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疫病斗争史中,那些不能忘却的人和事

科技频道 2020-02-1881未知admin

  文 付一夫

  疫病,总是与人类如影随形。

  作为人类最古老的敌人之一,数千年来,致命的疫病时常会“光顾”人类,给世界各个角落带来与灾难,还深刻地影响了无数个人乃至国家的命运走势。人类为了繁衍下去,必须要不断地同各种疫病作战,因而人类的发展史,也是一部与疫病斗争的历史。

  在此过程中,总有那么一群“者”,他们不畏艰险、科技频道勇往直前,始终冲在最前线,甚至不惜以毕生名誉与身家性命为赌注,只为击败疫病。他们留下的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一、巴斯德:造就的“疫苗之王”

  19世纪的法国,在狂犬病的阴霾之中。

  当时,面对狂犬病患者,医生都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高温的灭菌能力,请铁匠用烧红的铁棍去烙烫伤口,以期能烧死病菌。可是,高温根本杀不死细菌,病人遭受了如此的,非但没有任何效果,还会加速死亡的到来。

  那个年代的人们,无不谈“犬”色变,上碰到狗就躲着走。一旦有人患上狂犬病,必定会落个“众叛亲离”的。

  直到巴斯德的出现,让一切有了希望。

  出生于一个法国贫苦家庭的巴斯德,从小就勤奋好学、喜欢钻研,对于得病之后的无助,他更是深有体会。他决心改变国家这一不幸的现状,并于1882年正式了对狂犬疫苗的研制工作——尽管那一年,他已经60岁。

  在此过程中,巴斯德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与挫折,但他始终地重新来过。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研究需要,必须经常从狂犬的口中采集唾液,巴斯德竟然直接口含一个玻璃滴管,对着狂犬的嘴巴将唾液一滴一滴地吸入滴管中,全然不顾随时可能的生命。

  多次动物实验后,巴斯德推断出狂犬病病毒可能集中于神经系统,就大胆地从病死的兔子身上取出一小段脊髓,悬挂在一支无菌烧瓶中,使其“干燥”。随后他发现,没有经过干燥的脊髓是极为致命的,如果将脊髓研磨后将其和蒸馏水混合并注入健康的犬只体内,狗必死无疑;相反的,将干燥后的脊髓和蒸馏水混合注入狗的身上,它们都神奇的活了下来。

  基于此现象,巴斯德断定,经过干燥后,脊髓中的病毒已经死了,至少已经非常微弱。于是,他把干燥的脊髓组织磨碎加水制成疫苗,注射到犬只脑中,再让打过疫苗的狗,接触致命的病毒。又经过反复的实验后,接种疫苗的狗,即使脑中被注入狂犬病毒,也都不会发病了。

  巴斯德兴奋地宣布,狂犬疫苗研制成功!

  可是,虽然动物实验大获成功,但人体试验却无人敢尝试。巴斯德本已做好打算要在自己的身上做实验,可还没等他着手落实,一位近乎的女人带着刚被狂犬咬伤的小男孩来到了巴斯德的实验室,哀求巴斯德救救她的孩子。

  由于不敢确保生命安全,谁都不敢给小男孩注射疫苗,当时甚至还有人提出:“把孩子当试验品是不的,我们不知道应该用在人身上的剂量。”但医者仁心的巴斯德却坚定地回答:“我确定我是在救一个孩子的命,而不是在拿他当实验品。”

  就这样,人类历史上的第一针狂犬疫苗被打进了小男孩的体内——巴斯德的方案是给孩子注射毒性降到很低的兔骨髓乳化剂,然后再逐渐用毒性较强的乳化剂注射,希望在狂犬病的潜伏期过去之前,能使孩子产生抵抗力。随后持续地观察他的情况变化。最终,在注射了十几针疫苗后,小男孩奇迹般地痊愈了。

  狂犬疫苗第一例人体试验宣告成功。

  冒着感染狂犬病的风险,担着罪的可能,宁愿赌上一辈子职业生涯与荣誉的巴斯德,终于成功战胜了狂犬病魔。

  事实上,科技频道不仅狂犬疫苗,巴斯德在鸡霍乱、炭疽病、蚕病等方面都取得了丰硕的,他发明的“巴氏消毒法”至今仍在被应用。

  虽然荣誉满身,但在治病救人上,巴斯德从来不以地位为,从来不因患者身份有所差别,更不会利用疫苗谋取利益,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终生未改的:利用研究结果获利是学者的耻辱。

  怀揣一颗的巴斯德,是真正的“疫苗之王”。

  二、琴纳:无所的“天花终结者”

  如果爱德华·琴纳没有行医这条道,博学多才的他,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地理学家、作家、音乐家或者生物学家。可若是这样,很难想象大半个地球的天花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几百年前的欧洲大地上,天花正广泛流行,一些勘探者、探险家和殖民者还将它带到了亚洲和美洲。有数据表明,16~18世纪,欧洲每年约有50万人死于天花,亚洲每年约有80万人,整个18世纪死于天花的欧洲人总数在1.5亿以上,就连法国国王易十五都未能幸免。

  人小志气大的琴纳,在13岁那年就发誓要消灭天花。在哥哥的帮助下,琴纳跟随外科医生卢德洛学习了7年医术。学成后,琴纳在卢德洛的推荐下成为了格洛斯特医学会的会员,开始参与各项学术研讨活动,而他对天花防治的研究也逐渐向着更深的层面开展。

  一次偶然的机遇,琴纳发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现象:在当时的英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天花的者,但唯独养牛场的挤奶工人中间没有人死于天花或者变成“麻子”,尤其是那些挤奶姑娘和牧牛姑娘们,人人都是皮肤光滑,漂亮得很。

  这不禁让琴纳心生疑问:莫非牛痘和天花是无法共存的?它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难道牛痘能预防天花吗?

  带着这些问题,琴纳深入到各地走访,从而更加深入地研究家畜,但他的却不被同行所认可,琴纳只得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大量的实地调研。他奔走于大大小小的牧场,观察了无数的奶牛后得出结论:牛痘也是天花的一种,几乎所有的奶牛都出过牛痘,人在和奶牛接触过程中很容易会染上牛痘,但并不会致人于死地,反倒是得过牛痘的人都不会再感染天花。这很可能意味着,得过牛痘的人会直接获得抵抗天花的防疫力。

  于是,琴纳萌生了为人们进行牛痘人工接种来预防天花的大胆想法,可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琴纳必将成为罪人。

  为了消灭天花,琴纳义无反顾地迈出了这一步。47岁生日那天,经当地人同意后,琴纳在一位名叫詹姆斯·菲普斯的八岁男孩身上种入了牛痘病毒。不久后,菲普斯就感染了牛痘。过了两个月,菲普斯的牛痘病症完全消除,琴纳又给他种入了天花病毒。随后的20多天观察期里,琴纳每天都如坐针毡、度日如年。万幸的是,菲普斯身体一直非常健康,完全没有任何感染天花的症状。

  琴纳又到附近村庄为几个孩子做了牛痘接种,结果都很理想。琴纳便趁热打铁,写了一系列针对牛痘疫苗研究的论文。而后,他的研究逐渐被业内认可,牛痘接种也开始被所接受。到了1801年,英国进行牛痘接种的人数多达10万。

  到了1871年,英国了强制接种牛痘的;与此同时,琴纳撰写的文章被翻译成了德语、法语、西班牙语、荷兰语等多种文字,牛痘接种法也随之流传于世界各地。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盛赞牛痘接种法——“所有的朋友都会高兴地看到这一发现,有了它,人类就可以。”拿破仑更是将琴纳奉为“伟人”,对他尊敬有加。

  回过头去看,如果当年琴纳没有勇气进行第一例人体实验,或者选择了同行,那么天花还要蔓延多久?幸好,琴纳了下来,守住了科学的与科学家的无畏。

  顺带说一句:迄今为止人类唯一彻底战胜的烈性传染病,正是天花。

  三、伍连德:坚韧果敢的“抗鼠疫斗士”

  1910年,我国东北地区突然爆发了一场的大规模流行性传染病:染疫病人“先发烧,次咳嗽,继以,不敷日即身死,死后皮肤呈紫红色”。这些症状无不指向那曾令全世界都为之胆颤的瘟疫——鼠疫。

  处于整个鼠疫流行中心的东北三省,形势以可见的速度急剧恶化:1910年11月中旬,每日死亡人数为数例;1910年12月初,每日死亡人数达到一百多人,彻底沦陷;1911年1月初,沦陷;1911年1月中期,沈阳沦陷。仅仅20多天,鼠疫就传遍了整个东三省,平均每月死亡一万人,很多家庭都是举家暴毙,直接被病菌灭门。

  东三省总督锡良向朝廷呈递的奏折里,科技频道称东北“如水泄地,似火燎原”。

  更为的是,当时的东北是中国的工业中心,有着全国最为发达的铁网络,随时会沿着交通线迅速蔓延,局势很可能在不久后失控。

  值此危急时刻,羸弱的清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承担处理东北鼠疫的重任。

  31岁的伍连德成为了最佳人选,他不仅在流行病学和细菌学领域学有所成,还受过良好的医学训练,更重要的是,他身上充满了为国解难的决心和意志。因此,在外交家施肇基的推荐下,伍连德被委任为瘋疫调查员,前往了解。

  刚到,伍连德就干了一件全中国都没人敢做的事——解剖死尸。

  通过对死亡患者进行病理解剖,伍连德确定此次瘟疫为鼠疫,并且不同于此前席卷欧亚的腺鼠疫,这是种前所未见的新型疫。腺鼠疫是从鼠传给人,而这种鼠疫是人与人之间通过呼吸系统,鼠身上却根本没有。基于这些特征,伍连德将其命名为肺鼠疫,它传染性强,死亡率高,且根本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面对新型瘟疫,伍连德认为,控制必须实行严格的隔离检疫,并根据蔓延的方式和可能线条。然而,由于实在过于凶猛,百姓死亡无数,当时仅傅家甸坟场就露天停放了数千具尸体,无人过问。伍连德敏锐地察觉到,这可能是极为的传染源,随即提出要将尸体集体火化。

  这可是!按照中国传统文化,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不能安葬就没办法见祖,更何况要一次性焚烧掉几千具尸体,更是万万不能接受。

  尽管当地百姓和地方官一致反对,但在这的紧急时刻,绝对不能墨守成规。伍连德力排众议,甚至惊动了朝廷。好在清当时的一把手、溥仪的父亲摄政王载沣足够,以圣旨的名义批准了伍连德的请求。

  于是在1911年1月30日,伍连德指挥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集体火葬,焚尸三天,火化了数千具尸体。此举在后来被为东北三省鼠疫防疫的转折点,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很大反响。

  而后,经过数月奋战,伍连德和他的战友们终于使东北鼠疫在4月底得到了全面控制。1911年4月,清在奉天(今沈阳)召开了万国鼠疫研究会,这是首次在中国举办的大型国际学术会议,来自12个国家的代表与会。伍连德力压鼠疫研究泰斗、日本专家北里柴三郎,担任大会。而此次会议也成为中国卫生防疫事业的一个新的起点。

  这个了中国国运的男人身上,还有很多令人艳羡的标签:

  中国现代医学的奠基人之一;

  剑桥大学首位华人医学博士;

  协和医学院及协和医院的主要筹办者,医科大学的第一任校长;

  193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候选人,是华界的第一个诺贝尔候选人;

  被梁启超赞誉为:“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纵观伍连德的一生,少年学有所成,青年时不畏中国当时、历史背景的错综复杂,回到祖国贡献所学知识,凭着无可替代的勇气和爱国热情,一次次临危受命,国民于死亡与疾病中,将人生中最年富力强的30 年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他深爱的祖国。

  纵使头衔无数,但他却谦逊地称自己为“斗士”。1959年,伍连德出版了个人传记《鼠疫斗士——一个医生的自传》,在书中回顾了自己为中国服务的历程,表达了对祖国未来的望。

  四、尾声

  巴斯德、琴纳与伍连德的故事,只是人类抗击疫病的缩影。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无数英勇奋战在第一线的人,无论是造诣深厚的权威专家,还是救死扶伤的白衣,抑或是那些默默无闻却奔前走后的医疗物资运输者,都在为守护人类的健康与的繁荣,而贡献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力量。

  也正是历史上无数像他们这样以救人为己任的人,靠着一丝不苟的钻研和一往无前的决心魄力,为民、埋头苦干、求法,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疫病的,深刻改变着历史进程的同时,为全人类筑起了防御病毒的坚固城墙,我们也因此才得以生生不息。

  他们是我们的健康守护神,是真正的脊梁,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

  眼下,的走势牵动着亿万人的心,但只要有这群伟大的“者”在,我们便有足够的理由和底气,去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

  谨以此文致敬!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疫病斗争史中,那些不能忘却的人和事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kejipindao/2020/0218/2411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