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楚回忆录《龚楚将军回忆录》读后感(转载)

科技频道 2020-02-18158未知admin

  《龚楚将军回忆录》被萧老师看作中国最好的十本回忆录之一,因为版本很稀少,老师估计每本市价在500元左右,我记得老师讲到其所存的也只是一本复印本,所费也要98元,因此这本书价值不菲。我下载的是电子版本,是《月刊》1971年9月至1972年5月连载之龚楚回忆录《参加武装斗争》中《第三编 井冈山圣地》全部内容为底本电子版本书籍,《参加武装斗争》,即后来由月刊社结集出版之《龚楚将军回忆录》(,1978)。我在网上下载的只有第三编,因此现在读来也不全,但可以谈点自己的看法。

  龚楚将军回忆录回忆的是其早期进入新式学堂,后参加孙中山国民,最后被党争取来,成为一名农运及军事干部的一段人生历程。龚楚将军是怀着“不平等的、妨碍人类进步的就,建立平等、人类和平共存的新”(上,P4)的崇高理想,加入队伍的,先后参与创立了红四军和红七军。回忆录分上下两卷,主要回忆的是苏区及其之前的历史。

  我重点读的是第三编,主要讲述的是“从北江到香江——红军往事”这一编,其实描述的就是龚楚将军从的主义者到开始反思主义的过程,而这个反思的契机就是的“赤色恐怖”。

  在回忆录中,其提到“”所对应的“赤色恐怖”概念,“”按照龚楚将军的解释,“白色代表,党及工农群众积极份子,造成恐怖现象,人称之为”;而“赤色恐怖”,“赤色代表,放火,手段残,造成恐怖现象,人称之为赤色恐怖”。

  其实在党的过程中,赤色恐怖是与的理想相伴而生的,只要的理想崇高,至于手段,那都是次要的,在有些地方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在这点上有点与马基雅卫利《君主论》主张的观点同。家本身最初都是主义者,可是,如果家树立了一个终极目的,而且内心相信这个终极目的,那么,他就不惜为了达到这个终极目的而等别的东西,,实行。因为他们相信对敌人的,就是对的。龚楚回忆录于是的恐怖也就是主义。我可以列举两个事例。曾与将帅范石生有结义兄弟之情,在最危难之时候,曾以五千大洋许以收编度过,但在郴州之役,范石生的军队就被算计掉了,此战后,在被龚楚将军打趣时言“没有恩怨和私情可言,阶级立场不同,就是生身父母,也要,何况是结义兄弟?”;我们看待也一样,理解,恐怕完全说其追求个利是说不过去的,而是相信这是为了大众福利、终极目的而不得不如此办。内心而实际上做了,实在可悲。因此过程中,可见圣洁的目标高过一切,过火现象就时常发生。

  如湖南的农动(关于王国维的死因,学界有很多观点,尤以历史学家陈寅恪的观点最具代表性意义,他认为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衰微导致的,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已死亡之边缘之缘故,为此文化深染的载体----文化人,也必将死亡。这种解释可谓典型。不过在《郑超麟回忆录》一书中,他提出了另样的观点,虽然只有一笔带过,却引起了我的注意,郑超麟在其回忆录中谈及王国维死因时,认为与湖南农民起义提出过火的土地要求有关);

  肃反狂潮(根据张国涛的带刀卫士何福圣的回忆录《肃反根源》一章记载,肃反过程中。有的干部竟以识字多少、手上有无茧疤、皮肤是黑是白,来判断,吓得读过书的人装着不识字,皮肤白的拿土往脸上抹;延安还有专门的“队”,多有者,“延安牌”的老干部最喜欢听的那首郭兰英唱的《南泥湾》,很多当年在南泥湾因受冤的老兵是很不愿意听到这首曲的,如刚才提到的何福圣等,因为那曾是很多受冤老兵的灾难之所);

  坚壁清野(如何福圣回忆录《大撤退》一章记载张国涛撤出川陕根据地,川东游击军红33军第93师奉张国涛令采取的就是这种方式---把老百姓的子全部烧掉—那是红军历史上“最为独特凄惨的一幕”);

  而龚楚将军主要回忆的是湖南农动中的赤色恐怖。结合张国涛回忆录,农动的赤色恐怖有如下表现:

  1、地主豪绅,而不顾及其是否是劣豪劣绅,在湖南就“有土皆豪,无绅不劣”,“矫枉必须过正”等左倾情绪;2、土豪不分土地政策;3、以拒租拒债代替交租交息;4、谷米阻禁;5、乡村旧风俗,寡妇改嫁等;6、乱杀乱烧,党的是“要杀绝地主,其屋,以赤色恐怖对付。”等等。

  因此在湖南,龚楚将军说“湖南的农动,在国共合作期间,不仅人为过激,甚至高阶层人士(除之外)亦多认为过火。当时农会控制了乡村,地方官——县长——大多数失去,实际无法农会和工会的种种。他们在乡间任意豪绅地主的财物,形同盗匪,并将豪绅地主,,,无数。军官家属亦不能幸免。甚至连高层李立三的父亲亦农会。” 龚楚将军回忆,李立三的父亲之所以被杀主要是因为李立三与湖南农动的领导者有很深的矛盾纠葛,因此,赤色恐怖了同志间的友谊,但是农会控制地方,采取残无的赤色恐怖,使的一些中下层军人及上层军官如唐生智、何健等(也得考虑),有些是同情的,也开始疏离出去,成为的死敌,因此了国共合作的前景。张国涛在其回忆录第二册第四章,有专门的《农动》一章回忆了当时的农动情况,他说,当时中国较早从事农动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澎湃(1921年),另一个就是(1924年)(不同的章节,张都说他们是第一个开始这项运动的,因此有矛盾),他们一个在广东,一个在湖南。湖南的农动发展最快,全省79个县有54个县成立农协会,农协会人数在1927年2月的一次统计是200万人,最多的时候达到451万人。发展如此之快,张国涛在回忆录中解释其原因主要有,南北战乱,农民;湖南地主团练多为军队收编;湖南如注重农运工作;太平斗争鼓励等,因此发展特快,但缺乏斗争知识与经验,因此农动比较过火,抛弃国共合作时门面上的缓进政策,而步入激进的,采取激进“蛮干行为”,成立工农苏维埃,使很难看,因此过火的农动,也就成了摧毁国共合作、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毋庸质疑,国共合作时期,农动与国民有很强的支持作用,但是过火的农动同样阻碍着国民发展。

  造成如此,原因很复杂。其中有复杂的个人矛盾(李立三与有矛盾,李的父亲就被“乱干”掉了,为此李立三还伤心良久)及党人普遍“自傲”心理来解释。这种“自傲”心理使一些高层党认为农动远比历史上的农民要先进,他的目标是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思考的是农民的利益,因此是圣洁的,矫枉过正才能建立真正的工农,实现农民从步入天堂的历史理想主义目标,同时也为打击增加砝码,不想却为国民带来灾难。

  另外农民的狭隘意识、初生的党缺乏经验也是必不可少的原因。最早注意农民问题的是陈独秀,他在研究义和团运动过程中,注意到农民的落后性,因此在建党时不想的圣洁性被农民狭隘的落后意识所污染,因此对农民问题研究不够,也没有形成明确的农动与土地的政纲。根据施拉姆的《》一书第五章记载,“陈独秀于1923 年8 月说,在象中国这样的小农国家里,‘自耕农居半数以上,这种小资产阶级他们私有权的观念异常坚固,如何能做主义的运动?’1924 年12 月时他还认为,不仅是“资本国家的”的‘主力军’,而且‘在被资本的国家之国民’中,也须‘做一个督战者’。至于农民,只不过是的几个同盟军之一,所有的农民都‘带有性’。”因此早期党人是不重视农动的。而、澎湃等人领导的农动,也是在实践的初始阶段,缺乏经验,造成政策的失误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瞿秋白在农动过程中的盲动主义就是一个代表(瞿秋白,在“多余的话”中,开篇慨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之后回忆了自己一生的错误历程,认为其本爱文学,其对没有多大兴趣,却阴差阳错成为,真是历史的误会。在话里,讲到自己经历时,也谈到自己缺乏经验的一些错误。)其书中说:“在中国民族解放运动和最复杂最剧烈的线汇合分化转变的时期,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当时,许多同志和我,多多少少都犯了上的错误”,这些错误就包括盲动主义背景下过火的农动,有些地方试图让土地代替国民,造成很多赤色恐怖。当然国共之后,即使瞿秋白已经退下来,盲动主义的历史惯性,或者说纠错的历史惰性,立三线仍在延续错误,仍一直困绕着农动的发展。瞿秋白在在《多余的话》中就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值得寻思,他说“因为当时整个线错误,所以不管主观上怎样了解盲动主义现象不好,费力于枝枝节节的纠正,客观上却在领导着盲动主义的发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认为瞿秋白这些话并非是多余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我在看张国涛回忆录过程中,发现国共合作时期,农动的过火,与国际的关系不大。这个时期,国际一直在提醒,土地一定要纳入国民之内。

  对于这种赤色恐怖,龚楚将军的反思是“我是一个以主义思想为出发点的者,眼见到这种违反的行为,我内心觉得很难过,并使我陷于极端之中。”

  之后,其离开红四军,他进一步反思认为“我参加的志愿,是希望能创造一个幸福美好的,在当时存在的各种不合理的现象,更支持了我的思想继续发展,可是,在这几年的斗争过程中,使我印象最深的是:土地时,农民向地主豪绅的激烈清算;和地主豪绅伺机向农民的报复,在循环不已的斗争中,既了主义的,也没有增进人类的幸福,反而使生产萎缩,农村经济破产,固有的生活方式了,新的生活根本没有建立起来,人与人之间彼此猜忌,彼此防范,除了的命令之外,简直变成了一个奴隶。人性了,了,人格也了,平等,更谈不到,这样的手段,难道是我所应追求的理想吗?这些问题,使我感到无限的困惑和烦扰。”

  因此,主义与为理想而的性,此时在龚楚将军的心里,龚楚回忆录达到空前的矛盾状态。在当时那个极端人性、人格、、个性、平等的狂飙浪漫主义,其从理想主义转到冷静的的和思考,我不得不说是难能可贵的。其已经怀疑其怀着一颗爱国心、一个的理想主义鼓舞着参加到改变现实世界的运动,是否所有的都是正确的。我在其身上,看到了一位产对自己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的一种冷静思考。这也说明其已在实现着一个从理想主义向经验主义不断的过程。所以,看到龚楚的反思,也使我想到顾准在《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一书中言“籍寡头政体、纪律来维持的这种平等主义、尚武和集体主义,其结果必然是和,是堂皇的外观和的内容,是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罗兰夫人讲“,,多少假汝之名以行之”,真是令人而发寒的名言,这名言所的目标就是“克服异化”陷阱。

  因此他从经验出发,一方面呼吁“领导斗争,不仅要有正确的线,而且须有正确的指导原则,否则,就会造成无可的理想的严重现象。”另一方面,对过激农动很失望,甚至在回忆录里公然认为,中国性最彻底的应该是以小资产阶级及知识为代表的群体,而不是农民,因为农民有太多的落后性。

  正是吸取了这些经验教训,红七军入赣之前在广西右江地区得到了蓬勃发展,成功的秘诀是“把悲天悯人的心理,主义立场,或多或少渗进些改良主义的意识”(上,P315)。

  那么,龚楚将军作为一个主义老战士,“赤色恐怖”为何能够在其思想中引起如此大的涟漪呢?我想,这非不坚定能够解释的。龚楚将军本身就是一个主义化的者。在五四时期,其本身就受到五四的平等、人性张扬、民族国家等观念的影响,但是五四又是多歧的,后期化,或者说化主义的,强调集体主义、民族国家观念及,反而隐匿了很多人性、人格、、个性、平等等观念,隐匿不表示不存在,既然存在,矛盾的纠葛就会无休止,同时也引发他们去进一步反思理想主义的可取性,这是具有时代特色的。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反思,湖南农动确实存在过火现象,连自己在《湖南农动调查报告》(选集,第十八页,1953年版)中也不得不承认其过火的一面,这种过火的一面同样也映衬着不足的一面:1、农动过程中,这种打富济贫,或者说杀富济贫政策,把财富及土地平分给疾苦之农,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农民热情的提高,对夺取更是有利,毕竟中国农民占绝大多数,这是缓进的农村政策,无法比拟的,我个人认为也是以后此飞快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重视农动高过工人运动,但偏向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国共合作时期,往往委派从事农民工作;而党偏向自下而上的领导农民斗争来自觉改善生活,因此两党政策不同,效果也相异。但过于重视效应,而忽视了农业生产、农业管理、农业政策制定及农业品种改良,因此对农村经济的发展并未有益。2、农动过火,但又无武装斗争的准备,更别说武装指挥系统了。因此张国涛在回忆录中,借别人之语,其“斗争确是激进,武装准备却是落后”,所以,当反扑而来,农动只能走入地下,成为游击战争及其“扩红”的群众基础了(关军“扩红”可张闻天夫人刘英回忆录“于都扩红” 一章)。

  我想斗争中,后期总结这些经验教训,付出的代价也是的。2008-9-25

  标签:赵大华 央视 浴血 龚楚 回忆录 项英 陈毅 主旋律 正剧 真实 杂谈

  我在星球六的日志中,点评了当天晚上落幕的央视连续剧《浴血》。这部剧作中的“一”主角是龚楚民,其原型是红军龚楚。电视剧中的正面人物、人物几乎全用了真名实姓,而编导为什么唯独要改动龚楚一个人的名字?党因为而原谅了龚楚,而电视剧编导为什么却要执意在剧作中对这个人判处“”?看起来编导们此举是弄巧成拙、贻笑大方,实际上他们对龚楚的艺术人物处理存在着难言之隐。

  《浴血》的揭开了20世纪上半叶国共内战历史中早已尘封了的往事,同时也撩起了人们对于那个特殊时期一些的人事进行打探的兴趣。尽管电视剧的导演“令”红军战士在最后的战斗中“击毙”了龚楚民,然而龚楚却一直生活着、奋斗着,活到1995年,享年95岁,且是善终,其寿命大大超过了他原先的老战友、后来的死对头项英(1941年皖南事件后被其副官枪杀在睡梦中)和陈毅(中被罢官,1972年死于癌症)。

  也许,编导们对龚楚名字所做的微小改变(仅仅在其后加了一个字),与其说是遵循了“作品需要尊重事实但又不能拘泥于事实”的创作原则,还不如说是出于一种难以的上的需要。如果让一个而退,岂不是要给人一种“也有好”的印象?故事中红色当事人的亲属和部下会满意这种的真实吗?如果没有了的功用,这部电视剧还是主旋律正剧吗?因此,必须死去,哪怕以公然的情节去处理这个人物,冲减掉作品整体上本来可能会产生的真实性效果,也在所不惜。

  左为王斑饰演的龚楚民(龚楚原型),右为弃政从商之后的龚楚将军(1901-1995)

  同时,编导在龚楚身上造假,还是为了回避一个难以作答的问题。龚楚其智大勇,是一位怀抱建立公平美好理想的者,满怀地加,奋不顾身地投入战斗,身为红军高级将领,为什么却要红军,更要反戈一击?从后来龚楚在战场上的表现看,当时内战伤亡的惨烈,的恶劣,似乎都难以成为其、红军的理由,至少不是完全的理由。对于这个问题的探究,至少在目前,电视剧的编导是为力的,也会是吃力不讨好的。因此,通过改变龚楚的真实姓名,用虎头蛇尾的方式处理这个的人事,从历史的真实淡化开来,跳进艺术的虚构,借此回避难以作答的问题,就成了编导们一个不错的选择。龚楚回忆录

  艺术作品尊重事实也好,事实也罢,历史的真实终究无人能改。龚楚曾经是党和红军高级,跟项英、、陈毅等人搭档共事,与一起发动百色起义,参与创建红四军和红七军并担任,也曾因为“右倾主义”被撤过职。在“第五次围剿”之后的三年游击战争期间,他开小差向军队投诚,带领国民军攻打红军,后来作为一名将军参加战争,立下战功,抗战胜利后还担任过徐州市市长等职务。据说,龚楚1949年又曾向投诚,被派遣去海南岛担任向守军劝降的说客,但他半道上心灰意冷,看破,毅然弃政从商,在定居,一度曾去美国居住,持有美国绿卡。1990年秋天,由于政策发生了变化,90岁高龄的龚楚应邀从回到,在广东老家定居,安度晚年,直至寿终正寝。龚楚生前曾著有《我与红军》、《龚楚将军回忆录》两本书。

  龚楚为什么成为一名的主义者、红军的?这个问题应该由专门的研究者,根据真实的史料加以研究,不带党派,给出一个恰当的结论。但是,从他的两本著作中,也可以发现他的心历程,从中窥见这位曾经的充满着的党人的内心世界。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无法看到这两本书,原来网上存有的其回忆录的页面近日也消失了。还好,我发现了一位网友写的文章,内容是他阅读龚楚回忆录片段之后的感想,颇有意思,特转帖于此,与各位关心那段历史和龚楚其人的博友分享。

  举报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fhz1201时间:2009-09-25 14:16:08为自己以前的不光彩的历史,转责于他人,这是人的本能.龚楚当然也不例外.看了楼主引述的龚楚的一些观点,感觉所谓反思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中国性最彻底的应该是以小资产阶级及知识为代表的群体,而不是农民,因为农民有太多的落后性。”——这个结论可以当作笑话来看。除了个别以天下为己任者,有吃有穿革什么命?当时的中国,小资产阶级和知识不多啊,能称得上小资产阶级的,差不多就是上等人了!任何事情都别想完美,要想完美,结果就是瘫痪!——这是丘吉尔说的!

  龚楚回乡后不久,经广州绥靖张昭芹的引荐,在余汉谋的粤军第1军先后任剿共游击司令、粤湘边区剿匪指挥官、粤北五县联防主任等职务。10月13日,龚楚率领30余人伪装成红军游击队,诱使赣粤边游击队后方主任何长林叛降,并在南雄北山龙狮石以召集游击队开会为名,将北山游击队一部诱入其设好的埋伏圈,投降。结果发生战斗,游击队除逃走几个外,其余30多人均,这就是“北山事件”。龚楚、何长林在途中偶遇游击队侦察班的吴少华,龚找项英、陈毅汇报工作为名,要吴带。不料被吴少华,在到达营地时抢先登山,通知哨兵鸣枪。项英、陈毅及李乐天、杨尚奎、陈丕显等人听见枪声迅速逃走,躲过了这一劫。

  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ftlt19时间:2009-09-26 05:53:51这种人是人精, 从不讲真话,真正的反思的, 很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的人物

  龚楚为什么成为一名的主义者、红军的?这个问题应该由专门的研究者,根据真实的史料加以研究,不带党派,给出一个恰当的结论。但是,从他的两本著作中,也可以发现他的心历程,从中窥见这位曾经的充满着的党人的内心世界。

  举报8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小刀阿金时间:2011-06-25 13:24:08ZG某位经历过那段的在回答记者问的时候,承认龚的自传有一定的线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小刀阿金时间:2011-06-25 13:26:22彭老总是个好汉~~!举报10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养成飞刀时间:2011-06-27 00:29:05回楼上的楼上,记得那是杨尚坤问陈毅,陈毅回答大至属实。具体是啥我也不清楚啊。来自11楼

  埋红包点赞作者:非魚亦魚时间:2013-06-04 07:06:25张国焘的回忆录,这是史家早已论证过的,李立三父亲之死就是一个事件。北伐期间,蒋曾到过,上拜访过李父,李父的被杀是在蒋离开后传出的,结果李父不久就因为女儿生病来到。其女为蒋先云妻子,蒋先云当时已脱离蒋,忙于反蒋运动,故而请岳父母来照顾妻子。李父实际上死于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的1941年,他在去世前还曾多次写信给、重庆的八军办事处询问儿子的。毛在产生之时与李立三关系尚好,李立三主持大局之时,身在苏区的毛还曾因为消息闭塞,写信给李,要他寄去一些书籍、报刊。李父到时有一件事很有点意思,他以为儿子、女婿做了大官,可以帮助他解决生活问题,谁知道临走时儿子只给了他十几元钱,并称自己每月只有三四十元津贴,李父不信,因此回家后常对人说,党不顾家。

  埋红包点赞作者:411017时间:2014-09-27 12:27:55@非魚亦魚 11楼 2013-06-04 07:06:25张国焘的回忆录,这是史家早已论证过的,李立三父亲之死就是一个事件。北伐期间,蒋曾到过,上拜访过李父,李父的被杀是在蒋离开后传出的,结果李父不久就因为女儿生病来到。其女为蒋先云妻子,蒋先云当时已脱离蒋,忙于反蒋运动,故而请岳父母来照顾妻子。李父实际上死于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的1941年,他在去世前还曾多次写信给、重庆的八军办事处询问儿子的。毛在产生之......-----------------------------

原文标题:龚楚回忆录《龚楚将军回忆录》读后感(转载)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kejipindao/2020/0218/2412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