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顶着亏损压力,荔枝正式赴美挂牌上市,成为音频第一股

科技频道 2020-01-29122未知admin

  钛注:美东时间1月17日,UGC音频社区荔枝(原荔枝FM) 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价11.03美元,略高于11美元的发行价。

  2019年10月底,成立六年的荔枝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此次荔枝赴美IPO承销团包括花旗、海通证券、AMTD、Needham、老虎证券,招商证券、华盛证券及Prime Numbers。资金将主要用于创新产品研发、AI研发投入和海外市场拓展等。

  此前,荔枝曾将发行价由11美元至13美元更新至11美元,募资额亦从超1亿美元调低至6100万美元,甚至执行了“绿鞋机制”,而绿鞋机制主要在市场气氛不佳、对发行结果不乐观或难以预料的情况下使用,目的是防止新股发行上市后股价下跌至发行价或发行价以下,增强参与一级市场投资者的信心,实现新股股价由一级市场向二级市场的平稳过渡。荔枝方面曾披露,小米、微博已分别表达参与IPO意向,或至多3600万美元的ADS。

  招股书显示,荔枝至今仍未实现盈利。在敲钟前,创始人赖奕龙对此表示:“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而是因为新的投入。随着我们收入规模的扩大,2020年我觉得是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收入为主。”

  抢在喜马拉雅FM、蜻蜓FM前面上市,获得先发优势

  息显示,荔枝上线年,运营方广州荔枝网络技术有限成立于2007年12月。荔枝以音频起家,是一个集、编辑、存储和收听于一体的网络。主要为用户提供可以在线收听和点播的节目,节目包括音乐、相声评书、脱口秀、以及鬼故事和等。

  同时,该平台也支持网络直播、播客入驻等服务。目前,荔枝已加入了IoT布局并与百度达成合作,尝试将互动音频落地到智能音箱IoT场景,同时在海外上线了互动娱乐的产品。

  2010年12月,荔枝就曾获得创新工场100万美元A轮。2011年12月,获得晨兴资本、经纬中国的1000万美元B轮。2015年1月,荔枝获得由顺为资本、晨兴资本、经纬中国、小米科技投资的2000万美元C轮。2018年1月,荔枝FM更名荔枝,同时宣布获得由兰馨亚洲、EMC投资的5000万美元D轮,这也是荔枝IPO前的最后一轮。

  根据招股书,目前荔枝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创始人赖奕龙及其管理层团队、经纬中国、晨兴资本,三者分别持股30%、21.9%、21.5%,雷军系的顺为资本和小米科技也是重要股东。IPO后,赖奕龙持股22.7%,拥有.7%的投票权;CTO丁宁持股4.3%,拥有13%的投票权;经纬中国持股为19.8%,拥有6.1%的投票权;晨兴资本持股为19.4%,拥有6%的投票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荔枝已拥有超过2亿用户,4660万端月活跃用户,570万月活跃内容创作者,已累积超过1.6亿音频内容,总用户平均月度互动次数超过25亿次,端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约53分钟。

  而根据2019年6月,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研究报告》,喜马拉雅月活用户逾七千万,远超蜻蜓位列业内第一;易观提供的数据显示,蜻蜓FM的月活用户和行业渗透率亦领先于荔枝。

  艾瑞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亿。与此同时,音乐、游戏、在线视频的互联网用户渗透率已分别达到89%、82%、74%,而在线%,市场空间巨大。

  目前,国内音频行业呈现喜马拉雅FM、蜻蜓FM与荔枝 “三强鼎立”的局面。喜马拉雅曾表示,2019年底已启动Pre-IPO,额预计约为3.5亿美元,同时或将谋求2020年赴美上市,初步计划规模在5-10亿美元之间;蜻蜓FM也曾多次对外上市意图。

  平均每年亏一亿,七成收入分成给了主播

  业内普遍认为,目前音频行业商业化变现径仍在摸索当中,这一点在荔枝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个月,亏损分别为1.54亿元、934.2万元、1.04亿元。其中,2019年前三季度的亏损几乎是去年同期的十倍。

  对于亏损问题,荔枝曾解释称,这与加大研究和AI应用程序的力度、推出新的交互式音频产品和功能以及增加营销活动有关。在招股说明中,荔枝也明确表示,如果目前的情况不发生扭转,大概率会继续亏损下去。

  在敲钟前,创始人赖奕龙对此表示:“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而是因为新的投入。随着我们收入规模的扩大,2020年我觉得是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收入为主。”

  这从招股书来看,科技频道荔枝的亏损一方面是由于营收方式的单一。数据显示,荔枝净收入主要来自于虚拟礼品(即听众购买以向主播赠送的虚拟礼物)销售,2018年全年及2019年9月30日的九个月,该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高达98.3%及99.1%,而收入不足1%。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荔枝用户中付费比例仅有6.4%,难以通过优质内容获取收入。

  另一方面,在成本上,截至2019年9月30日,收益分享费用即给主播的分成在成本中占比高达93.4%,科技频道占据音频娱乐收入的比例亦高达70%。也就是说,荔枝将七成的收入都分成给了主播,留给自己的只有三成。

  通过高分成吸引并留住优质主播对荔枝而言是合理的选择,但在这种情况下,荔枝就更应该寻找其它收入来源以自身发展。此外,这也增强了荔枝收入的不稳定性——一旦荔枝降低给主播的分成,就可能造成主播的流失。而根据招股书,荔枝的主播集中度较高,截止2019年9月30日,科技频道荔枝平台累计有2520万主播,其中前100位主播赚取的打赏收入,占到平台该项收入的近20%。

  对于喜马拉雅和蜻蜓FM而言,盈利也并不容易。比如蜻蜓FM,对大V们的依赖与日俱增,但是平台需要支付高额的知识版权和推广费用,挣钱的是大V,亏钱的却是平台。在国外,荔枝模式相似的YouTube亦处于亏损的状态。直到近几年,YouTube才逐渐在用户体验、版权、商需求和自身盈利四者之间找到了一条比较平衡的运营模式。一定程度上,YouTube最终还是投向了的怀抱。

  赖奕龙提到,对于音频领域来说,未来的盈利空间更多会来源于互动、社交、内容付费。荔枝尝试在良性的社区生态里衍生更多的商业化空间,未来会继续深耕UGC社区,同时拓展更多样的盈利模式。

  所幸,荔枝的营收一直在高速增长。2018年荔枝录得营业收入近8亿,同比增速超过76%。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则超过8亿元,同比增长46%,其中第三季度收入超过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72%。

  此外,2019年前三季度,荔枝的经营性现金流仍然为负,不具备给输血的能力。对上一轮仍然停留在2018年1月的荔枝来说,上市或许也是一趟救命之旅。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顶着亏损压力,荔枝正式赴美挂牌上市,成为音频第一股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kejipindao/2020/0129/1373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