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口罩产能熔喷布之困:价格涨至10倍仍“一布难求”

科技频道 2020-05-2395未知admin

  “熔喷布(价格)涨了10倍,耳带(价格)涨了5倍多。”

  近日,浙江一家医用卫生产品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如此告诉澎湃新闻(),企业在满负荷生产的同时,也承担着成本翻倍的压力。其中,熔喷布作为口罩过滤病菌的核心材料,在短短一个月内价格由2万/,暴涨至20-30万/。

  澎湃新闻采访多家相关企业了解到,熔喷布企业、熔喷布专用料企业面临着生产线紧缺、生产要求高、设备采购周期长等问题,产能远远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致使供需失衡,部分口罩厂有机器、有工人,但缺少熔喷布,且在“天价”下仍“一布难求”。

  有熔喷布生产企业负责人提醒,利益驱动下,不具备隔离病菌作用的熔喷布也开始越来越多混入市场,或将导致不具隔离病毒作用的“假医用口罩”泛滥。

  现状:熔喷布价格涨至10倍,企业承受压力

  孟和平的企业是四川一家2月3日开始转产生产医用口罩的民营企业,此时,熔喷布的价格已经有所上涨。他说,2月8日,他进货的价格为4万/,10天后价格涨,通过当地协调,他才以18万元的价格买下一材料,27日,他又被告知熔喷布售价已经是25万/。而年前,一熔喷布只需2万元。短短30天,一熔喷布的价格已经上涨至十几倍。

  但一猛涨的熔喷布价格,是所有生产医用口罩企业都绕不开的坎。

  “医用口罩有三层,熔喷布是中间一层,具有很强的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能起到杀菌、隔离病毒的作用,可以说是一个医用口罩的‘心脏’。”孟平和介绍称,“一熔喷布能生产五六十万个医用口罩,我们现在的材料只能再维持生产10-20天。”

  孟平和说,他的企业自担费用生产医用口罩,免费派发给当地居民使用,“天价”熔喷布让他陷入了困局,“我们也在到处找熔喷布,前几天有人说另一个地方有货,25万一要不要,我说不要,真的是太贵了。”

  专业生产口罩的浙江金华久瑞口罩厂,比孟平和更早到了熔喷布的涨价,总经理叶振浩介绍说:“从过年前就已经开始涨了,以前一般都是2万一,年前开始一猛涨,现在有的最高已经卖到了30多万。”

  原材料上涨后,叶振浩的口罩厂也越发困难,“下,原本熔喷布进货就很困难,现在涨了那么多,成本就要跟着上去,厂家想不亏本就要涨医用口罩价格,但现在国家了医用口罩的价格,我们赚不到钱,还可能要赔本,国内市场现在很难做,做外贸还好一些。”

  自1月27日开工生产医用口罩起,浙江安普森医疗器械有限(以下简称安普森医疗)就面临着熔喷布短缺的问题,曾和数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科技频道联系浙江本地急寻原材料供应商。如今开工一个多月后,科技频道安普森医疗依然面临着熔喷布难题。

  “现在熔喷布已经涨了10倍多,而且想买也买不到。”该总经理姜江说,生产熔喷布的企业相对较少,以往他所在的企业都是从杭州、湖南、江苏等地不同的厂家进货,在春节期间,因工厂未复工,一度原材料短缺,后续慢慢恢复。但在十多天前,市场上的熔喷布再次出现了“一布难求”的情况。

  “目前像熔喷布这种面料都是当地使用,我们外地就很难买了。”姜江说,目前厂里使用的熔喷布都是托熟人进货,但也只有少量货源。

  姜江还认为,大量企业涌入医用口罩市场,也让熔喷布价格水涨船高。“现在除了口罩厂扩大生产线,很多企业都转产医用口罩,尤其是大企业,他们资金充足,能够一次囤大量的熔喷布,我们专业生产口罩的小企业就更难买到货了。”

  除了熔喷布的价格上涨,口罩原材料也面临着涨价问题,姜江告诉澎湃新闻,口罩用的耳带(松紧带)是在原材料中涨价幅度第二大的,目前已经涨了5倍多,虽然没有面临购买困难的问题,但原材料价格猛涨,给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以前我们生产一个普通医用口罩的成本只要几毛钱,现在随着原材料涨价,成本翻倍,已经要1块多了,但设置了最高采购价,我们企业就很困难了。”姜江说。

  溯源:熔喷布产能低,企业称主要是中间商在加价

  熔喷布价格猛涨,原料生产企业状况如何?

  湖南盛锦新材料有限是生产熔喷布专用料的龙头企业,“我们生产的是熔喷布原料粒子,就是一种聚丙烯颗粒,把颗粒融化后通过工艺喷到布上,就能起到阻隔、防护的作用。”该一负责人田伯陵告诉澎湃新闻,自1月28日全面复工,并保持满负荷生产,依然无法满足熔喷布专用料的需求。

  “现在接单已经全部满了,的订单都要等到3月15日后才能继续接,现在只能满足老客户,对新客户已经没有能力接单了。”田伯陵说,现在接单都是主要按照工信部保供名单,提供给名单上支柱型大企业,许多小企业无法顾及。

  在医用口罩、熔喷布、熔喷布专用料、原材料这个链条里,专用料是最重要环节。

  田伯陵介绍称,生产熔喷布专用料的主要原料为聚丙烯(Polypropylene),材料供给主要来自中国石化。据公开报道,2月18日,中石化、中石油均紧急调整生产装置来生产医用聚烯烃以满足无纺布聚丙烯纤维专用料、医用聚丙烯专用料等医用物资原料的需求。

  从聚丙烯到熔喷布专用料,卡在哪里?

  “主要就是产能有限,验收标准高。”田伯陵说,目前国内无纺布厂较多,但由于熔喷布专用料利润低、技术要求高,属于小众偏门的领域,生产厂商非常少,“能存活下来的基本上只有几个大型企业。”

  田伯陵介绍称,目前一条专用料生产线条生产线。“现在大家都在大量上口罩机,以为有口罩机就能解决问题,但上完后发现缺熔喷布,上了熔喷布生产线后又发现没有专用料,其实这是一环扣一环的。”

  不过,田伯陵成,在激增的需求量和熔喷布高涨的价格下,熔喷布专用料利润却没有太大变化,“生产熔喷布的企业找我们买专用料才1万/,生产后熔喷布卖到20多万/,科技频道在黑市上甚至炒到40万/。”虽然上游决定产量,但利润基本都在下游。

  而在专用料的下游,熔喷布生产企业也有压力。

  湖北迈尔特新材料有限(以下简称“迈尔特”)是仙桃市最大的熔喷布生产企业,对于目前一走高的熔喷布价格,该一负责人党中华称,更多是中间商在炒作,“现在熔喷布的价格非常混乱,我们的出厂价实际都不高,主要是中间商在中间加价出售。”他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利润只是相比以往有小幅度增加,但面临的问题却更多了。

  党中华告诉澎湃新闻,他们现在只有一条生产线,一天的熔喷布产量约可以支持生产25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但仍严重不足,“即使我们产能翻10倍都不够。”他说。

  作为湖北仙桃市防控物资重点生产企业之一,迈尔特生产熔喷布需主要保障湖北地区熔喷布供应,“我们现在已经把地方客户的合同全悔了,所有客户都想要货,但我们连湖北本地的企业都保障不了。”党中华说,以往生产线小时生产,依然供不应求。

  党中华也考虑过增加生产线,但设备生产周期太长,增加一条生产线个月的时间,解决不了燃眉之急。

  最让党中华忧心的是客源问题,“现在为了保障湖北供应,我们已经全部推掉了外地的企业,停止供应,外地客源就要找厂商合作,这意味着这等过去后,我们可能会面临客户大丢失的问题,就涉及到我们企业存亡的问题了。”他说,不知道过后自己的企业还能否生产下去。

  提醒:不达标熔喷布,企业加强监管

  需求激增、售价猛涨,熔喷布的质量问题也面临。

  “只能说假货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安普森医疗总经理姜江告诉澎湃新闻,劣质熔喷布在市场上一直都存在。他称,此前口罩厂大多和熟悉的熔喷布厂商合作,如今在需求激增、部分熔喷布厂家被当地监管、口罩厂不得不重新找货源的情况下,劣质熔喷布或将泛滥。

  姜江说,真“假”熔喷布比较难辨认,需要进行专业检测,检测成本高,但生产熔喷布却比较容易,“熔喷布都需要达到一定的过滤效果和指标,假熔喷布就达不到标准,就是起不到防护病毒的作用,有的假货甚至连静电吸附都不达标,也就没有隔离病毒的效果了。”

  田伯陵从熔喷布专用料的角度进行了。他告诉澎湃新闻,医用口罩里外两层都只是支撑作用,过滤病毒最重要的就是中间的熔喷布,普通熔喷布过滤效率为50%,需再加工增加静电吸附后,才能达到细菌过滤99%以上(简称BFE99)。

  “滤效50%的熔喷布只能做民用防护口罩,只能防尘、防灰,隔离不了病毒,但所有医用口罩、外科手术口罩,都必须用滤效99%的熔喷布。”田伯陵介绍称,生产滤效99%熔喷布耗时较长,会降低产能,在利益的驱动下,就可能有人“造假”,“造假就是说会生产一些达不到标准的熔喷布,做成口罩后明明是民用防护口罩,没有防护病毒作用,却非说是99%的医用口罩。”

  2月26日,应对新型感染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部介绍,已侦破制售假劣口罩等防护物资的案件68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560余名,查扣伪劣口罩3100余万只及一批防护物资,涉案价值达到1.74亿元。其中,7成通过微信朋友圈及微商售卖。

  作为熔喷布的生产企业,党中华告诉澎湃新闻,他了解到目前市面上假冒伪劣的熔喷布比较多,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强管控,在严查假冒伪劣、三无医用口罩的同时,也应该加强对熔喷布产品的监管。“老百姓自己是很难分辨医用口罩里熔喷布的好坏,如果购买的医用口罩没有防护效果,危害会比较大。”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口罩产能熔喷布之困:价格涨至10倍仍“一布难求”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kejipindao/2020/0523/5756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