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镣铐第一章·第一节:加身的“”

财经频道 2020-02-01185未知admin

  与殡仪馆内的寂静、阴冷不同,室外却是生机无限,春意盎然: 杨柳抽芽,绿丝成烟,鸟儿唱着欢乐的……

  春天,也是李线年冬季的一天,我在专案组同志的陪同下,到天津市蓟县所采访。这是我受命对被后的进行的第三次采访。

  我对的前两次采访均是在、受贿案一审开庭之前。当时总觉得“不会死,顶多是无期(指被判处)”。那时他的情绪比较稳定,谈起话来,口若悬河,遇到我问的“深层次”问题,他会巧妙地“避开”。

  而这次采访,却是在被市中级一审判处之后不久。他失望,他不安,他辩解,他倾诉……这次采访,我走进了他的心灵深处。

  采访中,满怀希望地对我说:“我是在春天‘出事’的(指2000年3月1日被‘两规’),我感觉‘了事’(指他的案子有个说法)也会在春天。”

  地处天津市蓟县郊区的蓟县所,有三道铁门。车开进大门后,我和专案组的同志下了车。第二虽然很大,但平时只留一个小门供人出入。进入第二后,死囚镣铐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空荡荡的大院子,约有数百平方米。院内的花草已经枯萎,在寒风中打着颤。院子的北边有一个进区的黑色大铁门,两边是。院子的南边有一排平,是室,是为办案人员犯罪嫌疑人用的。

  与前两次采访一样,我去所办公室联系室,办案人员进入那道大黑铁门办理从的手续。从办案人员办理手续到李线分钟左右的时间。

  是鲜花、美酒和笑脸“堆”成了他背后的高墙电网,死囚镣铐还是这座高墙电网曾幻化成了昔日映衬他的鲜花、死囚镣铐美酒和笑脸?

  但答案似乎又没有。不然为什么现在仍有极少数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听们在高墙内发出泣血的时是一种心态,而舞杖、品尝美酒,肆意、受贿时,又是另一种心态?

  就在几个月前,也就是2002年8月30日,市中级对作出一审判决,判处,也就是说从这天起,就成了“”。

  一条铁镣锁着的双脚。铁镣上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被攥在手里。走时,他提起铁镣来减轻痛苦。

  从所的第三道铁门到室不足50米距离,拖着铁镣走了很长很长时间。

  “哐——哐——”,“哐——哐——”,铁镣拖碰着坚硬水泥地面,发出刺耳又 人的声音,这种声音至今仍不时回荡在我的耳畔。

  我曾经采访过多名加身的犯,多次听过铁镣拖地的声音,但从没有像这次那样刺耳。那声音强烈冲击着我,嵌进我的脑海深处,以至事隔一年后,还常常回荡在我的梦中,并多次把我惊醒。

  “太重了!一审判得太重了。怎么我觉着不是事的事,都给算上了。”嘟囔着走进了室。

  前两次采访,看到他消沉时,我都“鼓励”他,等待作出判决。如今,一审作出了判处的判决。当着办案人员的面,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样“劝慰”他。

  “你有意见,还可以再。我这次来的目的主要仍是陪乔记者采访。”办案人员说。

  “我……”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随后,把眼光转向了我,确切地说是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招聘招聘英才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原文标题:死囚镣铐第一章·第一节:加身的“” 网址:http://www.allofmystyle.com/caijingpindao/2020/0201/1539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