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讨债公司济南局下属企业放 被指以案讨债

财经频道 2020-01-03200未知admin

  官员,甚至参与民间借贷,原本隐藏极深,但随着日久,危机难去,其被曝出的风险正在加大。这不仅源于其特殊的身份、可疑的资金,更源于其在中强势的夺利表现规范民间借贷,非法,应先让疯狂的官贷停下来。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办案方:济南市局历下,被指以其下属企业与企业合作,对外放贷,月息6%。而嫌疑人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称,正是这种“”特殊的追讨方式,导致一家企业陷入停顿,企业负责人身陷。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卷显示,济南新大洲贸易中心解放分中心,于2010年与该中心负责人的亲家签订合作协议,随即对外“投资”近2000万元。而其操作手法与民间完全相同,利息则为每月6%。

  2011年,因还款,直接向上述“”借贷的两家企业及间接借贷的一家企业,均被济南市局历下以涉嫌合同立案,企业负责人随即被控制。其中有企业负责人在一审曾被以合同及集资等罪判处,随即引发其家属公开实名举报,由此揭开“官贷”往事。

  目前,该案已被发回重审,在不久前的一次开庭中,犯罪嫌疑人当庭指出诸多存在明显问题,而其家属则再次向有关部门发起实名举报,认为存在“以案讨债”之嫌。而记者获得一份所记录显示,有企业负责人在时被打伤并被送往医院诊疗。

  资料显示,济南市新大洲贸易中心(以下简称“济南新大洲”)系济南市局于上世纪90年代注册设立,其经营范围为五金、建材、批发、仓储、等。一直以来,其负责人均为局派任。2009年末,该中心申请设立解放分中心,并任命济南市局历下警员齐贵舟为负责人,办公地则为历下院内。

  仅从工商资料来看,无论是济南新大洲,济南讨债公司还是其解放分中心,都不应有投资这一业务。但2010年6月13日,齐贵舟却以分中心名义,与其女儿的婆婆、张华签订合作协议,商定由解放分中心对外寻找、接洽投资对象。且诸多条款显示,拥有警方背景的解放分中心,还可以直接将张华的资金打给投资对象。

  在“甲方(解放分中心)的义务”一项下,“甲方有在乙方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协助乙方处理主张的义务”。而张华支付给解放分中心的“费”则约定为投资数额的2%。

  而记者从多方核实,齐贵舟的女儿与张华的儿子为夫妻,亦即齐贵舟与张华为亲家。而来自济南警方的人士透露,这一协议看似企业帮张华放贷,而实际情形可能是资金亦来自企业。“过去经费紧张,有些部门通过下属企业盈利,来补足经费。张华在里面的作用,有可能是充当出面人,或者说来做掩饰的。”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由齐贵舟牵线,张华先后向张卫、董进借出1100万元和840万元。其中董进又将其中的319万元借予刁继龙。从签订的相关手续来看,双方均采取了民间借贷常用的手法,即把利息提前扣除。由此计算利息,则张华放贷为每月5%,而董进则又以同样利息放贷给刁继龙319万元。实际打款则为齐贵舟将扣除首月利息42万元后的658万元打到山东楷康账上,之后再从山东楷康账上转出,留下319万元。

  此外,在张华与董进的《借款合同》中,双方还约定这笔借款用于董进收购某企业,并约定了“利率、罚息和复利”,在借款逾期未还的情况下,相关利息则变为每天1%。

  而张卫则在此前庭审及相关中声称,所谓“借款”实系齐贵舟与其合作煤炭生意的投资,并以二人一起租赁办公地的相关记录为证。他认为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煤炭生意赔钱后,齐贵舟因此想要收回投入。

  有趣的是,相关中显示,张华与张卫、董进、刁继龙并不相识,这些合作或借款,均由齐贵舟出面办理。甚至,刁继龙家属在举报信中指出,部分“张华”的签名,实为齐贵舟代签,他们由此认为张华并不是真正的“放贷人”,资金也非张华所有。

  这一质疑并未获得支持,亦未对此做调查。而相关举报则至今未有任何答复。

  报案资料显示,2011年3月15日,张华向济南市局历下经侦大队报案称,董进以借款名义其795.48万元,并称这一借款实由其亲家、历下警员、解放分中心负责人齐贵舟联系接洽。

  “我没见过董进,对他一点也不了解。整个过程全部是齐贵舟找我进行操作的。”张华在中对警方称。而齐贵舟则在当年4月6日接受警方询问时,称董进以刁继龙控制的山东楷康(以下简称“山东楷康”)所售产为抵押,短期借款未还,遂前往催要,但之后发现山东楷康并未动工建设。

  “未动工建设,是因为当时还在处理地的问题,没有及时将土地给我们空出。”刁继龙的亲属称。

  一份由济南市历下区燕山工业小区建设总(以下简称“燕山”)与山东楷康签订的《奥体西苑项目合作协议书》显示,在2009年8月,代表的燕山将经十东南侧B地块中的329.85亩交由山东楷康。

  在2011年时,山东楷康已开始做预售工作。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张华曾与山东楷康签订“购协议”,另有不少群众向楷康预交了定金。而齐贵舟在上述接受警方询问时,则称董进以楷康的做了抵押。

  显然,由齐贵舟经手的这些“借款”,在彼时已经出现问题,而刁继龙亲属及下属回忆称,在2010年12月,刁继龙曾派下属找董进要求归还借款,但后者表示“不着急”,而刁继龙认为利息颇高,应及早归还为好。

  “之后就是齐贵舟发现张卫那边的钱给不上,就找刁继龙希望由他替张卫还钱,刁继龙没答应,于是就开始搞人。”刁继龙家属称。

  事实上,张卫与董进二人在企业任职上有交集,而刁继龙却与二人并无交集,只是做生意时认识。且刁继龙强调董进向张华借的钱,之所以先进入山东楷康的账户,是应董进要求走账,且相关协议也都注明,这并不属于刁直接与张华发生联系。济南讨债公司

  家属和员工回忆称,在2011年4月,齐贵舟即前往山东楷康办公地,明确要求刁继龙归还700万元,彼时的理由即资金最初是打到山东楷康账户上的。“董进和他们有协议,有借条,写的很明确,董进从他们那里借,我们从董进借,我们只借了319万元。”

  但并未与张华及齐贵舟直接发生借贷的刁继龙,在2011年7月6日被当地警方控制,在此之前,张卫、济南讨债公司董进则均已被控制。有山东楷康职工,在前往查扣该财物时,齐贵舟出现在现场。

  蹊跷的是,刁继龙最初是以涉嫌合同刑拘,但此后未获检察院。当年8月12日,刁继龙则被变更为涉嫌非法吸收存款继续,9月6日,检察院批准。对于这些变化,刁继龙的家属在拿出大量源于警方的时间记录,指出警方存在明显作假。

  在一审判决中,刁继龙最终被认定为罪,并被判处,其指的是山东楷康的预收款行为。但刁继龙认为这是行业最常见的行为,并不构成,其与燕山的合同足以这一点。

  楷康原职工常虹,出具证词称,在刁继龙被控制次日,她便接到刁继龙本人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如果把董进欠张华的钱还上,他就能出来了。”常虹随即联系刁继龙的亲属在农业银行取出三百多万元,到济南市局历下旁边的一家农业银行营业厅,见到齐贵舟后,根据齐贵舟提供的账,把钱打入了张华的账户中。

  而刁继龙的家属和员工则称,在刁继龙被控制之前,齐贵舟曾多次带人到楷康逼要债款,并提出由刁继龙替董进归还另外的欠款。双方由此产生矛盾。

  但这次还款,并未能让刁继龙恢复。山东楷康的办公地被后,价值700多万元的多辆豪华轿车亦被警方查扣,刁继龙名下产内存放的字画、金银等亦被查扣。但刁的家属称,这些财物迄今未被随案移交,去向不明。

  “如果单纯说刁继龙和董进的欠款问题,那么刁的资产是完全可以还得起的,这是显而易见的。但在抓刁继龙之前,出了一个插曲。”有知情人透露,这个插曲即当年有人向上级寄送了一份匿名信,该信件中称齐贵舟及历下区主要领导以警方资金对外放,通过张华等人从中谋取。

  知情人称这封信最终落入警方手中,于是通过董进间接向张华借贷的刁继龙,被怀疑撰写了这封匿名举报信。

  “根本不可能,刁继龙当时忙着的事情,而且不可能为了这么几百万做这样的事情。”刁继龙家属否认山东楷康及刁继龙本人与那封匿名性有任何关联。

  在被“遥控着”向张华打款三百多万元后,被带走协助调查的家属被放回,而刁继龙则迎来了批准的消息。

  不久前,有警方人士提供的一些资料显示,在所2011年8月12日及13日的记录上,刁继龙被有关人员前来并打伤,且送往医院诊疗。

  而刁继龙则在庭审中称,自己最初被控制在经侦部门的地下室,期间有多次被严重。

  “借钱还钱,天经地义。有矛盾,有争议,可以发起民事诉讼,但他们的种种行为,太过分,也太不守法了。”刁继龙家属在公开实名举报中,质疑张华并无如此多资金,认为该资金来自警方。

  记者注意到,在张卫写下的一份33页陈述中,称自己和齐贵舟系生意合作,而非简单借贷,且称齐贵舟还曾与民间借贷合作。他还称所有购买煤炭均可查实,并不存在任何虚构。此外,张卫在上诉状中称,介于齐贵舟系历下区警员,所以查办此案时应回避。

  2013年11月7日,济南市中级作出(2012)济刑二初第22判决,认定刁继龙所收近3000万元售款为合同,刁被判处。而张卫、董进则因犯、非法吸收存款,分别被判19年和14年。

  此后,三人提出上诉。2014年,高级以“事实不清、不足”撤销前述判决,并发回济南市中级重审。

  不久前,济南市中院开庭审理该案,但首次开庭时,刁继龙就公诉中出现的大量发起质疑,指出在自己被控制后,依然有用自己卡前往酒店消费的记录。

  “本来是拿出来要证明刁继龙在挥霍,但这个被刁继龙说穿后,旁听的购者都笑了。”参与旁听的刁继龙家属回忆称。据了解,该案在开庭一天后,举证阶段尚未进行完,随后休庭,近日又通知将于10月14日开庭。

  关注该案的,还有几十名向山东楷康交了购款的群众。在公诉材料中,这些人(数字有争议,刁继龙家属认为有虚报之嫌)共向山东楷康交了近3000万元。

  “当时那边迟迟不能把地给我们,所以建晚了。但这根本不足以让购人不满到去,恰恰是一些人,在刁继龙还了钱之后,又去找这些购人,让他们去报案、,让报道说刁继龙是,是虚假项目最终让案子变成了合同。”刁继龙的家属称。

  记者了解到,刁继龙当初要的那一地块已经被商介入。刁继龙的家属表示,将发讼追究燕山的违约责任。而根据双方的协议,若燕山违约,则需要向山东楷康支付5000万元。但刁家人称,尴尬的是,由于山东楷康的相应公章等均被警方,所以无法以企业名义发讼。

  “如果当初购者看到这个,他们会吗?有人故意向购者隐瞒了这个协议。”刁继龙的家属提供的多份截图显示,刁继龙名下多辆被查扣轿车,均经常出现在道上。除此之外,家属认为另有价值不菲的金银、字画等物不知去向。

  记者与张华取得联系,对方称钱确实是自己的,但关于整个事情,她表示均由齐贵舟操作,自己并不知情。截至发稿时,警方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在2013年,刁继龙的家属选择公开实名举报,将相关及对警方的诸多质疑均发布在互联网上,并递送多个相关单位,但始终未获任何回音。

  对于济南新大洲,当地警方人士称,可以将其理解为带有三产性质的下属企业。其经营范围中所包括的消防器材、照明器材、电子产品、摄影器材等,也是日常采购物品,带有服务内部的性质。齐贵舟这种以警员身份负责企业的情况,过去并不罕见,但他也指出显然需要更加规范化。“对内做一些采购、服务可以,但如果参与对外放贷,肯定不行。”该人士透露齐贵舟已在案发后不久办理内退。

Copyright © 2002-2020 快言快语新闻网 www.allofmystyle.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