上了。若颜不顾身体虚弱为天宝献血。

  天宝昏迷中一直叫着若颜的名字,醒来后得知若颜受伤了,挣扎前去看望若颜。

  张守义得知是大虎下的,非常恼恨,让子谦叫保安团的人把大虎缉拿归案,把大虎娘关押,让大虎有所。

  大虎从小田口中得知天宝和若颜都没死,很是失望。小田告诉大虎,为了他,娘都被抓起来了,如果他还要去张家的人,娘就会,求哥哥暂且离开这里,不要再报仇了。大虎说他还会再回来的

  的子谦从医院的种种迹象看里面的破绽,天宝可能是想借大虎的手杀若颜,那就说明若颜知道了天宝的身世,而只有她才能天宝。

  叶琳悉心照顾天宝,天宝丝毫不领情,他内心充满内疚,若颜却为了救自己连性命都不顾,而自己居然想杀了若颜。

  叶琳被天宝骂走后,遇到若颜着疼痛要去看望天宝,很羡慕她和天宝之间的爱情,但是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能让他们俩再继续错下去。看到若颜和天宝深深的相爱,叶琳也不禁为他们的爱情而。

  因为天宝受伤和叶琳的婚事延迟了,张守义拿出家传的手镯赠与叶琳请她和他一起天宝和若颜在一起。

  莫语堂偷听到叶瑄在叶琳和天宝成亲,就叶瑄不要多事。而这一幕又被齐芸看到。齐芸看到的叶瑄在莫语堂面前心惊胆战的,猜到她肯定有落到莫语堂手中,就向莫语堂,莫语堂失口否认了。

  若颜的爱让天宝大为,他找若颜表迹,和她相约离开张家,过他们想要的生活。若颜不想惹爷爷和母亲伤心,但还是为了天宝答应和他远走高飞。

  子谦猜测天宝是想杀若颜,在这之前肯定陪若颜去她最向往的地方杭州去游玩了,也火速赶去。

  果然,若颜和天宝前往杭州,一上游山玩水,爱意越发浓厚,终于发生了关系。

  叶琳瞒着父亲,没把若颜和天宝私奔的消息告诉他。不明就里的叶父要去张家把叶琳和天宝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幸亏叶静从叶瑄口中得知天宝发生了变故, 婉言劝说父亲暂缓叶琳的亲事。叶静得知子谦去杭州找若颜,也决定一人前去。

  天宝在途中听说有个药店卖假的百灵丹,担心张家的名誉受损,天宝不顾若颜的规劝要去举报那个药店,让若颜先回客栈等他。

  天宝在上遇到叶静,才知道子谦也来到了杭州,他连忙赶回客栈,不料子谦已经带人守候了。天宝坦诚自己为了若颜,不再窥视张家的财产。子谦不相信手辣的天宝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张家的一切,他让天宝给张守义写一封信表明自己真实的身份。天宝不肯,奚落了子谦一顿。子谦怒火中烧,拿起石块对准天宝的后脑勺就砸去。天宝被砸晕了,子谦命令手下把天宝关起来。

  子谦在客栈遇见叶静,叶静说她已经见过了天宝,让他对若颜。子谦恼怒叶静多管闲事,撇下她去找若颜。子谦谎称天宝舍不得张家的财产,已经回张家了。叶静把子谦的话了,说天宝到现在没回来,肯定出什么事了,和若颜一起去寻找天宝的下落。

  他暗中买通设计天宝,并把天宝投进了。叶静偷偷跟着子谦,偷听到这一切,但是不小心发出声响,惊动了子谦。子谦抓住了叶静,叶静不准说出天宝的事情。叶静趁子谦不小心,踢了他一脚,逃跑了。

  莫语堂看到天宝和若颜还是没有消息,很是失落。君华反而赞成天宝的做法,能抛弃一切和若颜在一起也是个很好的结果。莫语堂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张家的财产。君华劝说父亲也离开张家,自己来养父亲。莫语堂却不想就此放手。

  莫语堂找到叶瑄,声称要离开张家回家休养,让她拿出一万大洋赎回他手里的鞋子。

  叶瑄听到莫语堂她这么多钱,心里犹豫了。莫语堂不紧不慢地把齐芸开价要买他手中的告诉了叶瑄。叶瑄慌了,答应尽量筹钱给他。

  莫语堂向张守义提出请辞,说自己年纪大了,想帮着君华做点小生意。张守义给了他一千大洋给他回去。莫语堂表面对张守义感激万分,暗地里却觉得张守义给的太少了。他出来看到齐芸和莲姨,又想临走之前再讹齐芸一笔。莫语堂故弄玄虚地告诉齐芸庆枝小产是人为的,他手中有一双带有庆枝血的绣花鞋。齐芸一听来了神,提出要买。正在此时,叶瑄走来,要莫语堂不要多言。齐芸不甘示弱和叶瑄唇枪舌剑。莫语堂声称只要谁出的钱多,就把手中的卖给谁。

  齐芸回去赶紧准备首饰之类的,看自己的私钱不多,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庆枝。叶瑄抢先一步拿出首饰和所有的家当给莫语堂。莫语堂不肯,提出要加价。叶瑄无可奈何求莫语堂放过自己。莫语堂看到了心里痛快之极,让叶瑄摘下身上的首饰凑数。

  叶瑄正在焚烧绣花鞋,庆枝走出来,叶瑄杀了她腹中的孩子。叶瑄此时,她丝毫不再隐瞒当着庆枝的面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庆枝看到叶瑄不但不认错,而且更,心生去意。

  子谦说天宝已经回家,劝说若颜跟他离开杭州回张家。若颜答应如果两天之内找不到天宝就跟着他一起回去。

  天宝在里牢头的,终于无可,但因为寡不敌众,反受。

  子谦假意陪着若颜四处找天宝,若颜看无法找到天宝的踪影,只得和子谦一起回了张家。

  若颜回到家,看到正要离去的莫语堂和君华,明白子谦骗她回来,又转身要去找天宝。齐芸和莲姨出来把若颜带回了家。

  若颜向张守义说出天宝了,请他派人去找天宝。张守义若颜,她不能与天宝再这样下去了。

  莫语堂半夜用刀逼着子谦说出天宝的下落。子谦避过刀,说天宝不会再回来了,讥讽莫语堂太早把绣花鞋卖给了叶瑄,否则就会逼自己说出天宝的下落。

  天宝回到张家,看到子谦就冲上去找他算账,子谦看到天宝,掩饰心中的惊慌,对天宝的矢口否认。

  张守义看到天宝回来,爱恨交加,打了天宝一巴掌。天宝向张守义子谦害他一身。子谦百般,说自己什么也没做。

  正好叶静听说若颜回来了,赶来看她,正好听到他们的谈话,就出来天宝所说的都是事实。

  子谦看到事情败露,急中生智打了叶静一巴掌,向张守义认错,叶静,说自己和叶静发生了关系后,觉得她任性和她分手,叶静心有不甘才如此他。

  张叔儒和叶瑄也帮着子谦。叶静百口莫辩。张守义见状分辨不出,先暂时压下,命人彻查此事。莫语堂趁机向张守义请求留在张家。张守义满口答应。

  莫语堂教训了天宝一顿。牢中的令天宝改变了一切,他认为自己如果不是张家少爷,如果没钱在外连一条狗都不如,发誓要做张天宝除掉子谦,除掉一切挡住他前进的人。

  天宝要张守义陪自己一起去杭州去辩。张守义说他已经看出子谦在,顾及张叔儒和叶瑄才没有赶走他。天宝看到张守义暂时不想赶走子谦,就决定立刻和叶琳成亲。 这样便能接管张家的药厂。叶琳看到天宝回心转意,高兴地回去准备了。而若颜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切,她天宝为什么要这样做。天宝把自己在牢中所受的告诉了若颜,说如果自己不是天宝,连自己的能力都没有,现在只有娶了叶琳,才能报复子谦,让若颜不要把他的身份出去。若颜痛苦地承诺永远不会天宝。

  张守义让张叔儒分厂建成后就去那里管理,而命令子谦留下协助天宝,同时取消了叶瑄管家的职责改由叶琳负责,并让天宝当家。天宝趁势消弱了张叔儒的党羽,并把子谦撤职,让他管清洁。天宝知晓保安团的王团长和子谦走得比较近,特意送贵重的古董讨好王团长,希望他忘了前仇。哪知王团长仍然记狠,不给天宝的面子。天宝改变策略,说要把古董送给王团长的上级。王团长拔枪指着天宝不让他离开。天宝说他是来化解他们之间的的,问王团长如何做,才能让他消气。王团长放言,要天宝从他胯下钻过,就前仇一笔勾销。如今的天宝已经不是往日的天宝,他飞快地从王团长胯下钻过。王团长愣住了。

  天宝,终于让王团长和他握手言欢,特意送礼品到张家庆祝天宝成亲,并放言照着天宝。子谦看到王团长被天宝了,更是。

  天宝密切地注意着子谦的一举一动,知道他还想自己的身份,决定不再给他翻身的机会。

  君华得知哥哥要与叶琳成亲,整日喝得醉醺醺的。天宝见状,毫不留情地用酒浇君华,说并不是自己想娶叶琳,但是要得到张家财产就必须这样做。君华天宝为了了若颜,利用了叶琳。天宝地说他现在不会再把时间浪费在感情方面,命令君华去跟着石飞学做生意。

  君华去石飞的店铺,却发现石飞与的少爷不一样,不端架子,勤恳努力。

  在成亲前的晚上,叶瑄让叶琳送她一段程。忽然窜出两个人,打伤叶瑄,把叶琳挟持带走了。

  天宝带着保安团的人四处找叶琳,看到叶琳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地走来。叶琳抱着天宝放声大哭。原来叶琳被人了。天宝猜到这是子谦所为。子谦说他不会找人打自己的娘亲呢。叶父提出取消婚事。

  张守义原本也怀疑是子谦所为,但是想到他虽然很坏,但是对张叔儒和叶瑄还是很孝顺的,应该不会派人打伤自己的娘。

  君华得知叶琳出事了,赶到叶家,得知叶琳一直把自己关在内,担心她会想不开,就撞门进去,看到叶琳果然了,立刻把她送去医院。

  若颜叫天宝一起去医院看叶琳,说叶琳这个时候最希望天宝去安慰她。天宝内疚因为自己而使叶琳受到,不肯去面对叶琳。

  叶琳虽被及时抢救,但情绪低落。在叶琳最困难的时候,君华一直默默地陪伴着她。 叶琳看到若颜来了,连声追问天宝是否也来了。当得知天宝没来,叶琳情绪失控地悲伤痛哭。

  子谦把钱结算给帮他叶琳的人,回家后当做没事似的帮叶瑄上药。张叔儒问他这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子谦矢口否认、

  张叔儒根据子谦的去张守义内,劝说他改变计划,不要把药厂和秘方交与天宝,说天宝和若颜根本不是去杭州游玩,而是私奔了,天宝是为了若颜,才人了叶琳。张守义听了怒不可遏,让张叔儒滚出去。

  天宝从张守义那里得知张叔儒用他的名声来爷爷,暂时不让他继承张家财产,让他成亲后再继承。

  叶琳哭着求君华让天宝来见她一面,她想得到天宝的原谅。君华拉天宝去见叶琳,却被天宝无情地推开。

  君华赶来,天宝想钱都疯了。若颜突然肚子疼,君华推开天宝,抱着若颜去了医院。天宝也跟到了医院,答应君华去见叶琳。

  叶琳看到天宝来了,哭着要天宝原谅自己。天宝让人离开病,他无情地说自己和她结婚只是想得到张家的财产和秘方,他从来没有爱过她。而现在婚事退了,反而害他一无所有,是不会原谅她的,说君华对她不离不弃,为了她而和自己,让她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对她好。

  天宝告诉君华他叶琳,是为了帮他得到她的心,让君华自己去打动叶琳的心,让君华不要再管他和若颜之间的事。

  叶琳越想越伤心,又要拿水果刀。君华用手抓住刀,说还有家人和他关心着叶琳。叶琳看到君华手上都是血,终于不再想不开了。

  天宝去看望若颜,承诺不再逼着她打掉孩子,让若颜给他时间让他好好考虑到底如何处理这件事。

  子谦听说若颜病了,要去看望。张守义却不再让他插手药厂的事,命令他去收田租。

  叶瑄得知张守义把子谦投闲置放很是愤愤不平。子谦胸有成竹地决定从若颜身上下手天宝。

  子谦从那里套出若颜怀孕的消息,兴奋不已,他在若颜的病床看到莲姨和天宝都在,就挑衅地把若颜和天宝有孩子一事说了出来。以为若颜是吃坏肚子的莲姨听了大惊失色,连忙追问若颜子谦说的是不是真的。天宝,和子谦打了起来。子谦跑出去打算去告诉爷爷。天宝追出去,却正好被大虎挟持住。

  子谦回到家,碰巧张守义不在家,就把若颜怀孕一事说了出来,齐芸听到这个消息惊呆了,赶紧跑去医院。

  子谦找到张守义刚要把若颜和天宝的事情说出来,保安团有人来报说宋大虎在医院挟持了天宝和若颜。

  庆枝听石飞说大虎挟持了天宝和若颜,顿时慌了神,不顾叶瑄的阻拦,前往医院。

  大虎要天宝,若颜为了救天宝,说天宝不是张家人。大虎又用枪对准若颜,莲姨说出若颜是她的女儿,大家都惊讶。大虎以为他们合起来骗他,想杀了他们。小田为了若颜,被大虎误杀。天宝丢下若颜一人跑了出去。

  庆枝奋不顾身地劝说大虎放下枪,说只要他投降,她会一直等他的。不料此时,保安团偷袭了大虎。庆枝看到大虎死在自己的面前。而大虎娘看到为了报仇,两个儿子都死了,伤心痛哭。

  张叔儒看到庆枝当众承诺和大虎相爱,怒不可遏,觉得丢了面子,回家后打了庆枝一顿。

  若颜追问齐芸,她到底是不是莲姨的女儿。齐芸先是矢口否认,后来莲姨说出了,原来齐芸的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为了回张家,就用莲姨的孩子冒充自己的孩子,而她的爹是莲姨的老乡,早已了。齐芸求若颜不要把告诉张守义。齐芸得知若颜已经怀了天宝的孩子,责令若颜打掉孩子。正在此时,叶瑄派人叫她们去大厅。齐芸猜测事情已经败露,让若颜和莲姨先去大厅,而她自己偷偷地把所有的家当都藏在身上,以防被赶走。

  子谦等到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厅,当众说出若颜怀有天宝的孩子。天宝承认了若颜肚子的孩子确实是自己的,但是为了,又说出若颜是莲姨的女儿。若颜不想骗张守义,哭着跑了出去。张守义不敢相信自己一直疼爱的孙女竟然不是张家的骨肉,大怒,赶走了齐芸莲姨。 叶瑄怕齐芸返回张家,命人暗地里跟着她们。

  君华在上遇见伤心的若颜,若颜把天宝为了自己而她的事告诉了他。莲姨也找到了若颜。若颜不知道如何面对,又哭着跑走了,不料被一辆疾驰的马车撞倒。君华赶紧把她送往医院抢救。

  医生说若颜已经流产,性命堪危。君华拉天宝见若颜,说若颜快死了。天宝不敢去见若颜最后一面。君华气极拉着天宝去见张守义把他的秘密说出来。天宝见状,手辣地不顾兄弟之情,把君华掐晕过去。

  叶瑄得知齐芸临走时带走了张家的钱,命人把齐芸身上的钱都抢了。不料齐芸为了钱,头撞到了墙而亡。

  若颜生命垂危时仍然叫着天宝的名字。莲姨看到若颜口吐鲜血,连忙叫医生来抢救。

  子谦讥讽天宝没有人性,若颜救他一次被他害一次。天宝当着子谦的面装作无情的样子,实际内心却备受的。面对君华的,天宝终于决定去病见若颜最后一面。不料赶去时却被告知若颜已去世了,尸体也被莲姨带走了。天宝如遭雷击,发生大哭。

  叶琳姐妹在镇上闲逛,叶琳无意间看到她的两个人,激动地指给叶静看。叶静让叶琳先回去,她悄悄地跟着他们到一家酒馆,隐约听到他们是受一个大少爷的。原来这两个歹徒,看到风平浪静了,又想回来子谦一笔。

  子谦又给了他们一笔钱,他们如果再来要钱,或者说出实情,就对付他们的家人。

  叶静带保安团的人抓了这两个歹徒。子谦听说两个歹徒被抓了,压住心里的惊慌和天宝一起去保安团他们。

  两个歹徒看到子谦在场,不敢说出是子谦的。天宝承诺只要他们说了,就放了他们,并且赏他们每人一千大洋。子谦看到拿两个歹徒心动了,就上前话中有话地他们,如果供出他,就杀了他们的父母。两个歹徒更不敢供出子谦。

  天宝把若颜的死都算在了子谦身上,得知两个歹徒被了,知道是子谦所为,但是苦无指证,就另外想办法除掉子谦。

  叶琳已经慢慢地振作起来了,和君华的感情也日益加深。某日,天宝突然来找叶琳,告诉她,当初她的人是子谦的,让她想办法惩罚子谦。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叶琳听到这个消息情绪又激动起来,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叶琳从叶静口中她被确与子谦有关联。

  君华又和石飞出去做生意未归,叶琳冲动地去子谦,子谦一巴掌打晕了叶琳,把她背到一间偏僻的屋内。叶琳醒来后,子谦没有否认是他的,但是是天宝所逼的。叶琳意外被子谦误杀,子谦慌张地逃离了现场。

  子谦回家让叶瑄帮他做证明,证明他一直和她在聊天,叶瑄听到子谦杀了叶琳,怒甩了子谦一巴掌。

  叶琳带着保安团的人来找子谦。天宝得知叶琳死了,很,他原来只想让叶琳逼着子谦说出事实,没想到子谦会对叶琳下。

  叶静一看到子谦就他杀了叶静。子谦矢口否认,叶瑄为子谦,说子谦回来后就一直和她聊天。天宝问子谦除了叶瑄还有谁可以。子谦镇定地说自己可以去保安团接受调查。

  莫语堂天宝这样做,是想把君华推出去对付子谦,而君华根本不是子谦的对手,这样做就是害君华送死。天宝无情地说,亲弟弟又怎样,亲人就是莫语堂教他的。莫语堂看到天宝为了钱而六亲不认,很是后悔。

  若颜突然出现祭奠叶琳。叶静按照若颜的吩咐带天宝去见若颜。天宝看到若颜又惊又喜。当日若颜命危,幸好叔方回来,及时把若颜转院抢救,总算救回一命。原来是张叔方,张叔方在海难中没有死,之后在广州经营药业,发展得很好。叔方说出若颜的生母确实是莲姨,但他是若颜的生父,原来莲姨和叔方早有恋情,并有了若颜,但此事没公开之前,叔方已被张守义逐走。

  张叔方指出天宝不是真的天宝,说如果不是若颜求情,他一定不会放过天宝的。张叔方说给他一个机会,带他和若颜一起去广州发展。天宝爽快地答应了,说要回家准备下。

  张守义看到张叔方回来很惊讶,当得知若颜没死,而且是叔方的亲生女儿,自己的亲孙女又惊又喜。

  叶瑄看到叔方回来后就对子谦态度冷淡,和天宝走得近,又忧心叔方回来抢夺张家财产,在张叔儒耳边数落他的不是。

  君华回来得知叶琳被子谦所杀,不顾莫语堂的阻拦,去和子谦拼命。子谦命人了君华一顿,并让保安团抓走了君华。天宝保出了君华。

  叶瑄奚落莲姨是佣人出身,若颜为母亲,也遭到叶瑄的讥讽。莲姨本来不想与她争执,看她咄咄逼人若颜,不再气吞声反击了叶瑄。

  张叔方说把广州的药厂全权交给天宝和若颜打理,天宝不想就此失去张家财产去广州,但是又不敢叔方的意愿,怕他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若颜和天宝去安慰君华。君华天宝不应该告诉叶琳,害死了她。天宝极力为自己,说不知道叶琳会这么冲动。君华已经不再相信天宝了,知道他可以为了钱而铁石心肠,六亲不认。若颜还是信任天宝,以为君华只是迁怒与天宝,看到君华冲动地要去找子谦,很是担心。天宝若颜找叔方对付子谦。

  张叔方提出药厂,把子谦赶出药厂。张叔儒向张守义。张守义没有理睬他,站在张叔方一边。

  张守义说叔方最有才华,让天宝向他学习。天宝说不想去广州锻炼,舍不得爷爷,想要留在总厂,让爷爷把药厂和秘方给他。张守义承诺只要张叔儒同意,他就把药厂给他。

  天宝在张叔儒面前,说张守义最喜欢张叔方,他们两方拼了鱼死网破的,却被他渔翁得利。让张叔儒帮着自己得到药厂,承诺药方给他,药厂也和他一人一半。张叔儒没有立刻答应。

  子谦得知天宝对张叔儒,心里记恨张叔方赶自己出药厂,也挑唆张叔儒先和天宝合作赶走叔方,再想办法对付天宝。叶瑄也极力劝说张叔儒和天宝合作。

  张叔儒始终不愿意把张家的药厂落入外人的手里,他把天宝找自己赶走叔方的事情都告诉了张叔方。叔儒和叔方前嫌尽释决定合力赶走天宝。

  张叔方拉着天宝去见张守义他的身份。天宝说没有,爷爷是不会相信的。若颜看到天宝和父亲打在一起,分开了他们。若颜听说天宝要赶走父亲一事很吃惊,但仍然不肯天宝。若颜天宝为了夺到张家的财产,宁愿他们之间的感情。

  莫语堂突然发病,生命垂危。君华赶回家看望父亲,莫语堂临死君华不要再找子谦报仇了,并让君华离开天宝,说天宝对他已经没有手足之情了。莫语堂偷偷把当年从阿发手里得到的交给了君华,以防天宝对他不测再拿出来自己。莫语堂临终时欲见天宝,让君华去叫。而张叔儒兄弟和叶瑄走进来劝莫语堂说出天宝的真实身份,莫语堂死不承认。天宝为保身份,连亲父最后一面也心不见。若颜已感到天宝失去了人性,打了天宝一耳光。

  莫语堂看到叶瑄等人苦苦相逼,就叫君华把叶瑄和他做交易的首饰拿出来,向张叔儒说出是叶瑄了庆枝肚里的孩子。郎本无情剧情介绍莫语堂叫着君强的名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天宝在门外看到父亲临死还着自己,心里百感交集。

  君华推着莫语堂的灵车出门,被子谦打晕。原来子谦看到莫语堂把字据给了君华,就伺机抢夺到手。

  张叔儒相信莫语堂临死之前说的是实情,和张守义说明事情缘由,赶走了叶瑄。

  张叔方安慰张叔儒,说目前当务之急的赶走天宝。张叔儒已经心灰意冷了,让叔方全权负责药厂的事。而他们的谈话被子谦偷听到。

  天宝看到子谦手里的契想去抢夺,但是没有成功。子谦要天宝给他五万大洋,就把字据还给他。天宝无奈答应了。

  子谦酒后,张守义处事不公,让他变成一个放荡不羁的浪荡子,而使张家变得。虽然是子谦的放肆之言,但是让张守义深受感触。

  天宝和子谦约了时间后,又挑唆君华为叶琳报仇,君华没有上当。天宝又说出子谦向他五万大洋带着叶瑄离开。君华中计,他趁子谦不便,了他。子谦临死之前看到天宝躲在后面,知道是他挑唆的,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契塞进了君华的口袋里。君华看到天宝在身后冷冷地看着,知道中了他的计,大叫天宝是假的,被当成了关了起来。

  天宝在子谦身上没翻到契很是着急。君华看到天宝不顾兄弟之情,而利用他,想陪叶琳,不料在身上翻出天宝的契,知道天宝会来找寻,就偷偷地藏在牢里的桌子底下。

  天宝得知君华身上和牢里都没有契,着急万分。叶瑄要杀天宝为子谦报仇。天宝了她一顿,逼她交出。

  张叔方兄弟和若颜一起指证天宝是莫语堂的儿子莫君强。天宝声泪俱下说若颜是为了帮父亲才指证他的。张守义不想看到家人争来争去把秘方和药厂都交给了天宝。张叔方带着莲姨回到了广州,若颜留下打听君华的下落。

  天宝把药厂经营得有声有色,但始终不肯告诉若颜君华在什么地方。若颜看到天宝身上掉下一张带有疗养院的信封,她若有所思。

  张叔方和莲姨回来给张守义祝寿,君华突然出现,说被天宝关在疗养院,幸得叶静和石飞相救才得以回来。君华告诉了张守义,说藏在保安团的桌子底下。大家正想让天宝出来对质时却发现天宝不见了。守义大受打击,心里却一点都不恨天宝。

  几个月后,若颜收到一封信,信里就是那张祖传秘方,若颜按着地址找去,惊见天宝已经重病垂危。原来天宝在接手药厂两个月就发现自己得了和父亲一样的病。天宝一生努力掩饰身份,夺取张家财产,可到头来只是一无所有的离开,他从前的错,恳求若颜原谅,若颜含泪答应,天宝含笑死在了若颜怀中。

原文标题:郎本无情剧情介绍《郎本无情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shumapindao/2020/0110/380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